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澄追】隔浦莲(第五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宣城比小镇热闹得多,大街小巷灯火通明,还随处弥漫着淡淡的烟火味。

蓝思追语气温柔地向路人打听附近的酒肆客栈。

几名以幂蓠遮面的女子停下脚步,交头接耳了一阵,便有一名鹅黄罩衣的女子主动拦下了他,言道:“这位小公子可是远道而来,路过我们宣城?”

蓝思追连忙回礼,道:“正是,不知这位姐姐如何得知?”

他穿的武服虽略宽大了些,衣襟上还沾着不少泥土,但耐不住他相貌清朗,笑如春风,举止更是彬彬有礼,自然能轻易讨人欢喜。

那鹅黄衫的女子和同伴又开始嬉笑着交头接耳。蓝思追不愠不恼,也不刻意探听她们的谈话,反而落落大方地任她们品头论足。待几人好容易聊完了,另一名娇小些的女子道:

“小公子来得着实凑巧,正逢咱们宣城的宗门望族做寿。城内不宵禁,大市三日,晚间还有琼鉾巡行和烟火大瀑,到处都热闹得紧呢。”

蓝思追恍然,道:“怪不得城里到处能闻到硝烟气,在下多谢几位姐姐的解惑。请问……那大市在何处?”

另有蓝衣女子轻笑了一声,道:“就在北市,需沿着此路直行,穿城而过,略有些远哩。小公子若无要紧事,和我们姐妹结伴同游可好呀?”

鹅黄衫的女子也道:“是呀是呀,大市上什么地方好玩,我们知道得可清楚了,还能聊聊点别的,比方说……小公子姓甚名谁,家在何方呀?”

娇小的女子掩唇笑道:“还有……小公子可婚配否?”

女孩子们笑作一团,又跃跃要上手拉扯,蓝思追还不及寻思如何脱身,便被人猛然向后一拽,一个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可婚配否’,尔等有何资格过问?身为女子没有半点矜持,你们的父母长辈何在?!”

蓝思追回头一看,正是江澄。

而江澄脸色发黑,就算长相再俊美,那慑人气势也逼得人不敢直视,几名女子们吓得连连后退,又四散着跑开了。

待人走远了,江澄才将放在指环上摩挲的手放下,语气不怎么好地道:“问个路,你也能招来这么多麻烦!这几名女子的衣着打扮分明来自烟花之地,你应记住,下次切不可冒然答话。”

蓝思追道:“是,思追记住了,多谢前辈出手搭救。”

江澄冷冷道:“哼!”一回想方才蓝思追被那几个女子团团围着,到底不解气,他又骂道,“你何必总是和颜悦色,岂不让那些凡人欺你一头?!”

蓝思追浅笑道:“思追是想,我既然有求于人,理当以礼相待,更何况……她们也没对我如何呀。”

江澄火大,弹了一下他脑门,道:“敢顶嘴!”

蓝思追“哎呦”一声捂住了额头,见江澄作势又要弹,既不敢躲,又怕疼,只好咬着下唇梗着不动。

江澄见他这副隐忍又委屈的模样,忍不住轻轻一叹,揉了揉那块被弹红的皮肉,道:“以后还敢不敢了?!”

蓝思追小声道:“不敢。”

江澄:“以后不许与女子调笑!”他想了想,又补充道,“男子也不许!……若她们真做了什么一切就晚了!下次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记住了吗?!”

蓝思追:“是。”

见蓝思追乖乖答应,江澄的气才顺了些,道:“走吧,先去寻住处。既然没有宵禁,那就稍加修整再去北市。”

蓝思追一听要去赶大市,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赶紧加快步子跟上江澄,道:“方才我还没问及何处有客栈,前辈,咱们这是往哪儿去?”

江澄懒得解释,便道:“跟着我走就是了,丢不了你的。”


青石板路微潮,却一点没妨碍占道边做生意的小摊,越往城内走,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江澄嘴上说着“丢不了”,到底还是把人弄丢了。他脚程向来很快,又不擅长体贴人,一赶起路来就忘了要配合蓝思追的步速,不一会就把少年甩落下一大截,又走出去足足半条巷子,一回头,身后哪还有少年的影子。

江澄顿时急了,喊了几嗓子没人回应,连忙原路折回去找。好在没花多久,他就在官道和巷子的交叉口找着了人。

少年靠路边站着,脚下踏着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垫脚,并不太在意路人的指指点点,只顾着视线在人群中逡巡,一看到江澄,就立刻挥手示意。

江澄微愠,连忙过去把人从石头上拽下来,训斥道:“你爬那么高做什么?!”

不知是灯火映的还是急的,蓝思追的脸上略有点泛红,额上也沁着一层薄汗。

他也不辩解,先诚恳道过歉,才道:“我怕您着急,又不知道该往哪边追,只好站得显眼一点,好方便您回来找我。”

江澄皱眉道:“麻烦。”想了想,又骂道,“万一我不回来找呢,你要站到什么时候?!不嫌丢人吗?!”

