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47(完结篇)

※双学霸,校园pa

大结局。

全文目录附后。

=======

UA6810找到了,龙也抓住了,但善后工作才远远刚刚开始,繁琐又繁重。只是,这些担子还压不到两个在校学生的肩膀上。在急救医师给蓝忘机包扎伤口的期间,聂明玦匆匆路过,顺手甩给坐在长凳上发呆的魏无羡一个信封。魏无羡熬了几天,反应速度大不如平时,慢吞吞打开信封一看,差点气笑了。

两张机票,距离起飞时间不到三小时。

真是和传闻中一模一样,雷厉风行,独断专行,用行动催促两人赶紧滚回校上课。

魏无羡略微不忿,但瞥到机票上印着的“头等舱”三个字,到底还是把抱怨咽了下去。他跟蓝忘机来得匆忙,行李极少,反而是需要交接的东西更多些。

频道通讯器,实验室摸出来的材料都要清算归还,还有进入隔离区前辈收走的物品也得转交给清河,还有推算出来的加密数据……

他在心里默默地列了一条清单,又开始规划出最有效率的路线时,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摊平。

洁白的绷带掩不住手指的修长,掌纹清晰,没有太多交杂的细纹。按照魏无羡看过的杂学理论,这意味着这只手掌的主人心志坚定,思维清晰。他便顺着那只手仰起头,撞入那双浅淡的眸中。

魏无羡下意识吞了一下口水,才发现喉咙又干又涩,疼得冒火。

他问:“医生怎么说?”

蓝忘机:“浅层割裂伤,肌腱无事。”

魏无羡:“太好了。”

蓝忘机浅浅一叹,回握住魏无羡放在他掌心的手,又轻轻捏了一下。

两人一坐一站,静静凝望了片刻,竟谁也不肯先动作。

蓝忘机胸前的口袋里动了动,鼓起一小团,随即,一个灰黑色的毛绒小脑袋探头出来,嫩黄的嘴尖叫一声,猛地一蹿,跳下了地,一溜烟跑掉了。

蓝忘机转身要追,同时,在候机楼临时隔出来的急救间里也响起了机场广播:

“各位旅客请注意,飞往XXXX的OOOOO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从XX号登机口登机。”

魏无羡一个激灵,猛然跳起来,瞅了一眼始终,拉起蓝忘机就往反方向跑,道:“只剩两个半小时了!!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嗅嗅……”

魏无羡:“丢不了那是我爸的宠物它会自己回去!但是回程机票不等人啊啊啊啊!!快帮我想想怎么办!”

 

按理说,分头行动最有效率。

但魏无羡不愿意,蓝忘机也不愿意,两人默契地谁也没有提,牵在一起的手也一点也不肯松开。

好在,无论是送数据还是送仪器,“捕猎队”的指挥车就在停机广场上停着,特别调查组则驻扎在机场指挥中心。一来二去,该交接的交接,再拿回私人物品,又通过快捷通道抵达回云梦的航班登机口时,距离登机还有四十分钟。

魏无羡也顾不上别人的目光,往座椅上一瘫,道:“总算结束了。”

蓝忘机挨着坐下,小心翼翼地把魏无羡挪到腿上枕着,道:“嗯。”

魏无羡长出了一口气,道:“大家都没事,太好了……”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好困。”

蓝忘机便脱下外套,盖在魏无羡身上,道:“睡一会?”

魏无羡:“可是……已经快登机了。”

蓝忘机:“没关系。”

魏无羡:“有关系。”

于是他把蓝忘机受伤的手抱进怀里,心道,这下行了,蓝忘机有什么动作我肯定醒,不怕他又自己拎东西拎箱子又抱着我登机了。

呼吸着熟悉的清浅气息,魏无羡打了个小哈欠,沉沉睡了过去。

几分钟后,好不容易从人群中逃脱的魏长泽和藏色色抵达了贵宾候机室。儿子千里迢迢飞来帮忙,临走至少要道个别。

却见那名俊俏的“云深捕猎队员”坐姿板正,腰杆挺得笔直,魏无羡一人占了双人份的椅子,头枕着那人的腿,正睡得云天黑地人事不省,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

再仔细看,就会发现,“捕猎队员”也倚着墙,睡熟了。

藏色色拦住大步靠近的魏长泽,一把剥下大衣,再轻手轻脚地盖在蓝忘机的身上。

魏长泽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敢怒不敢言,紧盯着藏色色昨晚手脚迅速返回,又从路过的工作人员手里抢了一杯热咖啡塞给他。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藏色色就算不看,也想象得到老公魏长泽脸上早刷了一大堆委屈难过不开心的弹幕,她也不着急解释,捅了一下魏长泽的腰。

魏长泽立刻向后躲了半步。

藏色色:“不对劲。”

魏长泽:“?”

藏色色:“太不对劲了。”

魏长泽:“哆啰啰。” 

藏色色:“完全不对劲。”

她说着,恨铁不成钢地瞪人。

魏长泽抱着热咖啡缩成一团,抖得像寒风中的落叶,道:“哆啰啰。”

藏色色上下打量,道:“嘀咕什么呢?”

魏长泽:“寒风冻死我。”

藏色色:“死不了。”

魏长泽:“半死了。”

藏色色:“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你没发现?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魏长泽清了清嗓子,道:“觉得。”

藏色色:“哼。”

魏长泽:“先声明,我不反对啊,你不要指望我唱白脸。”

藏色色:“反对什么?”

魏长泽:“小羡高兴就行。他已经是成年人了。” 

藏色色:“呵呵。”

魏长泽:“媳妇,怎么啦?” 

藏色色:“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魏长泽:“比如……‘出发吧,勇敢的少年,向梦想的森林大山!’”

藏色色顿时嫌弃得不行,道:“8012年了,老掉牙的梗少用点好吗?现在的《语文课本》上哪儿还有寒号鸟?还有谁看几十年前的动画片?”

她这么说着,踩着小皮靴很快走远了,魏长泽一口喝完咖啡,捏扁咖啡杯随手一丢,道:“好好好,那你说一个新鲜的梗来听听?喂,你去哪儿?”

藏色色:“拿大衣!”

 

咖啡杯划出一条弧线,准确地掉进了垃圾桶——和魏无羡一帧帧研究过的那段监控录像运行轨迹几乎完全一样。

 

迷迷糊糊中,魏无羡眼睛睁开一条缝,道:“……谁?”

回答他的,仅仅是蓝忘机均匀的呼吸声。

魏无羡抬头看了一眼,心中一片宁静。

在隔离区,成功与父母汇合的他,好歹还趁空迷糊了一会,而蓝忘机却至少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他又躺回原处,放平呼吸,生怕吵醒了蓝忘机,心道,

蓝学长,蓝忘机,蓝湛。

天下最好的人。

天下最值得暗恋和恋爱的人。

 

 

(完)

========

后续至少有2篇番外吧,不定时掉落,不要催。


全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一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评论 ( 54 )
热度 ( 100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