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41

※双学霸,校园pa


※副本进行时

========


魏氏夫妇的隔离实验室面积不大,但是五脏俱全。所有要求都会被尽快满足,吃喝日用,实验器材,唯一不便之处就是……只能进不能出,任何跟数据资料沾上边的,哪怕是只言片语,也只能向达拉斯官方的“特别调查小组”单方面输出。

尽管有休息间和床,但魏无羡根本没时间沾床边。营救行动必须争分夺秒,每晚一秒,航班上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魏长泽和藏色色毫不犹豫把推算的活计全甩给了魏无羡,于是,从聂明玦的指挥车上下来,到突入隔离区,相差不到三小时,他又重操旧业干回了老本行。公式数据,推导运算,一整晚过去,从天没黑一直算到快过午,饶是魏无羡再怎么钟爱推演,也实在头昏脑涨算不下去了。

他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去泡杯咖啡,却见自家老爹一条腿挂在椅背上,一手漫不经心地在绘图屏上描摹,还有闲暇空出一只手,给他母亲大人锤肩。而他的母亲大人神色正木然地盯着控制台屏幕,直到呼叫铃响起来才一个激灵站起来道:“喂喂喂喂,确定是T线反应?知道了,照片同步过来。不行,没条件?不行也得行,挂了。”

藏色色打了个哈欠,眼角余光瞄到魏无羡,冲着他的方向虚虚一抓,道:“给我杯纯黑……加一勺蜂蜜。”

魏无羡心道,感情刚才这是睡着了啊,照着吩咐给自家娘亲泡好咖啡端过去,道:“不加奶油吗?”

藏色色:“减肥。”

魏无羡:“妈你身材够好了,不用减。”

藏色色:“谢谢恭维,下次再真诚点儿。”

这时,防爆门滴滴响了一声,有人来访。魏无羡端着咖啡迎到出入口,不是别人,还是送他进来的温教授。他顿时脸往下一沉,语气很差地道:“你来干什么?”

魏无羡映在玻璃上的影子有些憔悴,温教授并不比他好多少,也同样顶着一对黑眼圈,叹了口气道:“叫你爸妈过来。”

魏无羡挡着通道,道:“忙,没空。”

温教授:“喔,那你就是来度假的?”

魏无羡一摊手,道:“我当然想度假,你这个接待标准我给负一百万分。”

温教授:“小鬼,昨天你大闹航站楼,造成那么大的骚动,特别调查小组完全有权利把你当场击毙。要不是我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从中斡旋,还帮你申请特批进来,你又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阻拦我?”

魏无羡:“那我还真得谢谢您的‘全力配合’营救了呢。”

温教授:“让开。”

魏无羡:“不让。有事说事,没事不送,忙。”

温教授:“最后警告你一次,让开,否则特别调查组再来,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魏无羡耸耸肩,道:“我实在不明白,我爸我妈明明跟你合伙开研究所这么久了,为什么你会作为对立面来传话?那什么调查组……有你家亲戚?”

魏长泽的隔着半面隔墙喊道:“小羡,不要耽误你休息,让老温说正事。”

他说着从里面转出来,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对温教授道:“什么事?”

魏无羡撇撇嘴退开,却听温教授道:“确定是Dra……咳”,他看了魏无羡一眼,改口道,“……是‘那个东西’了?你有多少把握?”

魏长泽:“基本确定。”

温教授:“我不追究你这和个不够准确的定语,现在‘捕猎队’的负责人到了,把你们推测出来的行动路线给我。”

捕猎队!

当跟“神秘动物”有关的各类事件发生时,负责人便会向有能力“捕猎”的组织或者个人申请援助。藏色色也好魏长泽也好,在拍摄纪录片的过程中若偶遇类似事件,就会顺手帮忙解决。但这一次的状况超出了想象,所以邀请一支“捕猎队”出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闻言,藏色色也丢下控制台走了过来,道:“哪支队伍?”

温教授:“这里的捕猎队规模不够,我向BAM、HZWW,Durmstrang In.、清河、姑苏、LHW发了求援,没想到姑苏来得这么快。”

藏色色:“好。小羡,去汇总,跟你温叔叔走一趟,把你推演出来的路线交给救援队。”

温教授脸色一变,道:“不行。你们不能和外界接触,结果给我。”

藏色色歪着头,斜睨着他不说话,两人身高明明相差许多,气势竟势均力敌。她冷笑道:“我儿子昨晚上刚到,你连‘那东西’是什么都没告诉他,你在怕什么?”