江澄的这句“麻烦”,指得并不是蓝思追给他添了麻烦,但少年显然误解了,便现出十分愧疚的神色来,低下头,一句不敢多分辨。

 

找的时候江澄担心得要命,虽说蓝思追早就能单独夜猎了,可他就是没办法把跟金凌混在一起的这个小鬼当成大人看。找了半条街,糟糕的想法一个劲在他脑子里转,连拍花子把人拐走卖了都想到了,简直唬得魂不附体。可现在人找到了,骂也骂过了,江澄又开始后悔,话说得有点重,小鬼还这么认真,万一又憋在心里委屈,那可如何是好?!

又想起蓝思追对着山洞偷偷摸摸哭,江澄顿时头大如斗,心肝肺腑全都颤得发疼,忙和缓了语气,道:“腿疼?还是哪儿不舒服?”

蓝思追抬起头,小心翼翼窥一眼江澄的脸色,答道:“我还好,只是走不快。”

江澄心头一松,还好还好,眼圈没红,也没有要哭的意思。他便道:“不然……还是背你过去?”

蓝思追连连摆手,道:“我能自己走,不好再烦劳前辈您了。”


江澄心道,也对,小鬼正是好面子的年纪,若是当众把他背起来,恐怕比现在打一顿还要命,还好没直接把人扛起来走。

他一边暗自侥幸,一边道: “那行,把手给我。”

蓝思追有点茫然,颇为犹豫地向伸出了手。江澄怎么看都很像当年在蓝氏学堂,蓝启仁要打戒尺时,众人伸出手的姿势。

 

我能比蓝启仁还凶?

江澄心里顿时又不舒服了起来,但又无处发作,只好狠狠握住了伸过来的那只手。

少年的指尖微凉,握起来也不够柔软,饶是如此,也照旧让人心弦一荡,还未来得及郁结的气恼也随之一下子云开雾散了。

他道:“这次可丢不了了,走吧。”

蓝思追双眼稍稍睁大,看了看交握的手,又抬头去看江澄的表情。

那目光太清澈,逼得江澄有点不自然地移开了眼睛,轻咳一声,道:“若嫌我走得太快,要说。”

蓝思追双颊微微泛着红,清浅一笑,道:“抱歉,我……又给前辈添麻烦了。”

江澄嗤笑一声,道:“你这算什么麻烦,比这麻烦的事多着呢。”

蓝思追又转过眼睛看他,目光里闪着好奇。

江澄被看得发毛,靠近蓝思追一侧的耳朵根也跟着发烧,凶巴巴地道:“瞎看什么呢?看前面,看路!撞墙了!”

蓝思追:“并非瞎看,只是想就近欣赏一下,‘不觉得麻烦’的江宗主的英姿罢了。”

江澄:“少拍马屁。”

蓝思追:“况且,有您在,怎么会让我撞墙呢。”

江澄:“哼。”

这番夸奖让江澄浑身不舒坦,脚步就不自觉加快了些。可是他才走了两步,交握的手就拽的他不得不又慢了下来。

他泄愤一般捏了一下蓝思追的手心,语带威胁地道:“臭小子,话说的动听也没用,再不听话,看我怎么修理你,不会因为你说几句好话就手下留情。”

蓝思追默不作声地点头。两人沉默着穿街走巷,少年掌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剑茧,骨肉匀称。

江澄刚才那一捏,手感甚好,便忍不住多捏了两下,之后一捏再捏,还嫌不够,又曲起拇指挠起了那掌心,不止挠,还要揉一揉。

转角,莲花坞在宣城常驻的这间客栈便映入眼帘。

被江澄搓弄半天的少年也终于忍无可忍,小小的挣了一下,抗议道:“……江前辈,请您住手。”

江澄不解:“嗯?又怎么了?”

蓝思追目光游移,仿佛在看街边挂着的灯笼,声音却有点微妙地不稳,道:“……要走不动了。”

江澄顺着接道:“那我背……”

蓝思追愤然打断,道:“不是!您别摸了,摸得我都脚软了!”

少年捂住脸,可惜武服袖口窄,江澄一眼便看见,没遮住的下巴、脖子,哪儿哪儿都是一片红,艳得几乎烧起火了。

他先是一惊,随即意识到方才在做什么,顿时恨不得把自己原地埋了,于是连忙撒开手,先看月亮,又看青石地,再看街边的灯火,尬得要命。冷静了半天,他才隔着衣服抓住蓝思追的胳膊,道:“你先……静一静,这就到了。”

 

江澄连拽带拖,带着人迅速奔向客栈。开房间洗漱整理一通收拾,等再出来,两人都换上了伙计买来的干净衣衫。

江澄特地吩咐过,让买一套浅的一套深的。这会蓝思追换上一套浅霜色直缀,即便不佩戴抹额,没了蓝氏校服的阔袖,也照样展现了那份被蓝家养出来的特殊气质来,干干净净,雅正端方。

