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45

※双学霸,校园pa

※副本进行时

本章概要:┏ (゜ω゜)=☞揍你!

双更2/2

前篇: 44

======

这些异乎寻常的神秘动物,鲜少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的面前,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们,在巨大的雷鸟面前也晃了一下神。

趁着这个档口,藏色色蹭蹭跳上了雷鸟后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魏长泽站在楼梯上,迅速把一堆零件组成一套不知名设备,迎着风,慢悠悠道:“我警告你们啊,谁也不许当众打鸟啊。这只可是比顶级保护动物更珍惜的品种,受个伤掉根毛就能告到你们倾家荡产,运气差还得蹲一辈子单人间,啧,免费附带铁栏杆的那种唷!”

几百米外的越野车漂移而至,第一个跳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白色狩猎服的蓝忘机。

娘飞了,爹正忙着布置陷阱,茫然无事可做魏无羡一见到蓝忘机,“嗷”地一声扑了上去,道:“蓝湛蓝湛蓝湛!你来接我吗?!”

魏无羡冲势猛,蓝忘机单臂没捞稳,向后错身半步,背倚着车门才定住。他把护目镜往下移开了些,上下打量了一番魏无羡,道:“没受伤?”

那双眼睛恢复成了原本浅淡的琉璃色,色泽像初见面时同样的冷冷淡淡,可距离这么近,魏无羡竟看懂了蕴浮在平静表面之下的那重微澜,心里绒绒的,又软又暖,便抬手把蓝忘机的护目镜又推了上去,道:“行了,干活了,开工!给我爸数据支持!”

蓝忘机默默拿出平板,把三角定位的数据给魏无羡看。

【坐标735:9172.54】

【误差值:±10m】

魏无羡嘀咕着“这坐标怎么有点眼熟”,翻出身上的定位仪,坐标:735:9172.54。

735:9172.54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等等?!

他眼前倏然闪过几丛画面。

那是两张印着简短字句和胸像图的小卡片,上面标注的失踪地点,正是735:9172.54!

那是抵达达拉斯当天,聂明玦给他和蓝湛看过的两张信息卡!

是魏长泽和藏色色的“失踪坐标”!

而三角定位,定位的是“神秘动物”的方位。

那岂不就意味着……

意味着?!

 

如果说雷鸟的体型遮天蔽日,那么,一百头雷鸟大约能和勉强一头NorwegianRidgeback(挪威脊背龙)的体型抗衡。

庞大而漫长的龙脊一直蔓延到接近地平线,足足有三分之一躯体长的尾巴盘卷着,搅出一片零散的碎云。它脊背上的黑玉色脊隆像山脉一般高耸,地面上的人仰起头,无法看全完整的龙翼。巨龙发出无声的长嘶,没有人听得见它的叫声,可奇怪的是,所有的仪器,所有的车窗,都同时发出了高频率的共振。仪表上的指针疯狂地转圈,数据也变成一团絮乱,等龙停止了叫声,车窗同时轰然碎裂,碎玻璃哗啦啦地四处飘洒,离车近的所有人都仿佛置身在弹雨之下。

这不科学!

蓝忘机护着魏无羡就地一滚,躲开了绝大多数飞溅的碎玻璃。

——这完全不是钢化玻璃碎裂产生的性状!一定是脊背龙用共振改变了分子结构!

恐慌已经开始蔓延,看到天空异状的人纷纷发出恐惧的尖叫,四散奔逃,幸而停机坪场地够大,不至于发生踩踏。

魏无羡冲举着枪械向天空射击的特种兵喊道:“都躲开!退远点!!不要惹怒它!都去疏散普通人!”

在兵荒马乱之中,一旦有人发出了准确的命令,训练有素的士兵就会下意识遵从。特种兵们停止了射击,转为与机场的安保队伍汇合。魏无羡当机立断,接驳指挥中枢,发出了尽可能疏散要求的同时,命令对方给予各方面的配合。

事已至此,再将魏氏一家捂回隔离间已经不现实了,果然如魏无羡设想的一样,对方很快同意了要求,并且立即行动了起来。

地面的骚乱逐渐平息。

同时,悠扬的龙笛也渐渐响起。那是一曲悠远而宁静的乐曲,像冬日的初雪一般,从天空中纷纷扬扬洒落地面,每一个音符都像细碎的雪花,落地的声响轻盈翩然,时隐时现,断断续续,却让听到的人忍不住心驰神往,侧耳静听。

连龙也不例外。

巨龙收拢了呲出的尖牙,好奇地注视着半空中的雷鸟。

蓝忘机拿出随身携带的琴弦,一头绷在车门把手上,调了两下弦品,琴声随之响起,毫不突兀地汇入了龙笛的乐曲之中。下一个小节,魏无羡吹着口哨也一起加入了合奏。他不止要合奏,发送信息的手指也一点也没有停歇,噼里啪啦打出一串发送给指挥中枢的命令。

几分钟后,合奏曲通过他手中的通话器传至指挥中枢,再经由中枢投放至机场的外放扩音器。

魏长泽正指挥着聂明玦的小分队布置捕龙网,冲着通讯器叫道:“还能再大声点吗?!再大点!!”

魏无羡离得不远,听到了立刻打字回道:“不能!他们听不到!音频全切给我了!”

打出来的字被智能机器人认读,以十分siri的口吻念给了通讯频道里的每一个成员。

魏长泽把碗口粗的长绳子抛向聂明玦,订好材料桩,又回头吼道:“那你怎么跟中枢联系?!”

魏无羡吹着口哨继续打字道:“发短信——!”

魏长泽:“不要折磨中老年人——!你让他们再大点声!”

魏无羡手口并用,忙出了一头汗,打字发完消息,整个机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而脊背龙已经完全沉浸在乐曲中了,由于暴怒而涨大的身躯渐渐收拢,变小,并且一点点靠近了乐曲声最响亮的地方。

它拍打了一下翅膀,向雷鸟的高度降低了些,龙头与雷鸟保持在差不多的高度,又转过脖子,十分难受地吐了几下舌头。

龙笛毫无停歇,一直持续着,乐曲经由首乐章的“安抚”,第二乐章的“宁静”,迈向第三乐章的“凝神”。

蓝忘机神色肃穆,不用分神打字的魏无羡也不敢有半点懈怠。这不是校内演出,一旦吹错一个音符,就会在扩音器的加持下被放大十倍百倍,更有可能导致抓捕行动失败。他悄悄地向蓝忘机又靠近了一些,像是为了更清晰的收音效果似的,让通话器置于“琴弦”和他的口哨之间。

魏无羡抬起头,果不其然地撞上了那个视线,便趁着音节间的停顿快速翘起了嘴角,给了对方一闪即逝的笑容。

蓝忘机垂下眼帘,眼眸被纤长而浓密的睫毛遮去了一瞬,但很快又睁开了,其中的情绪竟再清楚不过,再浓烈不过,并且不止如此,就像魏无羡无数次向他做过的那样,他也轻轻地,飞快地,冲着魏无羡,眨了一下右眼。

========

嗯……

写的比较急,完结一起修吧,恳请小伙伴帮忙捉虫。

周末上课更不了,下周见。

评论 ( 23 )
热度 ( 541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