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2

※注意:二设,叽并不暗恋羡

※偶遇buff开启

※伪科学,双学霸校园paro

虚假小广告:点我加微信看片。

========


阳光透过窗帘缝洒落,刺眼得很。

然而,迎着光,魏无羡却不能翻身,还要努力装睡,一动也不敢动。

太惊悚了。

昨天晚上,蓝忘机下面给他吃,还很好吃。

世事无常,没有最惊悚,只有更惊悚。

更惊悚的就比如,隔天一睁眼,蓝忘机就睡在身边……什么的。

虽然博士楼的床比他魏无羡宿舍的宽敞,床垫松软又好闻,可……这不代表他乐意与另一个人共享啊?!

所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

时间回溯,启动。

昨晚,吃完面收好碗筷……已经差不多九点了。

之后……蓝忘机拿出教案,开始给他补讲课时。

他一开始听得很认真,因为蓝忘机说话声音很好听,很有节奏感,有句话说得好,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蓝忘机能帅到这个地步,他也不能输。

然后,他就睡着了。

这实在不能怨他,毕竟基础课的内容太枯燥了,毫无挑战性,堪比听和尚念经,当然,他并没有指责蓝忘机讲课无聊的意思。

接着,他就被蓝忘机用钢笔敲醒了,坚持又听了五分钟,意识再次开始迷糊,再敲醒,再睡,他在被敲醒与打瞌睡之间挣扎,反复了三四次,他难得感到了不好意思,便提议泡杯咖啡再战,被蓝忘机以伤胃为由一票否决。

再之后,记忆就……直接跳到了早晨。

大约后来睡死了,实在叫不醒,蓝忘机才只好让自己留宿的吧。

魏无羡推断出了相对合理的解释,仍免不了心里嘀咕。

我不介意睡沙发……不对,没有沙发打地铺也行,不必让我睡床的!

不必让我“也”睡床的。

咳,事已至此,重要的是,我睡着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或者我现在醒了会不会发生什么。

魏无羡闭着眼努力感受。

很好,腰不酸腿也不疼。胳膊肘稍微点不舒坦,但这跟蓝忘机没关系。

那么醒来之后……呢?

现在睁眼,有两种可能。

第一,蓝忘机没醒。

处理方式:偷偷穿好衣服开溜。

这是最好的状况了,但是成功率太低,途中任何一点响动都有可能把蓝忘机吵醒。

第二种可能,蓝忘机醒了。

解决办法有三:

A方案:装傻。

B方案:一脸清爽地向对方道早安。

C方案:装睡,捱到对方先走。

A方案太被动了,被突袭的可能性最高,划掉。

而魏无羡上午第二节有课,意味着没多少时间可以耗费,所以C方案也不行。

综上,唯一的选择是B方案。

加油,魏无羡,你能行,当成一次展示实力的机会!

不能落蓝忘机的下风,要主动出击,掌握节奏,以进为退!

魏无羡鼓足勇气,决定背水一战。

行动开始!

事实上,他只是把眼睛睁开一丝细缝,小心翼翼地开始观察状况。

入眼先是一片瓷白的肌理,细腻到几乎看不到毛孔,平直的锁骨中有一处浅浅的小窝,跟着呼吸的起伏而明暗交错。

魏无羡下意识屏住呼吸,并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

视野顿时变得开阔了,颜色也更加鲜活。蓝忘机的睡衣是近乎白色的浅蓝,棉花团一般的云朵花纹中和了刚硬的肌肉形,不算深的V领遮去了大部分美妙景致,却巧合般地亮出了一小段胸肌间的沟壑。多一分太过,少一分又不足以勾魂,恰到好处,适合而止。

魏无羡彻底放空了几秒,回过神顿时追悔莫及。

可悲哀的是,某些地方并不总会听从理智的指挥,况且这还是最易被挑拨的早晨。蓬勃的血脉被那片错落的瓷白色的光影吸引,争相恐后地向磁极奔去,挤在方寸之间,把柔软的海绵化为坚钢,撑得发胀。

……大意了,忘记计算容貌这个误差变量。

他还来不及想出备用战术,头顶便响起了一抹比昨晚更低沉,也更磁一些的嗓音,道:“……醒了?”