江澄看得满意,打赏也不含糊,打发走眉开眼笑的伙计,两人这才一前一后出了门,径直往北市而去。

 

这间客栈所处位置极佳,离哪儿都不远,往北市只需穿过两道街。江澄见路上车水马龙,行人更是多得摩肩擦踵,干脆把紫电亮出来,化成比小指更细些的鞭子形,在蓝思追的手腕上紧紧缠了三圈。

蓝思追:“……”

江澄:“防丢绳。”

蓝思追:“……江前辈,您这么解释,反倒更像是栓狗的了。”

江澄一瞪眼,道:“那你想怎么办?!栓狗可是都栓脖子的。”

蓝思追生怕江澄真来栓脖子,忙道:“拴手腕挺好,手腕就好。”

江澄总觉得蓝思追的反应点怪,但又想不出哪里怪,只得姑且作罢,拽着鞭子柄安心往前走。

北市灯火通明,乞赐封灯挂满了街边楼阁墙面。一到地方,先是一排面人糖人鬃人空竹,对着又是一连串的摇猜套圈射靶猜谜,还有挑着糖瓜烧饼茶汤闷糕的小贩,叫卖声裹着炸豆腐炒疙瘩的香气一股脑飘了过来。

蓝思追一下子眼睛不够用了,一步几回头,哪哪儿都想看。江澄也不催他,先引着人到僻静些的饮食摊,站着分食了一碗汤饼。

为何饿了一天还要分食一碗?

江澄带娃逛庙会早有经验,夜市吃食多而杂,要先垫些热汤以免伤胃,然后才好一样样吃过去。待蓝思追吃不下了,他就得随时顶上,帮忙扫尾,所以也不能一口气吃到饱。

蓝思追一直抻头去看隔着不远的射靶摊,手里捏着勺柄半天不动。江澄一边心里暗叹到底还是个小鬼,一边吹凉了连汤带水喂过去。

他一说“张口”,蓝思追就乖乖张开嘴,他再一句“快吃”,蓝思追就赶紧咀嚼几下吞了。江澄喂一口,再自己吃一口,刚得了点趣味,蓝思追猛地回过神,嘴上叼着勺子,脸却一下子又红透了。

江澄揶揄道:“看够了么?”

蓝思追把汤汁吃了,含着东西说不出话,口里的东西也一下子吞不完,只好十分窘迫地连连摇头。

江澄顺手擦净了他嘴角的汤汁,忍俊道:“想去玩就快吃。”

蓝思追生平头一次囫囵吞食,差点呛着,懊恼道:“前辈……下次您还是直接提醒我吧,不要这般亲手喂了……”

江澄充耳不闻,应着:“哦”,又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蓝思追:“……江前辈!”

江澄:“这样快,你忙着看,我忙着喂,两不耽搁。”

蓝思追:“我自己吃也不慢的。”

江澄:“还有乐趣。”

蓝思追:“哪里有乐趣?”

江澄洋洋得意地一笑,道:“自然是我有乐趣了,我就喜欢喂听话的小鬼吃东西。”

蓝思追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脸更红了,噎住了好一会,无奈又愤慨地道:“您这样是会惯坏小孩子的,自己的事要自己做……不对,我不是想说这个!”

江澄哈哈大笑,把空碗还给摊主,搂着蓝思追的肩往射靶摊走,道:“好好好,你说得有理。前辈这就带小朋友找乐子去,不然乖乖的小朋友要发火闹脾气喽。”

 

 

 

 

========

【小插曲】

这间客栈的掌柜是老熟人,一见江澄进来,口称“江宗主”,点头哈腰地上前打招呼。

江澄:“两间上房。”

掌柜陪笑道:“大人,实不相瞒,咱们宣城这两天人多,只剩了您预留的那一间上房,再多的实在没有了。没有两间。”

江澄:“没有两间?”

蓝思追:“若没有两间,一间也……”

江澄:“不行,必须两间。”

掌柜:“这位小公子气度不凡,可是宗主家中的子侄?”

江澄脸一黑,道:“少废话,给我再空出来一间。”

掌柜脸皱得像苦瓜,道:“宗主恕罪啊,上房的贵客小的实在不好说,若您一定要两间,那普通客房或许能周转周转,只是要委屈您这位弟子……”

蓝思追:“普通客房也行,那就劳烦……”

江澄瞥一眼蓝思追,道:“算了算了,还是一间罢。”

掌柜:“?”

蓝思追:“?”

江澄拉下脸,一拍桌子,道:“只要一间。”

蓝思追:“……”

掌柜一个激灵回过神,道:“好好好,一间上房。”

掌柜心道:“怎么又一间了???”

蓝思追心道:“怎么又不要两间了???”

江澄心道:“普通房间墙太薄,床又硬,不成不成。”

 

========

TBC.

这一更都5k了……也没写到想写的(T.T)

评论 ( 27 )
热度 ( 43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