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2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

人生犹如RPG,一旦选错了一个选择枝,后续接连的将是无数个错误的选择枝。无论再怎么努力挽回,很可能也回不到正确的路线,自然也就无法抵达原本希望达成的那个Ending了。
但是人生又比RPG艰难,没人能使用RL大法和金手指,更没人知道面对哪一个选择是正确。
魏无羡肝报告肝到天昏地暗,好容易敲下最后一个句号,立刻在床上瘫成一滩软泥,连手指都不肯动了。

哔哔哔哔哔——
有什么东西吵得头疼。
魏无羡一脚踹翻闹腾的“罪魁祸首”,用枕头蒙住脑袋,入了梦。

第一个镜头,是开学前一天,蓝忘机站在候机厅,面无表情举着“魏无羡”的接人名牌。
他穿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衫,袖口折成意大利卷,露出漂亮的小臂曲线和腕表,站姿明明很随性,但越是简单的打扮,越能彰显出他的肩宽腰直腿长。往接机口一站,回头率简直百分之百。

魏无羡已经在飞机上睡了十几个小时,又有时差,这会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结果一抬头,顿时被超越普通意义的美色震撼,脑中唯一的念头竟然无关性别和场地,只是单纯直接的两个字:
好看。

但第二个念头就难免掺进了个人感情色彩,他想,这人是谁,好Gay。
这实在不能怪魏无羡一见面就人身攻击。
他魏无羡是夷陵叱咤风云的小天才,十五岁跳升大一,十八岁保研,一路舒畅,没遇到过任何学术瓶颈。
若只是专业厉害就算了,魏无羡或许不会对这个高颜值的接机人产生什么敌意。可偏偏他自己长得也很好看,虽然比身边的同级生小了好几岁,但是他长个子早,没有身高差,水灵灵一枚小鲜肉,单凭颜值就圈了一大批姐姐粉,简直人见人爱,到处都能受优待。

所以,在看到一个身高长相气质隐隐压自己一头的强力竞争对手,魏无羡心中的警铃就响了起来。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头狼见面呲牙呼呼,魏无羡若不想承认这个对手,最好的办法就只能是……在心里打压对手了。

长相实在挑不出毛病。
魏无羡潜意识中不想承认自己输了,可也无法昧着良心腹诽蓝忘机不好看。
举止更是完美无瑕。
蓝忘机的站姿比他当年站的军姿都笔挺,光看小臂的线条,也能看出来肌肉比他有料。

所以,潜意识就替他挑了一个……勉强能降低威胁度的,看似是“人身攻击”的形容词。
事实上,同样的语境下,说一个男生今天穿得好Gay,未必是说他的打扮不好看;但说这个男生穿着很直男,却必定不是一种夸奖。

不管怎么说,这次见面对魏无羡来说印象十分深刻。

他当时刻意地摘下反扣在头上的棒球帽,随手往花驴子双肩包上一挂,露出最帅气(自认为)的招牌笑容,主动伸出手,道:“哈喽。我是魏无羡,就是你要等的人,怎么称呼?”
对方把名牌放下,淡淡点了一下头,道:“蓝忘机,江教授的助理,也是你的班主任。走吧。”
魏无羡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蓝忘机?”
对方步速很快,他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走出去了好几步。

魏无羡连忙追上去,不可置信道:“你就是蓝忘机?!”
蓝忘机:“?”
魏无羡:“就是那个比我跳级还猛,十八岁就读了博的蓝忘机???去年从姑苏考过的那个蓝氏双璧之一?!”
蓝忘机:“我的确是姑苏人。”

魏无羡目瞪口呆。

他是全夷陵“别人家的孩子”,家长们教小孩总说“学学人家魏无羡,能有他一半优秀我就放心了”。
可蓝忘机是全国的“别人家的孩子”,提起这个人,家长们说的是“看看人家蓝忘机,争取努力去给他打下手”。

……

魏无羡心态不至于崩,但难免有点微妙。

他还来不及收拾拼碎了一地的自尊心……或者其他什么微妙的情绪,蓝忘机已经拎着他的箱子走远了。
“等等等等!喂,你走慢一点啊等等我!!!蓝忘机——!!”

 

梦境很快跳过了第一次见面,又切换到了另一个场景。
梦里的蓝忘机和真实版同样彬彬有礼,仪表不凡,但又比真实版多了点烟火气。
会主动找话题,有问必答,还什么话都会给个回应,最要命的是,偶尔走在魏无羡前头,偶尔回头顾盼,隐约是带了几分笑意的。

这要是演偶像剧,演技必须给差评;这要是小说,一定是作者OOC了。

蓝忘机会笑?还会冲着我一个人笑?绝对不可能。
我问三句里肯回我一句已经算大发慈悲了好吗?!寡言少语简直就是为这个人量身定做的。
不管魏无羡攒了多少腹诽,梦境又继续了下去。
依稀还是蓝忘机走在前头,而他在后面跟着。
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不停地讲着话,蓝忘机只是偶尔点点头,回答个一字半句。

走了一会,魏无羡又觉得自己似乎骑了什么坐骑,没有遮蔽敞着蓬,高度比骑马低,比骑自行车又高些。不知名的四足动物踏在路上,蹄子吧嗒吧嗒地响。
再定睛一看,坐骑竟然和他心爱的花驴子背包有点像。
他到底在和蓝忘机说什么?啰啰嗦嗦,零零碎碎,从早到晚的鸡毛蒜皮,什么都要拉出来掰扯掰扯。到最后,只勉强记住了那么一句:

“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道:“为何?”
魏无羡道:“赏个脸,牵一牵呗。”

他以为蓝忘机该向平时一样置之不理,谁知那人竟真的依言牵起了缰绳,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在花驴子背上笑个不停。
嗯?……蓝湛是谁?
他不是叫蓝忘机吗?

画面倏然一转,又变成了一间寻常普通的农舍,外观有点像晚八点播出的古装剧。

魏无羡刷拉推开窗,里头果然坐着熟悉的“蓝忘机”。如瀑的乌发垂坠过腰,一身朴素而不粗陋的古装布衫,十分仙风清骨,好似天人下凡一般好看。修长的手指抚过机杼,一卷漂亮的绣布就织成了。

魏无羡把嘴里叼着的甜草茎吐了,晃晃手中的鱼篓,道:“……二哥哥,我回来啦。”

蓝忘机抬起头,微微一勾唇角,用阔袖擦了擦他额上的汗,又去给他倒水。
织布的蓝忘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在梦里笑到锤墙,咚咚咚,锤了三下,一次不多,一次不少,跟敲宿舍门的声音还有点像,他一听越发乐不可支,翻了个身,“噗通”摔下了床。

========

下一章: 03

评论 ( 29 )
热度 ( 1176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