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双道长】卓尔的交易

中秋快乐

宋晓/甜饼/一发完

西幻paro

========

地底城终日不见阳光,当然,也就无所谓星空,有的只是交错丛生,遮天蔽日的蔓藤。

这里生活着独特的地底生命——黑精灵,也可以称之为卓尔。他们是精灵族的一个旁支,却也是生活在阳光下的精灵们最唾弃的远亲。当然,卓尔们也同样唾弃着白精灵们。

卓尔信奉蛛后,信奉谎言与背叛之神,并彻底贯彻了混乱邪恶的统治制度,强者为尊,不论出身。欺瞒,陷害,暗杀,在这座地底城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发生。除了短暂的利益盟约外,你不能信任任何人,朋友,邻居,兄弟姐妹、甚至亲生的父母亲。

幼年卓尔就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出生,跌跌撞撞地成长,踏着无数夭折的同伴尸体长大。为了抢夺成年卓尔们的生存机会,他们唯有更强,更凶悍,更阴险,这被称之为物竞天择的选拔。

在某一个有些特别的日子,一名刚刚成年的卓尔离开了地底城,踏上了地面。

他的名字叫岚,一名纯血卓尔。

他不合群,孤僻,冷淡,衣着不像其他小卓尔那么腥臭肮脏,尽可能干净整洁。

他对欺瞒和陷害的手段毫无兴趣,尽管他了如指掌。

他也不肯亲手暗杀同类,尽管他的刺杀术登峰造极。

他背着一把弯曲的剑,成为了千年来唯一一个推开隔绝地底和地底的那扇门的人。

那一天,夕阳黯淡的余晖洒在他身上,黝黑的肤色被镀上了一层漂亮的光芒。看见这一幕的卓尔们津津乐道了足足五分钟,随即将暗算的匕首刺进了同伴的后背。

沐浴在余晖之下,岚被晒得很暖。他感受到了更清晰的呼唤,来自远方的呼唤,是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从未停歇过的呼唤。

他开始了最初的旅程,越过险峻的弯道,陡峭的山峰,湍急的河流,穿过重重迷雾,虽然行程辛苦又艰难,但疲惫,远远比和同伴相互厮杀要简单得多。他眉宇间比在地底城舒展了些,事实上,他是一名身材高挑,相貌也非常英俊的卓尔。

 

这一天,岚抵达了充满生命气息的永恒之森。

一颗撑开天地的巨树立在森林正当中,群山环抱,群树簇拥,云雾缭绕。那是生命树,是这个世界的根本,是一切生命的起源,也是光明的白精灵们侍奉的生命之神。

同样,也是岚这场旅程的目的地。

他能感受到这棵树在呼唤他,声音那么近,那么清晰。

岚没有停下休息,而是继续向前。

居住在森林中的白精灵们立刻发现了他,警戒地亮出了弓箭。

神箭手们叫道:“站住,污秽的黑精灵,这是净土,神圣之地,不允许污浊之人踏足。”

岚听不懂白精灵语,他只想走到生命树下,问问为何召唤。但他同样无意争斗,于是放下了剑,摊开双手,已示自己并无恶意。

指着他的箭越来越多,白精灵们有许多年没遭遇过卓尔入侵了,一见到他的黑皮肤,立刻如临大敌,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战意和惊惧。

如果攻击开始,那么我也不得不反击了,岚想。

他保持着“和平”的姿势不动,但实际上,他想发起反击用不了0.1秒,藏在暗袋里的匕首,叶子镖,软金锁链,能至少挡下三波箭雨。

三波箭雨拖延的时间差,足够他越过这点距离,开始近身攻击了。

正在他心算第十七种攻击路线的时候,一只“白精灵”越众而出,走过同伴围出来的警戒线,来到了双方对峙的空地中央。

这名“白精灵”身材欣长,衣着打扮比其他人都更加精致华丽,袖口、衣襟、乃至于布靴,都用银线织绣了繁复的花纹,随着他的走动,白底的长袍闪闪发亮。宽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面孔,他向岚伸出手,说了一个简单的词语。

