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不许催更!一定要催带等字数长评来!
车门从不失效放心点,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聂蓝/宋晓不拆不逆。

【澄追】隔浦莲(第十一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狗血

小bug多,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章节链接附后

========

坠落的滋味绝不好受,但这样才能最快速地赶到崖底。速度越来越快,可是还不够快。江澄恨不得御剑加速,又担忧控制不好落点,这峭壁之中邪风四起,锐石横生,他仔细控制方向,心里却急的仿佛火燎。

蓝思追可还好?!

他修为够深,目力自然好,透过灰暗的夜色,渐渐依稀辨认出崖底是一处深潭,水面如镜,水色幽暗,看不出深浅。

那“怪鱼”在何处?

蓝思追又在什么地方?

不会是……

不会的!

绝不会有事!

江澄心急如焚,也只得按下不好的联想,拼命冷静,趁着尚未落地的这点空隙,将观察险峭地形尽收眼中...

【澄追】隔浦莲(第十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本章超级狗血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章节链接附后

========


三个月后,莲花坞。

云梦多湖,莲花坞更是依湖而建。夜阑时静闻,依稀能辨得出何时起了风,何时风又停。

哪怕不去看,光凭荷叶的窸窣,就足以想象出,湖面拂起多少细碎涟漪,又再悄无声息的隐去。

天色将明,江澄翻身坐起,揉了揉紧锁的眉峰。然而效果甚微,脑海里一会是昨夜刚派下去的急信,一会是拖了数日还在扯皮的坞中琐事,再来几家望族的除祟请乞顺序,和清河客卿语焉不详的几句暗示交错闪现,引得太阳穴一阵阵地抽疼。久不曾安眠,思绪越发纷乱,得不到半刻松懈的神经崩得太久,弓弦终于...

【忘羡】狐言兔语(8K甜饼一发完)

小白兔叽X大狐狸羡

年下养成

========

1.

妖山里住着一只大狐狸,毛色纯黑,只有脖子上长了一小撮红毛,远远看去,仿佛系了跟红丝带,漂亮极了。
他个头大,又有灵性,妖力强,没多久就成了山中一霸。成精和没成精的动物们怕他,也羡慕他,私底下叫他羡狐。
大狐狸羡听到这个称呼十分满意,刨出一根老山参给打小报告的麻狸作为奖励。
麻狸如获至宝,伸出黑色的小爪子去接,就挨了比铁棍还硬的山参棒子一顿削。
“叫你打小报告!叫你打小报告!今天你能把山鼠说的话学给我听,明天你就能把我放的屁学给别的动物听!我叫你打小报告,看我揍不死你!”
麻狸又哭又叫,抱着脑袋滚下山坡,大狐狸羡一手叉腰一手扛着山参哈哈大笑,道...

【澄追】隔浦莲(第九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大撒狗血,本章玻璃渣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章节链接附后

========


※ 

——早一日去提亲,也好早一日把你娶回家去。

江澄没意识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总是因为蹙眉而上挑的眼尾,是带着几分笑的。微不可及的笑意柔化了过于锋利的五官,让他仿佛也沾染上了一点原本属于少年的温润。

闻言,蓝思追一愣。

惊讶,喜悦,或者还有感动混杂在一块,让那双明眸显得又深又复杂,又闪闪发亮,可那光仅仅亮了一瞬,就很快归于暗淡,另一种浓厚的,江澄看不懂的情绪升了起来,抹掉了一切,也遮去了光亮。

少年避开了对视,情绪显而易见地有些恹恹。但随...

【澄追】隔浦莲(第八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大撒狗血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章节链接附后

========

※ 

江澄有一瞬间的动摇。

但也仅仅是一瞬罢了。

事到如今,他与魏无羡形同陌路,不能再算是亲人。而他和蓝思追之间种种,当然也无需取得这个局外人的许可。

那么反之,无论魏无羡有任何意见,也不可能影响他的决定。

不过,在见到蓝思追的父母之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免节外生枝。

于是,自认为无所畏惧的江澄冷笑一声,道:“莫名其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魏无羡也跟着笑了一声,可那双眼睛却没有一点笑意,他道:“听不懂是吧,那不如一起去窗外吹个夜风,清醒一下?”...

【澄追】隔浦莲(番外·缘起)

江澄X蓝思追

下午更第八章,先更个思追side的故事。

其他章节链接附后

========

缘起不过是一次偶遇。

或许再加了一点好奇。

那是一个清晨,蓝思追出城练了一轮剑,往住处折返,去与同伴汇合。

一回首,路对面竟闪出一位有过几面之缘的女修士。

记忆中,这位女修是名英气勃勃的女孩子,心直口快,遇事必定冲在前方。但这一次,她换下了利落的夜猎武服,穿上了一袭大袖飘飘的羽纱衣,妆容精致,怎么看都该是悉心打扮过的。

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罢。

云深不知处戒律森严,蓝思追和同门们一样,都不太擅长与同年龄的女修搭讪,于是,他的第一个反应是避嫌。

可惜这路直来直往,行人也寥寥...

【澄追】隔浦莲(第七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大撒狗血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

江澄:“!!”


魏无羡:“??”


魏无羡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澄恨得牙痒,道:“这话难道不该我问你么?!”


魏无羡无辜道:“啊??”


江澄怒喝:“你怎么会在这里?!”


魏无羡拍了拍身上的浮灰,撩袍坐下,坦然道:“路过...

