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1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梗概:亲哥。

========

 

12月初,魏无羡拍了一张民乐晚会的宣传海报,发在狐朋狗友们的小群里,几秒之内,收获一摞嫌弃表情包。

【AAAAAS】哈哈哈哈哈这什么画风?野兽派吗?意象画?

【鬼呀】哎呦,你小子可以啊,压轴?

【七情六勾】我看魏小狗是故意的,你看他名字在最中间,那么大,恨不得再p一圈花儿。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滚蛋好好骂人不要随便说话!

【紫電の菰漃】蓝忘机?你什么时候跟蓝忘机扯上关系了?

【鬼呀】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魏小狗连隔屏看见狗都要爆炸。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鬼呀 滚你的蛋!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所有人 来不来,一句话,不来不留位置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实不相瞒,蓝忘机已经拜倒在老子的西装裤下了,招招手人就来,指东绝对不打西,昨天还黏着我非要让我收他当小弟。

【紫電の菰漃】呕。

【紫電の菰漃】我会信吗?

【紫電の菰漃】魏无羡你别给我闯祸,我爸今年评职称!你给我注意点儿!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哪儿能呢,就不说蓝忘机,我这么厉害,就算闯,也是闯名堂给咱爹长脸啊。我就打个招呼,忙着呢,闭群了!

【紫電の菰漃】忙个P,滚滚滚!

【七情六勾】又掐了。

【AAAAAS】又掐了。

【鬼呀】又掐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我来做破坏队形的人!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江澄你来不来看演出?回个话!

【七情六勾】没空。

【鬼呀】没空。

【AAAAAS】他肯定说没空……日,字少先发了不起么?

【紫電の菰漃】俩位置。

【七情六勾】!!

【鬼呀】!!!

【AAAAAS】两个位置!!

【紫電の菰漃】我姐要看!!我有什么办法!!

【紫電の菰漃】你们演出该不会只有俩人看吧!!!那我宁死不去啊!!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怎么可能票都被炒到三倍了你们对夷陵小王子的魅力一无所知!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好吧,也有一小部分是蓝忘机的颜粉。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也就占总人数的10%吧。

【紫電の菰漃】……

【七情六勾】……

【鬼呀】……

【AAAAAS】……

……

……

魏无羡正琢磨怎么反驳,蓝忘机洗好澡出来,上了床。

他赶紧把手机关了,丢远,凑近蓝忘机,道:“这周就演出了,周五你有没有空来最后彩排啊。”

蓝忘机:“尽量。”

魏无羡:“那你哥来吗?”

蓝忘机:“还没问。”

魏无羡:“问问呗,我还没见过你哥呢,跟你长得像不像?”

蓝忘机乜他一眼,道:“大哥他……”

魏无羡双眼闪亮,一脸期待:“嗯嗯嗯。”

蓝忘机:“也是你哥。”

魏无羡:“不是你哥吗?”

蓝忘机一点手机屏,屏保是一张水果蛋糕,正中央,巧克力酱写着几个字:

【二哥哥是我亲哥!】

魏无羡一个激灵,呼吸漏了好几拍。

怎么还拍了照片?!

怎么还设定成屏保?!

不不不。

不不不。

不是不是。

这简直是黑历史!!

我一定是脑子进水才改了这个句子!!

他为了掩盖心虚,夸张地笑起来,扶着蓝忘机的肩前仰后合,道:“噗……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蓝忘机你还会说冷笑话哎呀哈哈哈哈天呐笑死我了!!看不出来你这么记仇的吗,我不就是在蛋糕上写了几个字,你至于记两个月还要拿出来取笑吗?”

蓝忘机淡淡道:“一个半月。”

魏无羡:“好好好,一个半月,关灯啦,睡觉,哈哈哈哈哈万一我笑失眠都是你的锅。”

 

 

然而蛋糕这个梗还没完。

隔天,魏无羡拎着超市买的新鲜牛五花回来,前脚进门,后脚门铃响了。

博士楼清净人少,结了婚的博士们校外租房住,他又在蓝忘机寝室赖住得久了,越发习惯成自然,备用钥匙比自个儿寝室钥匙用的还利索,可住这么久从来没见过第三个人来,于是门铃一响,便吓了一跳。

蓝忘机没带钥匙?可这会他不是在上课么?忘带东西了?

魏无羡潜意识还以为是蓝忘机,打开门也没看是谁,道:“发个微信不就行了,忘带啥我给你带啊,今晚上说好了的……”

一个温润而陌生的声音问:“同学,这是……蓝忘机的寝室吗?”

……啊?

魏无羡一抬头,愣了。

来人和蓝忘机差不多高,眉眼也有八九分相似,如果和蓝忘机站在一起,必定会被误以为是孪生兄弟。但这位眸色很深,脸上又带着和煦的微笑,又绝不可能把两个人错认。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下,想,糟糕,这是亲大哥?

