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番外1·下)

。◕‿◕。

嘘——
圣诞节快乐

一个暗戳戳小号:

5k/cheche

小号发不要关注

※双学霸,校园pa

========

魏无羡的鬼点子总是多得很,说干就干,爪机摸出来,该用的APP一个个点开。

订花?俗气。

烛光晚餐?蜡烛……算了,不堪回首,pass。

蛋糕可以订一个。

上面写什么?还用问吗,一不做二不休,当然是把最想写的那句【二哥哥,我的!】给安排上。

之前没好,临时改句子闹了大笑话,这回必须讨回本。

“我的”给二哥哥吃,我吃“二哥哥”。

嘿。

然后是……

外头估计没地方,下午蓝忘机忙,他可是没课没事有时间,先买了装饰回去布置房间,再买好菜做好饭……或者点好外卖洗刷干净等蓝忘机回来,捧着蛋糕迎接他……然后就可以……最好可以……来点不能文字描述的内容。

完美的平安夜。

魏无羡脑补着美好的画面,不留神视野里探入一只手,抽走了手机,曲指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低声道:“好好听课。”

魏无羡:“……”

蓝助教点了关机,把没收的手机放进外衣兜,道:“下课还你。”

魏无羡挤眉弄眼比口型道:“不是,等等,我还没……”

有人举手提问,铁面无私的蓝助教微微摆手,扔下他,转身走向教室另一边。

魏无羡:“……下单。”

好吧。

魏无羡撇撇嘴,无可奈何,可蓝忘机若不这么做,也就不是他熟知的那个蓝忘机了。

临近期末,江枫眠课上划了几个重点,魏无羡看着画出的重点心里大乐。江教授不愧是最宠学生的教授之一,难度大的都不在范围内,只要上课好好听讲,不可能考不过。

捱到午休,魏无羡尾随蓝忘机潜入教工食堂,讨回手机顺带混了一顿两荤两素教工营养餐。逆着人流去小超市采购,和热闹得堪比闹市中心的出校方向相比,小超市简直冷清得过分了。沾了尘土的圣诞树挂着孤零零的红盒子黄星星,牌子上歪歪扭扭的一行“圣诞节蛋高9.9折”——还在微妙的地方写错了字。

魏无羡照着记忆补充了几样食材,寄放在收银处之后就直扑“节庆用具”一隅。

一下午的时间,忙事情的话总是一眨眼就过完了。魏无羡在黑兔子沙发上打了个滚,点开微信,先给蓝忘机发了条问什么时候回来的消息,等回复的间歇,照例点开了发小群。

【陈情一曲定乾坤】生蛋快乐鸽鸽们,你们有人约吗有约人吗有人一起过节吗?

【鬼呀】约你妹老子在荒郊野岭画画呢晚上还得补作业!

【AAAAAS】好好画你的画别把手冻掉了

【鬼呀】冷死老子了

【陈情一曲定乾坤】没有对不对没有对吧,就知道你们没有

【陈情一曲定乾坤】有你们肯定也不敢说出来

【陈情一曲定乾坤】毕竟快高考了嘛

【陈情一曲定乾坤】但

【陈情一曲定乾坤】我敢

【AAAAAS】……

【AAAAAS】不好的预感……

【鬼呀】不好的预感……

【紫電の菰漃】你还有脸来现!

【紫電の菰漃】你宿舍那破网把我坑惨了!

【紫電の菰漃】第二天还特么重感冒!

【陈情一曲定乾坤】可我有媳妇了

陈情一曲定乾坤被紫電の菰漃请出了群。

魏无羡:“……”

行吧,不跟高考生计较。

蓝忘机还没回信,不知是不是被学生绊住了。反倒是江澄的私聊消息先到了:

【紫電の菰漃】上次那个破蜡烛你也能成?啥情况?那姑娘眼睛不好吧?

【陈情一曲定乾坤】我谢谢你帮忙买东西摆东西,但成不成跟你没关系。是我长得帅。

【紫電の菰漃】拉黑了,再见。

【陈情一曲定乾坤】高岭之花,小龙女那种级别的大美人

【陈情一曲定乾坤】连名字也是高山流水那样的仙人气质,反正人已经被我定了,羡慕吧?羡慕也没用,拉黑也没用。

【紫電の菰漃】艹

【紫電の菰漃】语音消息(10秒)

【紫電の菰漃】会用成语吗你,还高山流水!

魏无羡猜得到必然不是什么好话,根本不屑点开,果断发语音对呛:

“老子忙着呢还得哄媳妇陪媳妇过节,媳妇知道吗,我——媳——妇——”

他喊得正高兴,猝不及防耳边一抹低沉的嗓音,道:“谁是媳妇?”

魏无羡手一抖,语音消息便发出去了。

他一回头,蓝忘机的气息刚好拂过面庞,距离近得很,近到稍微换一个角度,就能碰到那根根分明的长睫毛,一下子排空了脑海里的其他念头。

魏无羡下意识吞咽了一下,道:“怎……怎么这么早?”

蓝忘机周一很忙,白天六节课,晚上还有实验,就算紧赶慢赶至少也要八点后才回得来,可现在明明刚过五点。

蓝忘机:“调了。”

魏无羡:“调课了?”

蓝忘机:“嗯。”

调!课!了!

能让出勤率几近完美且严格自律的蓝忘机请假兼调课,还有比这更棒的圣诞节礼物吗?!

魏无羡嗷了一嗓子把蓝忘机扑倒了。

大兔子沙发足够柔软,又叠了两层,足够厚实,蓝忘机只在练琴时端坐,很少像魏无羡那么随性地平躺,现在被魏无羡压进绵软的黑色绒毛之间,发型微乱,瓷白的皮肤对比鲜明,实可谓楚楚俊俏,秀色可餐。

魏无羡:“那、那你晚上不用去实验室了?!”

蓝忘机:“不去。”

魏无羡:“那实验进度……”

蓝忘机:“赶得及。”

魏无羡:“我没课的时候去帮你一起赶进度?”

蓝忘机:“好。”

魏无羡呼吸都要凝滞了,双眼亮闪闪直勾勾地盯着蓝忘机,道:

“所以……”

“那个……”

“能不能……”

后腰被轻轻地捏了一下,是靠近尾椎和臀部的位置。

魏无羡像被火燎了似的跳起来,往卧室跑,道:“你等等,你躺着别动!注意左手!”他跑了两步,又退回来,把漏掉的纸袋也一并拎进去,“砰”地一声关了门。

窸窣一会,他隔着门问:“蓝湛,你还躺着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你你……你先起来,来门口站一下。”

魏无羡:“站好了吗?站好了就敲敲门。”

咚咚咚。

不多不少,刚好三下。

卧室门随之开了一条小小的细缝,隐约能窥见门后闪过一片火红。

接着,魏无羡只探出头,笑吟吟地说出盘算已久的台词,道:

“宝贝儿,欢迎回家,辛苦了,是要先洗澡、先吃饭、还是先……”

他把门完全打开,现出完整的模样。


后续链接


点我


评论 ( 14 )
热度 ( 1185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