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42

※双学霸,校园pa

※副本进行时

修完文啦,回来更新啦!

========

说明会进行了足足45分钟。

除了因为魏无羡动作略大,被特种兵打断的那一点小插曲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很顺利。

交接给姑苏捕猎队的资料都是电子档,特别调查组紧急筛查过了,只有数据、图形,文字被压缩到了最简,几乎完全切断了借机传递信息的可能性。

结束后,魏无羡把“蓝曦臣”一行人送到会议室的门口,道:“蓝所长慢走。虽说我不知道这玩意是个什么‘物种’,但体积和迎风受力面积都是算得出来的。”

温教授咳嗽了一声。

魏无羡停下来,瞥着他笑嘻嘻地道:“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知道,但是还有一条没写进报告的关于路线的提示,由于缺乏数据支持,所以只能作为口头建议,这个种能说的吧?”

温教授:“对预测路线有帮助的话,可以。”

魏无羡:“好。”他又回过头,对“蓝曦臣”道:“它喜欢在贵金属含量高的地方筑巢。”

“蓝曦臣”点了一下头,言简意赅道:“收到。”

魏无羡举起双手,冲说明会上压制过他的特种兵道:“来,这位大哥,我裤兜里有一枚贵金属样品,一枚古代钱币,你帮我拿给蓝所长。”

特种兵的第一个反应是想用枪托砸,但魏无羡完全是标准的投降姿势,一脸“你看我够不够标准配合”的神情,更何况这是“专家”的亲儿子,不是犯人,他手里的枪托晃了一下,只好再次向“管事儿的”温教授求助。

温教授:“什么古钱币?”

魏无羡:“巴斯帝国印信钱的复制品,你来拿也一样,反正都要检查过才能给呗。”

温教授:“捕猎队自己可以找。”

魏无羡:“别别别,这可完全不一样。纯金纯银的钱币我相信你们要多少就能筹备来多少,可最符合‘那家伙’口味的0.3254:1比值的金属体就不一定了,这个钱币复制品的比值最为接近,市面只发行过666枚,有现成的为什么不直接拿来用?!”

温教授有些愠怒地从魏无羡口袋里掏出钱币,道:“那你在会议上为什么不说?!”

魏无羡耸肩,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没有数据支持,只能作为参考意见。你们特别调查组要求我,‘不许在说明会上说任何与数据无关的言论’,你看,我只不过动作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这位大哥就动手了,我哪儿敢多说一个字呀,到现在手腕还疼着呢!”

他一边这么说,一边十分哀愁地垂头揉手腕。

温教授翻来覆去仔细查看了半晌古钱币,上面只印了“Bath Dynasty”、铸币编号、时间几个字样,便示意一个黑西装拿仪器来监测。

等魏无羡振振有词的理论完了,他才道:“以他人之矛攻他人之盾,这一招你用的不错,但是,我凭什么要接受这个建议呢?”

魏无羡更加理直气壮道:“你接不接受都不重要,这事儿得让捕猎队做决定,”他又一次转向“蓝曦臣”,道,“蓝所长,你怎么看?”

“蓝曦臣”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道:“准备越充分越好。”

黑西装去而复返,低声对温教授说了一句“没有问题”,温教授这才将信将疑地把钱币递了过去。

“蓝曦臣”示意副手接过钱币,转身便走。

魏无羡在后面跳着脚挥手,道:“这可是我妈的宝贝收藏品,用完别扔了,记得还回来!”

大胡子爽朗的大笑,回头冲他挥了挥手,对另一名副队嘀咕道:“小兄弟还挺抠门嘿!”

 

一行人在特种兵的“护送”下离开航站楼,上车,从特殊通道开出机场。

蓝忘机摘下平光镜,随手放进装备箱,拿起“古钱币”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道:“停车。”

山姆:“啊?”

开车的是伪装成“蓝曦臣副手”的年轻人,从清河救援组拨过来的新进救援员,闻言把越野车靠边停下,道:“我跟队长联络一下?”

蓝忘机:“嗯。突入暂缓,不必强攻了。”

山姆一听,顿时叫了起来,道:“为什么暂缓?!小羡还被扣在里面,登机口不也还没……”

救援员埋头发信息,随口道:“哎呀,魏小弟这不是没事嘛,他爸妈也都没事。把人捞出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尽量别跟地头蛇起冲突嘛,省得引发国际麻烦。”

山姆:“啊?!你怎么知道……咦?小羡他……”

救援员:“他说,‘妈的宝贝收藏品’。”

山姆:“你怎么骂人呢?!”

救援员:“……”

蓝忘机:“他和他母亲在一起。”

山姆愣了半天,恍然大悟,拍腿道:“对呀!我怎么没反应过来呢!小羡既然拿着藏先生(※注1)贴身携带的古钱币,那不就意味着他们母子俩已经见着面了吗?!我真是一根筋没转过来!!抱歉啊小弟!嘿,你姓什么?”

救援员:“我姓玉。”

山姆:“……Sexuality?”

救援员点完发出键,缓缓抬头,盯着山姆默然无语。

蓝忘机:“……”

车内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在四只眼睛的注目下,山姆艰难地捋了一把胡子,道:“开个玩笑嘛开个玩笑!这狗屁鬼佬调查组到底在想什么,还专家,还排查情报,还遮遮掩掩不直说,光看数据就知道一定是头Dragon(龙)。”

这下换救援员瞠目结舌了,他结结巴巴道:“Dr、Dragon?!”

蓝忘机:“是NorwegianRidgeback(注:挪威脊背龙)。”

山姆:“成年的,不排除是头变异种。”

救援员:“我……我跟头儿再联络一下。”

山姆:“直接打电话吧,你发消息太慢了!翻什么密讯啊一点效率也没有?太折腾了让我来!”

救援员:“特别调查处有监听器械!你不在的话咱们的专用电台频道没加密不能直接用啊!”

山姆劈手去夺他胸前别着的通话器,道:“你一根筋吗,频道不能加密说话加密不就行了?让他们听不懂不也是一样的效果……”

这时,蓝忘机冷冷道:“嘘,安静!”

两人顿时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这是出发前聂明玦特地交代的,潜入接触行动,由假扮成蓝曦臣的蓝忘机全权指挥,聂明玦不在的情况下,以蓝忘机的命令为准。

车内再次静了下来。

没了说话声,伴随着发动机细小的嗡鸣声,依稀有什么东西自外向内敲打着车底。

一下,两下,啪嗒,咔哒。

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响亮。

当蓝忘机把古钱币凑近发声位置时,敲击声立刻变得更快更激烈了。

山姆眉开眼笑地拉开车门,一个灰黑色的小动物“嗖”地扑进了蓝忘机的怀里,叼走了那枚古钱币。

救援员:“哇——”

山姆:“小鸭梨,到叔叔这儿来。”

“小鸭梨”有着一身灰黑色的绒毛,四肢短小带蹼,鼻吻很长,是浅浅的嫩黄——和鸭梨颜色相差无几,大约也正是它名字的来历。它有点像鸭嘴兽。但车里坐着的都是神秘动物的关系者,即便是新人救援员,也一眼认出来了,这是一只大名鼎鼎“嗅嗅”(Niffler)。

========

※注1:藏先生:先生,对顶尖神秘动物猎人的尊称。

评论 ( 11 )
热度 ( 461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