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忘羡】论议长夫人行为分析报告的可行性

一个先婚后爱的脑洞大纲。


说帝国议长蓝忘机政治联姻,嫁过来的是邻国的小王子魏无羡。
蓝忘机政务繁忙,虽然以礼相待,但对名义上的伴侣保持距离,简单说就是不理不睬。
小王子行事高调,性格活泼,虽然在法定结婚证上标注的双方是平等,互为配偶,但凭着必须常驻帝国首都这一个附加条件,其实也差不多相当于“嫁”过来了。
但是魏无羡不在乎,该上学上学(才十八还在读书),该学习学习,跟同学迅速打成一片,时不时还调皮捣蛋搞事情。
圣诞节前的结业晚会,他和小伙伴搞了一场盛大的烟火秀,效果很好,结果不太好,礼堂用于存放烟火的小仓库失火炸了。
教授一怒之下请家长,魏无羡的家长(户主)是蓝忘机,于是信息就发给了蓝忘机的秘书。
首席秘书匆匆从议会赶到学校,被教授和校长痛骂了一顿,赔钱之外,还让魏无羡停学一个月。秘书很无奈,把魏无羡带回家,安排保镖仆人好好照顾又赶回去加班。

蓝忘机忙到一个段落,才从首席秘书那知道了这件事。回到家一看,本该在家“好好反省”的魏无羡,正美滋滋一口酒一刷子油漆,在蓝宅的内墙上涂鸦。
秘书气得差点骂出声,蓝忘机退了两步,从门内退到门外,道:“去别庄。”

于是这种日子过了两三年。魏无羡生日,蓝忘机忙着大选,魏无羡毕业典礼,蓝忘机出境访问,魏无羡闯祸,首席秘书跟着赔钱赔笑脸,蓝忘机忙着加班,到了魏无羡二十二岁,到自由婚龄了,硬闯进蓝忘机的办公室,把一张离婚申请拍在办公桌上。

魏无羡:离婚。
蓝忘机:……

首席秘书急的头发都白了,跑上来劝,说,小祖宗啊,蓝议长对你不好吗,一年四次礼物,圣诞节新年一起吃饭,你的所有开销费用从来没有短缺过。
魏无羡看也不看秘书一眼,问蓝忘机:四份礼物?生日,结婚纪念日,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情人节,对不对?但是我想问问你,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你记得吗?
蓝忘机:是圣诞节的前一周,12月18日。
魏无羡冷笑道:不对。
蓝忘机:不对?
魏无羡:那你知道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早上几点起,晚上几点睡,最近做什么了吗?
蓝忘机:喜甜厌辣,六点起十点息。
魏无羡:完全错了。
蓝忘机默默看了一眼首席秘书官。
首席秘书拼命使眼色。
魏无羡:担负我所有的开销?我是L国的小王子,我有自己的封地自己的产业,你们完全不用承担我的开销。更何况联姻还有附加条款,你们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所以,蓝忘机,我不欠你的,签了字,我们两清,附加条款除了限制我自由的之外其他延续。你当你的政治家,我要回我的领地去了。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避开魏无羡的视线,垂下眼睑,道:不行。
魏无羡:什么?不行?!什么意思?!
蓝忘机:不离。
魏无羡绕来绕去,一脚踹翻椅子,道:这事儿你说了不算。
蓝忘机:算。稍等。
尊贵的议长大人把工作简单收尾,告一段落后带魏无羡去旋转餐厅吃饭,照着首席秘书提供的“议长夫人行为研究报告”点了一桌菜。
清清淡淡一片清汤寡水。
魏无羡随意吃了两口就扔了刀叉,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蓝忘机:我在反省。
魏无羡:……啊?
蓝忘机:明天我传一份新的日程表给你,以一年为限,若还不行,我签。
魏无羡撇撇嘴,道:什么意思?你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挽留我?那可不行,至少今天的这顿饭我打差评,难吃,非常难吃。
蓝忘机有点疑惑,明明是照着魏无羡的口味点的,于是他干脆把菜单递给正主。

第二天,魏无羡收到日程表,差点笑死。
每周至少一起吃三顿晚餐,相处时间不少于8小时,
每月至少约会两次,每次不低于半天,
每三个月外出旅行一次,提供境内境外至少三个候选地。

魏无羡想,这是搞对象还是上班打卡啊,比四个纪念日的礼物还好笑。蓝忘机是议长,天天忙得要命,听说每天睡不到六小时,怎么可能有时间做这些事,于是干脆地回了条“知道了”。

他以为不可能。
第一周,蓝忘机周二四五一起吃了晚餐。
第二周,一二五吃晚餐,周六约会打了桥牌,
第三周,四五六晚餐,第四周,二五六,周日约会骑马。
如此反复,蓝忘机竟然在认真地履行约定。

某次约会(看电影)途中,蓝忘机累得睡着了。魏无羡没打扰,反而把肩膀借出去让蓝忘机睡得更舒服了些。半个月后再约,魏无羡就说犯懒不想出门,在书房看书消磨时间当约会,并明确地说,蓝忘机可以带政务过来处理。
一来二去,蓝忘机渐渐习惯了把政务带回宅邸处理,魏无羡也会把最近捣鼓的小玩意展示给蓝忘机看。

10月31日,魏无羡收到了数年来第一个正确日期的生日礼物。
作为还礼,他把最新研发的改良技术送给了蓝忘机。
圣诞节的时候,蓝忘机亲手烤了一张超辣披萨,又和魏无羡一起在花园里堆了两个雪人,一个围着黑色围巾,一个围着白色。

第二年,蓝忘机把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还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笑嘻嘻地把两张纸锁进保险柜深处,再也没拿出来过。

评论 ( 58 )
热度 ( 1905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