听不懂,也不明白含义。

岚并不将隐藏面容当作冒犯或者失礼,事实上,他的注意力更多的被“白精灵”本身吸引住了。宽大的斗篷毫无波澜地坠落到了他的肩膀,显然,尽管不露面,也能发现这个“白精灵”没有精灵族最鲜明的特征——尖耳朵,而伸出来的手,肤色也不像其他白精灵那样,比雪的颜色还白,而是带着一点温暖的色泽,仿佛蕴含了无穷的生命力。他也不像其他精灵那样佩戴箭袋和弓,而是背着一把雕着漂亮雪花的镂空剑。

岚生出了一点好奇,于是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背着剑的“白精灵”顿了一下,换了另一种语言,重复了一遍,然后换了第三种语言,第四种,第五种,然后更多。无论问了多少遍,他的语调始终如一,不厌其烦。

岚猜测,这句话大约是诸多语种的寒暄句,于是他轻轻叹气,用唯一会说的卓尔语道:“……夜安。”

白精灵迟疑了一下,缓慢地重复了这句话。

岚:“夜安。”他指了一下天空,又比了个安全的手势。

他的意思是,天是永恒的夜晚,招手是平安,安好。

白精灵恍然大悟,道:“夜安。”他向同伴们摆手,示意大家收箭。

岚指着自己,手先一指着山,又横向拂过,道:“岚。”

山林迷雾,是他名字的含义。

白精灵果然学着道:“岚。”他掀开兜帽,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也同样指着自己,道,“星尘。”

岚有着怔楞。

因为,他在白精灵的眼眸中看到了星空。

是他离开地下城后最爱的风景,也是长途跋涉辨别方向必不可少的技能,看星空。

这个人一定不是白精灵,他叫“星尘”。

但,“星尘”,又是什么意思呢?

——或许是【曼妙之夜】的意思吧,岚想。

星尘为了解释名字的含义,也指了一下天空,接着好像是“休息”的手势。

岚:“?”

天空意味着夜,能休息意味着环境安全,的确是【曼妙之夜】没错。

实际上,星尘指天空,是想告诉岚他的名字第一个字来自天上,但现在是白天,没有星星,所以第二个手势的意思是等一等,到了临睡前,星,才会出现。

地下城中终日不见阳光,对应的,卓尔语中也没有“日”、“月”、“星”这三个词,“夜安”等同于其他语言中的“日安”或“你好”,与之相反,黑夜则有至少一千种表述方式,并充斥于日常俚语之中。

比如惨淡之夜意味着“倒霉”,狡猾之夜意味着“发了点小财”,而【曼妙之夜】则是岚所知的卓尔语之中,对夜晚最美好的形容。

所以,在这里,两人产生了一个不算十分重要的小误解。直到过了许多许多年,两人对彼此非常熟悉之后,才终于解开,星尘大笑三天,笑不可抑,并以此取乐了许多许多个岁月。

 

在星尘的斡旋说和之下,岚被允许在白精灵居住区的边缘,星尘的专属树屋旁安顿了下来。

他的目的是接近生命树。从出生那一刻起,他无时无刻都在感受着这棵树的呼唤,现在他已经离树很近了,呼唤声也一天比一天更明确。

但生命树是白精灵族的神明,离树越近,防范越严密。

岚只好在白天向星尘学习白精灵语,并旁敲侧击地打探情报,到了晚上,再发挥卓尔最擅长的潜伏技巧,尽可能摸清地形。

星尘总是说,抬起头,你会发现世间的美好。

岚总是疑惑地看看天花板,然后低下头把手指擦干净。顺带把桌子地板也一起擦干净。再拿起口罩斗篷竹竿,把天花板落得灰尘也扫得干干净净。

每逢此时,星尘总会无奈地笑着说,哎呀,真的不用,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家也不脏嘛。

然后被扬起的灰尘呛得哈哈笑一整天。

 

白精灵们吃素,卓尔也入乡随俗换成了同样的食谱,毕竟,水分丰富的甜水果远远比地底城苦涩且单一的地蔓根好吃得多。

日子一天天过得飞快,随着天气逐渐冷下来,来自生命树的呼唤也一天比一天频繁了。

岚感受到了生命树的急切,可他束手无策。白精灵们有着超越所有物种的敏锐目力,警惕性非常强,即便在夜晚,守卫们也从不懈怠。不止如此,他们一看到他这只肤色不同的卓尔,就会立刻戒备起来,敌意十分明显,并且拒绝交流。