于是他赶紧把人往屋里让,道:“是是是,是这里,您是……蓝忘机的大哥吧?快请进,我是蓝忘机的学弟,我叫魏无羡。”

 “谢谢,我还以为走错门了。”蓝曦臣走进客厅,目光在大黑兔子沙发上一顿,很快移开了。

魏无羡顿时心虚了。

要命。

蓝忘机跟他大哥提过我么?

看态度……不像是知道我啊。

但……一个大男人有宿舍不回,天天赖住在另个一男人的寝室,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能把蓝忘机教得这么古板,恐怕家里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万一大哥来一句“不要让莫名其妙的人留宿”可怎么办?

我的福利呢,我还指望近水楼台抱着美人睡呢!

我还没把人追到手呢!

不行,我得瞒好了,不能让蓝大哥发现我住在这儿。

魏无羡连忙端茶倒水,一边拼命用微信戳蓝忘机,又找话题跟蓝曦臣聊天,试图把蓝家大哥的注意力从屋子的陈设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谁知蓝曦臣先道:“魏同学,和忘机相处得如何?”

魏无羡差点被水呛着,连忙答道:“挺、挺好的……呀。”

蓝曦臣笑道:“太好了,忘机从小就格外独立,很少有人能接近他的私有空间。”

魏无羡:“……咳。”

不不不,大哥!亲大哥!

不要这样!

就算你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看见,也不能对弟弟寝室里出现的不认识的人这么没戒心吧!

求您有点戒心好吗!

魏无羡心里呐喊,又是替蓝曦臣着急,又是替自己操心,急出了一身汗。

显然蓝曦臣完全没get到魏无羡的内心纠结,又道:“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等你们放假可以来云深,让忘机带你玩。”

魏无羡:“……好的。”

唉,简直心累。

趁蓝曦臣借用洗手间的功夫,魏无羡立刻施展绝技·夺命连环call,电话还没通,一抬头,先看见占了小半琴桌的笛子和笛谱,又一转头,书桌上,并排放着的是两台笔电加一对杯子。他连忙一股脑都塞进抽屉,再一想,不成,课不能上了,万一他上课走了,蓝大哥要休息,一进卧室,看到床上叠放着两套一模一样的睡衣怎么办?!

不行,要命,到处都是破绽,一秒也不能多待。

于是他光速订了学校附近望月楼的包间,发短信让蓝忘机一下课就去汇合,又连哄带劝把蓝曦臣带了过去。

好容易捱到三人落座,谁知,蓝忘机上来一句:“过来,叫大哥。”

魏无羡陪笑陪聊,在蓝曦臣长辈式的温柔注目下一脑门官司,精神已经有点恍惚了,下意识道:“……叫过了。”

蓝忘机:“叫‘亲大哥’。” 

魏无羡:“……”

这梗是过不去了么?!

嗯?

等等?

蓝曦臣笑了,道:“是蛋糕吗?那魏同学的确应该叫我一声‘亲哥’。”

魏无羡根本没想到,蓝忘机不止拍了蛋糕的照片,设成屏保,还把照片给别人看了。

他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硬着头皮直接写原来那句呢!

无奈,他只好搬出基友的一个万用金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蓝曦臣笑而不语,而蓝忘机默然不语。

魏无羡被两人的目光看得直发毛,只好投降,叫了声“亲大哥”。

蓝曦臣是来拿演出票的,送走了人,魏无羡简直负能量爆棚,身心俱疲。

 

 

但事情还没结束。

临睡前,魏无羡刷牙,盯着盥洗台上成对的毛巾漱口杯出了一回神,发出了绝望的哀嚎。

他带着一嘴牙膏沫儿冲进卧室,大叫:“蓝忘机——!!!!不好了!!!你哥!!!你哥肯定发现我住在你这儿了!!!怎么办!!!”

蓝忘机淡定道:“没关系。”

魏无羡:“怎么会没关系???”

蓝忘机:“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

魏无羡:“关……关关关系到你的……不对,他就不会觉得奇怪吗?你家里人也不介意我跟你一起住吗?!”

蓝忘机:“不会。”他顿了一下,又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你搬来第一天,大哥就知道了。”

天塌地陷,地裂天翻!

魏无羡木然转身,回去机械地继续刷牙。

好半晌,他才意识到,既然蓝曦臣早就知道了,为什么刚来的时候装不认识他?!

这是几个意思啊——???

蓝曦臣临走前,还特地把他拉到一边,道:“难得忘机如此高兴。魏同学,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们家忘机。”

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啊?!

啊?!

啊——!!!

=======

下一章

一不小心字数就爆了……_(:з」∠)_

评论 ( 58 )
热度 ( 115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