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但也不许催更!
一定要催带等字数长评来!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忘羡】微光(1-3章)

1月2日17:38更新了第二章。

1月2日20:45更新了第三章。

和相忘大约是一个节奏,周更5-7篇,每更1000-1500,首发微博,攒够字数发这边,科幻paro,设定是无脑版的赛博朋克,脑洞配图均来自 @一锅哥二哥 


======以下正文======

7:00:00
闹钟精准无比地响了起来,节奏单调而乏味,紧接着被称为“保姆III代”的女性合成电子音开始了播报。
“魏先生,今天的天气晴朗,降雨指数为7%,微风和阳光有利于钙质的合成,建议您穿着浅色的日光服。今天的早餐是75g的无盐黄油配350g白面包,25g坚果和100g混合蔬菜,150ml新鲜牛奶。”
魏无羡抓了抓东翘西翘的头发,问道:“没有油炸类的菜单吗?”
在保姆III代开始搜索油炸菜单的时候,一只手“啪嗒”按掉了搜索按钮,并把它切换成了待机模式。
那只手的主人端着一个浅浅的托盘,上面放着保姆III代叙述过的菜单,涂摸好黄油的白面包焦香可口,配着奶香诱人极了,魏无羡知趣地闭上嘴,接过了托盘。
蓝湛扯下围裙,叠好放在一边,坐在了魏无羡的对面,道:“你的体脂肪含量超标了,戒吃油炸食品。”
魏无羡耸耸肩,含着食物令他有些吐字不清,他道:“阿湛啊,你明明才十四岁啊,怎么能把‘体脂肪’啊,‘血脂’啊这种老气横秋的字眼挂在嘴边呢!这个时候你应该想着什么软体好玩,什么限定飞行器炫酷才对,其他的事让大人操心就好啦。”
蓝湛微微蹙眉,道:“七年前把房子烧掉的大人吗?”
魏无羡一噎,赶紧喝了口牛奶,缓了缓,道:“那次是意外!我怎么知道你会把回流电路改接在了加热器上!”
蓝湛道:“这么改装节省点数,你可以少加点班。”
魏无羡道:“所以以后有什么事必须跟家长打招呼,也不可以管教你魏无羡爸爸!”
蓝湛曲起指关节敲了敲桌面,道:“食不言。”
魏无羡气道:“你!”
蓝湛道:“晚餐200g碳烤柠檬鸡排取消。”
魏无羡把手放在前面,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姿势代表闭上嘴巴,做出一副认真吃早餐的模样,他吃一口,就抬头眼巴巴的瞅一眼蓝湛。
蓝湛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就是有这么不靠谱的大人,他才不得不赶紧长大。

昇年历纪年3030年的今天,世界由一个名叫“Lord”的主脑掌控着,它运算并主控着一切,它为每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委派了自己的子机,从出生到死亡,无论任何人,无论做什么,都必将与这些代理“Lord”的子机打交道。
它们精打细算地使用着人类的生命,甚至把工作和死亡的时间精确到了秒,人类在承担无数义务、毫无隐私权的同时,却要背负起Lord们昂贵的维护和升级费用。
魏无羡,一名被Lord认证的维修师,令无数人羡慕的职业,长期与区域子机打交道,这可以让他利用一些小手段,享有比一般人更多些的自由,比如,避开电子眼的探测,偷偷养大了一名没经过系统注册的孤儿,也就是蓝湛。