魏无羡抬起头,看到了,在浓而翘的睫毛间,那双接近透明的浅色瞳孔,而那人的神情不像记忆中那么紧绷,而是放松而惬意的,单薄的唇形略显干燥,却分明是极适合被吻濡湿的程度。

可惜他还来不及多欣赏,稍显迷蒙的眸已经回复了清明。蓝忘机翻身坐起,掀窗帘,开窗,动作一气呵成,说道:“不早了,起吧。”

魏无羡还来不及缅怀那昙花一现的悸动,就被穿窗而过的冷风吹得一个激灵,顿时将蓝忘机的那半边被子一并卷了,蒙着头像虫子似的扭来扭去,道:“嘶——我的天呐这什么鬼天气也太冷了吧关掉关掉我要冻尿了——”

蓝忘机轻轻一叹,把窗关小了些,道:“我先洗漱,你自便。”

魏无羡等到卫生间的门响,才磨磨蹭蹭探出头,双眼一亮。

大好时机!千载难逢!

他果断搜了一遍蓝忘机的床,把卧室能拉开的柜子抽屉全开了一遍。

一无所获。

……没有?

嗯……

好吧。

不愧是姑苏百年难得的天才蓝忘机,说不定对推出来的行迹轨迹有足够的自信,更不屑运用追踪器这么低端的工具。但魏无羡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他发现了一件事,蓝忘机的私物不是印着棉花云朵就是毛茸茸。

他差点笑倒,蓝忘机表面冷得像冰,暗地里竟然喜欢毛乎乎白乎乎的绒毛团子,怪不得连选课题都跟毛茸茸有关,板着个脸手里抱个毛团子,哎呦我的妈,简直不行了……

折腾了这么一会,涨起来的地方也消停了,魏无羡也不敢多磨蹭,收拾好衣服,打开门,一咬牙,冲进了秋日第一场降温的寒风之中。

等蓝忘机洗漱完毕,出来早已人去楼空。

书桌上,U盘压着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写了一串手机号,小字写的是:

 

多谢学长留宿◝(╹▿╹)◜走啦,↑看完不用急着还,掰~XP

另:加个微信!

 

 

魏无羡心绪不宁,教室的凳子怎么都坐不舒坦。

他奋笔疾书了半节课,每每写满一张,就立刻撕掉。明明是个不算难的公式,他推了一半又推翻,反反复复演算了十几便,推倒式刚写出点眉目,他偷眼瞥一下桌角,笔一顿,挥手划了个巨大的×,草稿纸团吧团吧,撕掉,从头再来。

“唉——”

三天了。

距离补课已经过去三天了,微信申请安静如鸡,喜加一什么的,不存在的。

不管蓝忘机是没看见也好,欲擒故纵也罢……

刺啦。

笔尖一不小心划破了纸,魏无羡又叹了一口气,再撕。

趁着教学助理弯腰讲解问题,隔壁的聂怀桑凑上来,小声道:“魏哥这是怎么了,一个劲唉声叹气的,这公式教授刚讲过,我有演算过程,借你。”

魏无羡白了他一眼,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有什么求我的?”

聂怀桑:“是这样,魏哥……”

魏无羡呸道:“什么魏哥伟哥的,你哥就是你哥,叫哥就行了不要连名带姓!”

聂怀桑:“这不是叫哥会和我大哥叫混了嘛,那你说怎么叫呗。”

魏无羡无奈,道:“算了算了,先说你有什么事。”

聂怀桑:“咳。就是民乐社的事儿,社长想搞一台独立演出嘛,向金顾问争取了三年了,好不容易领导点了头,说只要能凑齐十种不同的乐器,就把大礼堂批给咱们用。”

魏无羡:“……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聂怀桑掰着手指道:“现在已经有了古筝、唢呐、笙,两种胡琴,再凑上三个锣鼓钹,还有你……咳,强大的笛子外援,已经九种了,是历届最接近这个数字的阵容了啊!”

魏无羡又撕碎了一张纸,再瞥一眼静悄悄的手机,兴趣缺缺道:“喔。”

聂怀桑:“所以……你跟校草,熟不熟??”

魏无羡:“校草?谁啊?校草不就坐你旁边吗?”

聂怀桑:“嗨,当然不是。咱们的班主任嘛,跟你一样是江老师特招来的那个,蓝忘机,你别说不认识啊。”

魏无羡猛地站起来,道:“什么?!蓝忘机?他?校草???”

========

下一章:13

评论 ( 27 )
热度 ( 950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