温教授丝毫不让步,道:“结果给我。”

藏色色:“没有结果。”

温教授:“你们折腾了两天!什么仪器没提供?什么信息没给你们,现在跟我说没结果?!”

藏色色:“数据都是我儿子算出来的,他不去,当然就没有结果。”

温教授迅速踱了几步,脸色铁青,道:“为什么你一定要让他去?特别调查组已经对我提出了质疑,再找不到航班,所有人都会受牵连!我不介意放弃一个小小的研究机构,可对你们来说……”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言外之意却再明显不过了。

温氏财团不排除割肉止损,舍弃夷陵研究院的可能性,甚至有可能把研究院推出来当替罪羊。

魏无羡听得咬牙切齿,一拳砸在桌子上。

藏色色不怒反笑,伸手就去摸腿上的匕首袋——当然那里是空的,隔离之前早已经被收走了。

魏长泽拦住妻子,笑眯眯地道:“我和色色也就算了,小羡可不是当事人。他既不知道你们怕泄露的核心情报,计算和推导的部分又的确是他独立完成的,是最合适的交接人选。你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长辈了,他的能力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

温教授神色稍缓,踯躅道:“……我考虑一下。”

推算神秘动物的逃窜轨迹十分繁琐,体型,生态习性,温湿度,风向,甚至于云层都有可能让结果产生变化,相对的,一个推算结果也往往需要辅助大量的解释说明,时间紧迫,由推算者亲自说明显然最有效率。

藏色色立刻领会了魏长泽的以退为进,也跟着道:“随你考虑,只是,‘那东西’的飞行路线会不会改变,捕猎队等不等得及,可就和我们无关了。”

温教授斟酌再三,以他所掌握的情况,姑苏与夷陵并没有太多私交,即便有,交接的全程都在特别调查组的严密监视下,魏无羡这样的小鬼,即便运算能力再优秀,也很难在众目睽睽下传出机要情报。

也与他的目的不冲突。

于是他向通讯器低声说了几句,又冲拷贝好资料的魏无羡道:“走啊!还愣什么!”

魏无羡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背着手,大摇大摆地率先走了隔离实验室。

却听身后藏色色呸道:“狐假虎威!”

温教授脚步一顿,停住了,慢慢回过头,道:“藏女士,我建议你还是多管一管儿子,随便处置股权可不是个好习惯。”

 

航站楼贵宾室·会客厅(改装)。

云深的制服主色调是纯白色,捕猎队也一样,只在侧缝袖口处绣着极浅的淡蓝细条作为区分。领队是标配的三个人,一名队长,两名副队,带队的竟然是研究所的主负责人蓝曦臣。

在特种兵/黑西装的团团包围下,温教授带着魏无羡在云深捕猎队的对面落座。略过自我介绍,魏无羡单刀直入,直接开始所得路线上的变量。

为了只管,整张会议桌上都打满了地图投影,一条折线横亘其上。说到最后一个数据时,距离有些远,魏无羡不得不伸长手臂去指点。站在他身后的两名特种兵立刻调转枪口,反扭双手制住了他,厉声道:“不许动!不许有可疑行为!”

蓝曦臣曲指猛地扣了一下桌面。

坐在他身后的一名副队笑了一声,讽刺道:“不听路线说明,你们是打算丢骰子,再‘亲自’去捕猎吗?”

另一边的大胡子副队接话道:“呵呵,武力压制真了不起。咱们不如打道回府?”

温教授摆手,特种兵敢怒不敢言地放开了魏无羡。

蓝曦臣那双深色的眼珠又黑又深邃,一抹不悦极快地闪过。好巧不巧,被刚刚抬起头的魏无羡捕捉到了,极快地冲他眨了一下右眼。

“蓝曦臣”推了一下无框眼镜,不露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魏无羡却笑了起来。

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二哥哥,你来了。】

 

========

迅速推一下剧情,周末还是更不了,
希望下周能顺利完结正篇。
反正……二哥哥还是出来了一下下的(。


评论 ( 22 )
热度 ( 689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