【澄追】隔浦莲(第六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大撒狗血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射靶摊相隔不远,可到处都是往来的游人,江澄带着蓝思追挤了半天,才总算混到了挨边的地方站。

规则很简单,十只箭,一个箭靶,射中越多,奖品越大。场地所限,射距仅隔两三步远,箭靶是普通的架子靶,箭却是仅有存许的小箭,必须用摊主提供的草弓射中才算数。

蓝思追看别人玩了几轮,眼睛闪闪发亮,一回头,还没开口,江澄就把换好的十只小箭外加一张草弓塞了过去,道:“你先玩着,...

【忘羡】赐福(7k车,龙骑士番外三)

龙骑士番外三

续 番外一·破冰 之后

预警:双龙/扌困.绑/污言秽语

========

纯车,全文走外链: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

正文:(点不开请直接进主页看,非常好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车:18) 

19 20 21 ...

【澄追】隔浦莲(第五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宣城比小镇热闹得多,大街小巷灯火通明,还随处弥漫着淡淡的烟火味。

蓝思追语气温柔地向路人打听附近的酒肆客栈。

几名以幂蓠遮面的女子停下脚步,交头接耳了一阵,便有一名鹅黄罩衣的女子主动拦下了他,言道:“这位小公子可是远道而来,路过我们宣城?”

蓝思追连忙回礼,道:“正是,不知这位姐姐如何得知?”

他穿的武服虽略宽大了些,衣襟上还沾着不少泥土,但耐不住他相貌清朗,笑如春风,举止更是彬彬有礼,自...

黄色废料!

【聂蓝相关】

前天和基友讨论,一致认为蓝曦臣这种温文尔雅春风拂面的角色反而有很强的禁欲感,并且极其适合被凌-ru。
无论是善意层面的还是恶意层面的,无论是两厢合意之下还是被迫,他的反应必定是克制的怒意/容忍/强压快感的。
不过个人而言,更倾向于双方有适当程度的沟通之下,蓝大“甘愿”被这么对待的梗。
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解释成撕下一贯的外表,私底下的一种压力释放。

ps:我吃的是聂蓝,并且比较洁癖,不太能接受别人当面拆逆的那种。

所以聂大哥是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竹马竹马,小时候互相出过丑丢过人,所以把难堪的一面暴露给对方也不会觉得怎样,而且蓝大聂大都有底线,不会把对方的隐私到处宣扬,可以放心交托。...

【澄追】隔浦莲(第四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风朗雨霁,草木葱绿,与身体的爽利遥相呼应。

江澄的心里头,一夜之间长满了芜杂的乱草,一蓬又一片,乱七八糟,比雨后的草木还繁盛,毛毛刺刺地戳着奇怪的地方。

不至于反感,然而闹心。

枝头的鸟雀不停地叽叽喳喳,不知在吵什么。

江澄捻起块石头赶鸟。鸟儿们只静下来一会,很快又恢复了喧闹。

江澄烦透了,干脆捡起小时候爬树的功力,寻着几处尖嘴货的窝,抄家灭门,惊起一树白毛,收获鸟蛋数只。

埋好鸟蛋,又起一堆新篝火,江宗主拿根树枝拨了拨火...

【聂蓝】英雄王(龙骑士番外)

※(虽然有点怪但它真的是)友情向

※龙骑士·番外二

※银龙涣和龙骑士·聂的故事

※关于塔兰德拉玫瑰的传说


========

千年前,整片东部大陆还被人类主宰。

尚未分化的远古精灵们住在远离尘嚣的神之国度,陆地上,只有凶悍的魔兽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亚力克王骑士和红龙怒杀刻耳柏洛斯,白银骑士多拉克和翡翠龙献祭生命封印魔窟,法王佩蒂特和雷龙死守永恒谷,无数耳熟能详的故事皆出自于此。

英雄们抛洒热血,用智计,用武力,甚至用运气,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魔兽,守护着人类城市的安宁。

这些被吟游诗人口口传唱的赞歌里,其中,有那么...

【澄追】隔浦莲(第三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

第一章  第二章

========

约好的车夫来了,却变了卦,唧唧歪歪不肯让往上放行李东西。

江澄不耐烦与这人掰扯,干脆加些银钱直接把骡马车买下,上楼,叫醒洗漱打包结账,一通收拾下来,小片刻的功夫,便抱着还不能行走自如的蓝思追下了楼。

骡马车只剩下了一套空荡荡的架子,车厢的布帘、竹笭、铺垫、毯子,连垫脚的小凳子都被无良车夫收拾卷走。江澄虽恼,但也懒得计较,单凭臂力把人举起来,塞进车厢,跟伙计要了半截柴火枝子充当马鞭,径自往车梁上一坐,架马往南而行。

车厢里叮叮咣咣响了一阵,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江澄一回头,从没了门帘的门洞看到,蓝思追正半...

【忘羡】不还(甜饼一发完)

道士叽X黑驴子精羡

========

 

羡羡是头黑驴子精,每天不肯拉磨只想追着漂亮小母驴跑,晚上偷酒还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的乱闹,主人不胜其烦,只好拉着小黑驴子上街市卖掉。

小黑驴子皮毛油光水滑,甩着尾巴兴高采烈低头啃小苹果,一抬头,牵缰绳的换了个人,是个神仙儿似的白衣裳道士,它吓得张开嘴,半个苹果都掉了。

白衣仙人道士把苹果捡起来,擦干净又递给它,道:“你可愿意跟我回去,勤学道法,修成人形?”

小黑驴羡:“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愿意啊愿意俺愿意啊)”

 

老僵尸闹事,一群学艺不精的道士要切驴子精的驴蹄子。

白衣道长一拂尘全甩开,轻飘飘道:...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