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微博【kuma鸦-LTYM】。
*忘羡不拆逆。聂蓝不拆逆。
*会认真标tag,评论见ky会要求删。
*欢迎捉虫吐槽,考据请平等交流。
*文不授权。
*借梗借设定烦请打招呼。

【聂蓝】剑·续

请看清CP食用。

别再刷心疼蓝大了,我把脑洞都倒出来,他也有自己的故事。

主聂蓝,含忘羡。

前篇戳我

====正文====

说昆山之巅有一对孪生剑,一把剑属柔,性如晨曦;一把剑属寒,冷如冰玉。柔剑名涣,寒剑名湛。
当年,湛剑一出世,天下震惊,持剑的不过是名十几岁的少年,以一敌百,力战群雄,终究魏氏一族沉冤昭雪,真相大白。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武林中浮沉循环,世事难料,湛剑与剑客一去许久,昆山之巅不会收到半点音讯。
那晨曦之剑的剑灵名曦臣,也是一名白衣公子,只是眸色与那湛剑相较,深邃许多。
曦臣是为兄长,自然担忧幼弟,左思右想,便也打算下山去探查一番,但是身为剑灵,需有剑主人带着才能离开此处。
说来...

【忘羡】剑

除个草
睡前小甜饼
最近在攒字数,没有消失也没有偷懒
后篇戳我

====正文====

说昆山之巅有一对孪生剑,一把剑属柔,性如晨曦;一把剑属寒,冷如冰玉。柔剑名涣,寒剑名湛,又有云,得其一者,得天下。
昆山脚下来了一名十五岁的少年,那少年一身纯黑劲装,腰间别着一壶酒,手中转着一柄笛,晃晃悠悠走进了昆山镇。
镇门边上坐了戴着斗笠的守门人,拦下少年,问:“汝为何而来?”
少年唇角天生上翘,未语先笑,道:“为求一剑而来。”
守门人问:“那你师承何处,从何派系?”
少年道:“师承天地,无门无派!”
守门人道:“那便不能进镇。”
少年挑挑眉,道:“为何?”
守门人挥挥手,一脸不耐,赶人。
少年道:“你这人为何如此蛮不讲理,既然山巅...

【忘羡】相忘于江湖(全)

补档。

1-6

7-12

13-18

19-21

22-27(完)


什么情况?为什么又屏蔽我的13-18???


【忘羡】玉兰花深不知春(8K车)

点梗

原作羡羡给湛湛送兔子之后

一发完


=======

说这一日,蓝忘机原本端坐在藏书阁二楼整理古本,他看起来沉静如水,心里却像玉兰花枝上蹦跳的麻雀似的,总也沉不下来。

邻近午时,窗棂喀喀作响,从外头翻进一个笑嘻嘻的少年来。

这少年穿着江家的校服,眉飞色舞道:“蓝湛,我回来了!怎么样,几天不抄书,想我不想?”

小麻雀在蓝忘机心里翻了个跟头,扑楞着翅膀打着旋儿,恰如一词,雀跃。

但是表面仍如老僧入定,视万物如无物。

不可多看,不可多想,不可多听。蓝忘机心中默念静心口诀,有些麻木地继续整理着小山似的书卷。

那罪魁祸首恍若不知,不依不饶,又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必然是想我的,...

???


lof这是什么毛病?

几个月前的文加了几个空格就给我屏蔽?????

这是逼人走的意思????

上次有位太太说海外的那个a开头的网站叫啥来着?????

混沌驩兜(下)(完)

※驩:音huan,一声。

※守天:しゅてん,音同酒吞。守天=酒吞

※是个灵异故事。

※完结篇


奇了怪了,一个字都没开车也要屏蔽????lof疯了???

是时候换地方了。

点我

混沌驩兜(中)

※驩:音huan,一声。

※守天:しゅてん,音同酒吞。守天=酒吞

※是个灵异故事。


6


第二天,守天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外面天色有些暗,像是将明未明的清晨。

同睡的茨木已经不见踪影,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

山里的人习惯早起,守天没多想,翻个身打算继续补眠,瞥了一眼枕边的手表,已经是11点11分。

他连忙翻身坐起,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厅堂的塘火暖暖,上头正在煮一锅黑乎乎的汤草,吊着锅子咕噜噜地响,冉冉的白雾里,飘着奇异的草药气息。

守天眯着眼,往吊脚楼的门外看了一眼。

天阴沉沉的,似乎在酝酿一场大雨。

婆婆道:“阿哥儿,今日天气差,出不了远门啦。”...