除了星尘之外,没有任何白精灵理睬岚。

但是,一刻不停歇的呼唤叠在一起,混乱成了庞杂的噪音,日复一日,无休无止。这让岚疲惫不堪,根本无法休息,几乎被折磨得发疯。

好在,在他濒临崩溃的前一刻,星尘来了。当星尘靠近他,把手放在他额头上时,所有的噪音都停止了。久违的宁静,让岚抛弃了警戒心,不出三秒就陷入了熟睡。

他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看到的是星尘担忧的眼睛。

那一瞬,云止风停,天地间的一切都顿住了,安静了。

岚不知道在睡眠时,一旦星尘放开他的手,他就会皱眉,会握紧对方试图挽留。

而星尘不愠不恼,竟耐心地守在旁边,他睡了多久,星尘就等了多久。

但他凝视着星尘的眼睛,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崭新的心情。

是患得患失,是不知所措,是心中一漾,也是茕茕落拓。

星尘十分担忧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岚摇摇头,一言不发,心里却想,对,我病了。

 

世界树落叶了,这让白精灵们有些慌张。

但是冬天,树木总会变成光秃秃的,到春天再会生出新芽。

白精灵们更加殷切地祈祷,乞求生命之神赐予祝福,保佑下一个春天世界树回复茂盛的树冠。

在冬夜祭的那一天,他们奉上精心酿造的果酒,用绿色的绸带妆点一切,并且开放圣地,邀请外族人也来一同祈福。

岚才终于捕捉到了接近生命树的机会。

夜色总能为卓尔的黝黑肤色提供最大的伪装,他抵达了魂萦梦绕的生命树下,伸出手,把手放在树干上,呼唤他许多年的声音停了下来,很久很久,才轻轻叹息道:

【……你终于来了。】

岚:“为何呼唤我?”

【并不只是你。】生命树说,【我呼唤了几千年,向整个世界发出求救讯号,呼唤我的血脉,我的子民,我的半身,然而回应寥寥,你,是唯一一个成功抵达这里的人。】

岚:“所为何事?”

【我照顾这个世界太久了,它应该学着自立了……或者说,我已经有了清晰的意识,不想再被世界束缚住了。我的天选者,你的名字叫岚,对吗?那么,你愿意帮助我,让我获得自由吗?】

岚:“不。”

生命树抖动了起来,本就所剩不多的枯叶纷纷扬扬落下,厚度埋住了卓尔的脚面。

【为什么不愿意?我的岚,你明明为回应我的呼唤而来。】

岚:“我的确擅于逃离,但为何要帮助你?”

世界树思考了片刻,道:【也对。你没有帮助我的义务,反而我该感谢你愿意倾听。这样吧,用卓尔的方式,我与你做一场交易。你带我逃出去,我送你一份礼物。】

岚:“等价交换,定金三成。”

世界树摇了摇树枝,道:【可以,那么,请你转一下身。】

岚倏然回头。

清风飘然拂过,朗月高悬东方。 

一袭白影飘然而降,靴尖与衣角上,银线编织的星纹闪闪发亮。来者背着镂空霜花的长剑,微微浅笑,如春风一般疏淡而温暖。

岚不由瞪大了眼睛。

星尘向他伸出手,道:“你负责带我逃走,我负责带你发掘世间的美好。你愿意接受这个交易吗,我的天选者?”

岚握住了那带着温暖色泽的指尖,垂眸敛去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道:“成交。”

人间不值得,但你值得。

或许世界不够美好,但这份礼物足够美妙。

 

世界树没有撑到第二年的春天。

悲愤的白精灵们发出高额悬赏,满世界通缉一名卓尔。

他们声称这只卓尔污染并杀死了世界树,失去了神的永恒之森,他们的家园,总有一天会变成永恒荒土,世界也将因失去支撑而崩溃毁灭。

可是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过去了,永恒之森依旧枝繁叶茂,世界依旧持续运转,通缉的卓尔也依旧销声匿迹。

又过了许多年,一切因为过于久远而变得暧昧不明,只有吟游诗人,偶尔会将世界树和卓尔的传奇翻出来弹唱。

而或许在小镇街边,或许城市的一隅,在听故事的人群中,会有一黑一白,结伴而来的两个人。

其中的一个,有着和故事中的卓尔一样的尖耳朵,而另一个,笑起来如明月清风。

 

(完)

评论 ( 10 )
热度 ( 25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