像平日一样,在7:23分的时候,通勤车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意味着魏无羡如果不能在三分钟之内离开家,那么他这个月的信用点将会扣除300点,这对仅仅用一个人的福利抚养两口人的小家庭而言,几乎算得上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了。
魏无羡匆匆抹了一把嘴边沾着的面包屑,扯起衣服转身就走。蓝湛站起身,却不可以送他到门口——通勤车上有电子眼,并且没有死角。
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的魏无羡看起来有点单薄,但很快被黑色的皮夹克遮掩了。
蓝湛在他打开门的前一瞬闪身躲在了厨房兼餐厅的墙后,他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垂,看起来简直乖巧地过分,等那毫无情调的门啪嗒一声关上,他便缓缓转过身,在魏无羡刚刚做过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在桌面上轻轻一抚,光键盘投射了出来,他的手指开始在键盘上跳跃,好似弹奏一首高雅的乐曲,桌面上两人份的食物中,完全没有人碰过的另一半变成了半透明,最后彻底消失,仅仅留下了模拟的食物香味。
蓝湛玩弄这个小把戏已经轻车熟路,他从保存盒里拿出乳白色的能量块,又小心翼翼地拿起被魏无羡咬得七零八落的半块面包,廉价的合成材料刀叉在他的手里似乎身价倍增,摇身一变成为了高级餐厅的稀有金属,他进食的姿势总是那么浑然天成地端庄优雅,和养育他的人风格截然相反。


魏无羡抵达修复室的时候,助理们正吵做一团,听上去是在争论几号零件的利用率高些。

M城的子机代号叫“Wendy”,它的性格被设定为独裁与惩治,却对这种富有创造性的争执十分推崇,因此,这样的情形经常在魏无羡的工作机构里出现。魏无羡不认为这是个好现象,也鲜少参与,缺乏数据和实验的支持令每一场争执都几乎等同于偷懒怠工,可他没有必要因为看破了这一点而站在人类的对立面。

他悄无声息地从争吵得面红耳赤的助理们身边穿过,拍了拍守在他实验室门口的机器人助手“PommeI”,道:“小苹果,你怎么又自动切成待机模式了?我不是让你测试完成之前必须时刻监测的吗?!”

PommeI,也就是小苹果耸了耸肩,鼻孔里发出不屑的喷气声,它从肚子上扯出一条投射屏,指着道:“36个电子眼,难道还不能满足你的‘全方位’要求?!”

魏无羡从皮夹克兜里掏出一个青色并且看起来硬邦邦的梨子,丢着玩。

小苹果的人工眼球瞪到了最大,视线紧紧跟着那枚梨子,它的大脑袋随着梨子的上下抛动一点一点,看起来又蠢又有点可爱。

这一台由魏无羡亲手从零件组装起来的机器人助手,性格是懒惰和倔强,对稀有农产品的热情超乎想象,口头禅是“愚蠢的人类”和老土的汽笛(它自认为是一种早已灭绝的四蹄生物的鸣叫)声。

小苹果道:“……梨、梨子?!真正的梨子?落叶乔木苹果亚科?”

魏无羡道:“没错,我种的,想要吗?”

魏无羡好不心虚地想着,我儿子种的,和我种的没区别。

小苹果尖叫一声,点头好似捣蒜。

魏无羡却一口咬掉了半个梨子,道:“不给!”

他转身就走,机器人助手发出难听的嗡嗡声紧紧跟在后头,道:“你不能这么小气!这个没有经过检测的农产品是违禁物,你该上缴!上缴!”

魏无羡道:“我的时刻监测。”

小苹果模拟出一阵老土的汽笛声以示不满,道:“你把它给我!我去还不行吗?!”

魏无羡道:“那可不行,除非你愿意接收一组编码。”

他亮出一段简单明了的编码,意思是“在小苹果按照魏无羡的指示百分之百完成实验之前,不可以对‘这颗梨’进行成分分析”,这果然令机器人更加气愤了。

小苹果道:“呸,小心眼的人类!”

它犹豫了很久,终于接收了这个在它看来十分丧权辱国的命令,于是它将那半颗梨子放进保鲜盒,双手捧着去实验室了。

打发走了聒噪的助手,魏无羡坐在工作台前叹了口气,在他浏览今天工作的同时,Wendy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道:“魏,你的编码就像艺术品,比机械写出来的多了人情味。”

魏无羡一挑眉,道:“早上好,Wendy,找我有事?”

Wendy道:“我发现你很喜欢用β式的命令,并且总是在偶数行加入一些复古的繁冗符号,是出于……对艺术的追求?”