混沌驩兜(上)

※驩:音huan,一声。

※守天:しゅてん,音同酒吞。守天=酒吞

※是个灵异故事。


1


崇山脚下有一爿小镇。

镇子很闭塞,牛马拉车赶足两日两夜,才能抵达最近的小城。镇上住着白苗的一支极远的支脉,世世代代守着这座山脉,自给自足,鲜少通外。

守天站在小镇的入口举目四望。

因着坡度,盘石铺就的街道一眼看得到尽头,石瓦草灰高高低低的土房前,悬挂挂着腊鱼腊肉成串的辣椒,青黑纺布衫子的阿公阿婆坐在门口的石凳前,忙忙碌碌做些零碎的活计。

他深深的吸入一口带着水意的空气,感受了一番属于山林的特有气息,向上扛了抗背包,毫不犹豫地迈步走上了石阶。

——来了。

守天一愣,左右看了看。尽管...

【忘羡】微光(下,23-27,完)

最后几章发不上来,太长了,也查不出啥词不让写于是全走链接↓
随后会不定期掉落点番外补漏,数量>1。
放出未修版txt下载。

23-24

25-27


下载

密码 4fl0

恭喜 @那堪 

下个月写,不要催。

(本来想23日23点开来着结果睡过去了……T.T刚才找基友抽了一发。)


纪念有生以来第一个热度四位数的故事,受宠若惊,无以为报,在这条下面评论点梗,写明cp、paro或者想看的内容,其中抽一个写,23号晚23点开奖。

我吃的cp有忘羡、聂蓝、茨酒、茨中心,鱼荒(不我开玩笑的),鱼川(也是开玩笑的),其它没写明的cp可以评论里问问看,万一呢~^_^

【忘羡】我的阳光

深居娇养阳光不适症贵族叽 x 黑皮游泳教练羡

1w+傻白甜,一发完。


1

这一天,游泳教练魏无羡接了个奇怪的活计。每天晚上21-22点,给一位黑卡VIP上指导课,地点离城区至少三十公里,包食宿,先教一周,学不会再续。

接活的时候魏无羡心里犯嘀咕,在哪儿不好,那地方又偏又不方便,整个白天都很清闲,却肯定来不及往返城区再领个培训班了。

不过这个活价钱高的离谱,要不是要求十分苛刻,肯定轮不到魏无羡的头上。临行前,俱乐部负责人还一脸愁苦,哼哼唧唧道,要不是金主拿出整整五页的健康状况表,要求完全符合表格标准的人才能接活,他才不乐意把这个天上砸下来的大馅饼交给无权无势的魏教练呢。

两星...

【忘羡】昏君与太医

太医叽X皇帝羡,傻白甜,一发完。


====正文====

说从前有个昏君叫做魏无羡,每天早起第一件事不是上朝,不是批折子,也不肯让宰相尚书进来仪事,而是点上一小队太监宫女,跑去后山给他捉兔子。

兔子捉来了既不是杀了吃,也不是做什么了不起的功用,而是堆在御花园里,毛茸茸的一大堆。他一边看一边用早膳,吃饱喝足,再让人拎着耳朵一只只放回去。

立了秋,时常用早膳的凉亭四处透风,一不小心魏昏君就受了凉,又被怒气冲天的相国拖去批了大半天折子,晚上晕晕乎乎地有点发烧。

恍惚间,魏昏君听见又有人小声窃窃,接着一个又酥又磁的低音接了腔,只是那人言辞寡淡,又离得略远,他拼命支起耳朵也听不太清。

微凉...

【忘羡】微光(下,19-22)

会尽快完结。


====正文====

十九


“联系上了!”

在金子轩那条通讯频道被接起的第一时间,魏无羡将进展传达给了了蓝忘机。

蓝忘机立刻做出了第二阶段的战斗指示,参与战斗的七个小队以更快的速度向坐标点收缩聚拢。

那个坐标点停放着联盟的母舰藏色号。可是无论是Lord军的机械兵,还是联盟方的战斗员,所有人的视野里,并没有那艘十几层楼高的庞然大物,一场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突兀至极的大雾,从平地开始弥漫而起,大雾聚集在地面并不消散,只是绕着中心十分缓慢地盘卷游移,置身雾中伸手见不到五指,浓密灰黑的水雾,将藏色号彻底地藏在了当中。

蓝忘机在打斗腾挪间瞥见了那片浓雾,可他的视线仅仅...

【茨酒】饮血(1.4w车)

原作向剧情车,

收录在《醉卧葱茏》里的隐藏篇,

完售感恩。 _(:△」∠)_

====正文====

髪結床屋(注①)的美少年总是那么的招人眼。

仅仅十四岁,他已经长得十分挺拔,尽管还有些少年特有的稚嫩,单薄的身板却仿佛蕴含了使不完的力气。村民们不止一次看到他拖着四五个大木桶到河边汲水,再轻轻松松地拎回来。雪一般白皙的皮相,被阳光一耀,晃花了小媳妇们的眼睛,羞红了小姑娘们的脸。

少年是次郎养在髪結床屋的孤儿,没有起名字。

说是养,和养猫养狗也没有什么区别,一口饭,一张草床。等人大一点,能爬能走了,就要擦洗洒扫店面;再大些,学会了开口说话,就得去招揽客人。虽不至于平白无故打骂虐待,但...

有没有…那个…diana和steve的粮……刷完了tag找不到吃的……😭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