魏无羡道:“想让我为您演奏复古风笛吗?今天的工作量有点够呛,或许下次……”

Wendy道:“好了,我永远欣赏不了你们人类的艺术。但这比其他方式更能缓解助手们的疲劳,下周四我会给你空出36分钟,开一个小小的演奏会吧,魏。”

魏无羡咬着果味凝胶,冲Wendy的虚拟形象眨了眨眼睛,道:“如果你愿意给演奏会付双倍的信用点数,那就再好不过了。”

Wendy闪烁了几秒,道:“不合理请求,驳回。” 




蓝湛的阅读速度非常快,仅仅用了一个小时,他就看完了事先下载好的中学教程。

接着他登入属于自己的独立终端,用魏无羡给的身份识别码进入了虚拟世界。作为一名刚刚踏入门槛的黑客,他还有点嫩,但胜在缜密慎重,也从来冒然闯入危险的地方。蓝湛点开超市,预订了下个月必须的能量块、蔬果、合成肉蛋白和一些简单的日用,接着,他在街边浏览了一会免费的滚动新闻,便走进事先选好的图书馆,开始今天份的阅读。

这是一座公开的市民图书馆,只有科普和技能资格考试类的书籍,不申请下载的话就不会在系统里留下任何记录。

他看似漫无目的的浏览,却是凭借着过目不忘的天赋迅速读完数十本书的某一个章节,再装作不感兴趣,把这些书一一归位。

他看起来和一个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挑选未来专业的应考生没什么不同,乖巧又安静,连维持秩序的人类图书管理员都忍不住上来搭讪。

蓝湛礼貌地拒绝了对方热情的推荐,随手选了两本机械相关的专业书,坐在窗边认真地从头看到尾。

虚拟世界的时间和真实世界同步,当夕阳将街道映照的处处橙黄,蓝湛向图书管理员道了别,退出终端之前,他用清理的小工具抹掉了所有的痕迹,最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这才彻底关闭了电源。

17:07分,蓝湛围上围裙开始准备晚餐。

天然肉类的价格昂贵得要命,即便是最为低廉的鸡肉,100g的点数也足够购买一百个既能饱腹又营养均衡的能量块,当然,能量块的味道十分寡淡,远比不上自然食物能够赋予味蕾的喜悦。

蓝湛精准地称量出200g,又拿出200g合成肉蛋白。经过六十分钟的腌制,控温碳火的烤炙,最后撒上烹炒至焦香的米花,这两个食材不同的鸡排,无论是外观还是香味,都没有了任何的区别。

或者说,除了蓝湛,没有任何人能分清它们的区别。

在他把鸡排摆盘端上桌的时候,门发出悦耳的滴滴声,紧接着保姆III号热情洋溢地说着“欢迎回来”,随着房主的回归,整个房间都亮起了温馨的暖光照明。蓝湛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还带着隔热手套和围裙,就被魏无羡一把抱住了。

蓝湛道:“欢迎回家。”

魏无羡道:“我回来啦!”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魏无羡深深嗅了一口蓝湛身上的香料味,惊喜道:“肉!你做了烤肉!”

他迫不及待地在餐桌前落座,看着蓝湛切出八分之一个柠檬,打算把柠檬汁洒在鸡排的表面。

魏无羡阻止了他,道:“现在还早,你先去洗个澡吧,不是不喜欢油烟味?我等你回来再吃。”

蓝湛看了魏无羡一眼,依言走进了浴室。

等他换上干净的家居服回道餐桌的时候,桌子上的鸡排早已被魏无羡切成了数十个小块,它们被平均地分成了两份,尽管毫无美感,但是分量足够平均。

魏无羡把柠檬汁全挤在了蓝湛的份里,又给自己那份倒入超量的辣味剂,以胜利者的姿态像对方挑了挑单边眉毛,看上去得意极了。

 

后续点我

评论 ( 9 )
热度 ( 64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