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38

※双学霸,校园pa

※副本进行时

========

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救援组组长波澜不惊,十分领导范儿地摆了一下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才道:“无可奉告。”

魏无羡:“……”

ACE:“……”

山姆:“……”

魏无羡:“等等……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嘶——总觉得有点眼熟。”

组长:“你是魏无羡?”他从衣兜里掏出几张资料卡,挑出两张丢给魏无羡,又道,“现在看,看完还我,目前掌握的情报都在上面。”

魏无羡一头雾水,拿起来一看,巴掌大的卡片上各有一张证件照似的小头像,边上写满蝇头小字,但又和手写卡纸手感不太一样,要略厚一些。

 

藏色色

道门传人/Lv./散人

女/S级猎人/非魔

于20xx年12月17日02:16于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B62坐标1735:9172.54(±10km)失踪

存活可能:中(评估值)

线索:

  1. 神秘动物反应
  2. 行李箱仪器组
  3. 咖啡杯/咖啡渍

 

魏长泽

纪录导演/男/B级猎人/非魔

于20xx年12月17日02:16于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B62坐标1735:9172.54(±10km)失踪

存活可能:未知(评估值)

线索:

  1. 袖口布片(附布料分析)
  2. 脚印
  3. 监视录像片段

 

寥寥几句话,不需要多长时间魏无羡就看完了。文字内容太过精简,疑问不减反增。况且,这位“组长大哥”既然单独拿给他一个人看了,显然是还不能信任在场的每一个人。所以即便他当场询问,也不一定能得到准确的回复。魏无羡只好把问题全憋在心里,正打算将卡片物归原主,“组长大哥”伸出手,在其中一张卡面上轻轻划了一下,卡片上的字样随着这轻描淡写的动作发生了变化。原本的字样仿佛融化一般散去再重组,拼出了新的内容。

魏无羡:“!!”

这是什么黑科技?!

超薄款电子本吗?

拼出来的是几张图片,颜色单一,也只有几组数据。内行看门道,魏无羡立刻就看懂了,这是测定神秘动物反应的仪表数据,一般来说,是用磁场、魔力反应两种仪器共同比对进行测定,卡面上显示的,正是不同标的、同一时间测试的数据。

三角定位法!

魏无羡在心里飞快演算,右手下意识在虚空比划点写,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在没有辅助工具的时候,虚空写算式也能辅助他快速得到结论。他心算出结果的同时,身边有人先他一步报出了同样的答案:

“1767:9177。”

是蓝忘机。

魏无羡与他对视一眼,又补充道:“对,是这里,误差在0.3-1个单位。”

“组长大哥”怔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往下看。”

再翻过一页,则是一段黑白色的小视频,应该是机场的监视录像,两只十分眼熟的行李箱被传送带送上拖车。

魏无羡:“等等……这一段能暂停慢放倒放吗?”

“组长大哥”十分无奈地道:“这只是个播放工具,不能。”

魏无羡立刻摸出手机,在小视频重放时,靠多年研究《神奇生物探秘》视频的手速拍了一张快照,又指给“组长大哥”看,道:“这里,前一帧和后一帧,至少少了一半,行李箱被移动过,或者说它‘自行’动了。”

“组长大哥”:“……”

蓝忘机轻轻一叹,从魏无羡手中抽走了小卡片,道:“我与阿羡足以自保,能帮忙计算和实测。ACE,山姆,请二位告知能提供的帮助。”

ACE速答:“法律援助,对内及对外关系。”

山姆:“我?我是个粗人,捕兽下网做陷阱,短波通讯?虽然没什么用吧……”

蓝忘机:“诸位可介意由聂队总指挥?”

ACE:“救援行动,救援队长来当指挥,我没意见。”

山姆:“魏导不在,我听小羡的安排。”

蓝忘机:“好。”

他转向救援队队长,道:“拜托了。”

队长沉吟片刻,道:“行。我是清河繁育中心的聂明玦。既然几位各有所长,就不要休息了,尽快开工。山姆,把你的电台换频加密,我们需要独立的即时通讯,ACE,我给你几个人,重点接触,忘机小魏跟我走。”

 

越野车开出机场没多远,绕了个弯又原路回来,在另一辆等在路口的轿车的带领下,来到了机场附近的一片荒郊野岭。

靠河不远,搭起了大小不一的几处帐篷,又散乱地停着越野车和房车。远远看去仿佛是野营爱好者的聚居处。但真走进营地,就会发现,气氛并不欢快轻松,所有人各司其职,各有其事,要么在佯装闲逛实际巡逻,要么则在低头整理器材工具,没有半个闲人,也没有任何闲聊声。进了房车,里面遍布各类仪器和数十个监视屏,还有全车闪烁的仪表灯。魏无羡倒是十分习惯这种类似于实验室的环境,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一会中控台数据,就立刻着手帮忙分析了。

所有的信息,通过屏幕,通讯和交谈,像洪水一般扑面而来,再经过大脑的飞速运转,整个事件一点点变得立体和还原。

 

12月16日也就是星期天,藏色色与魏长泽在夷陵机场登上UA6810,飞行了13小时25分钟后,在当天晚上的23:50,在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经停中转。两人先去候机厅重新办理了行李托运(卡片显示监视录像),又在机场的星爸爸处买了两杯咖啡(卡片显示照片咖啡杯/咖啡渍),再之后,取自B52登机口的监视录像显示,在登机前五分钟(12月17日1:20),魏长泽飞奔而过。

情报截止到此。

既然魏长泽夫妇在登机前出现在了登机口,那么,毫无疑问登上了这架失联的飞机。

而登机口既然有神秘动物反应,现场至今却还没有进驻与“神秘动物相关的”专家,那么,最大的可能性是……神秘动物与这架失联飞机大有关联,甚至……它就在这架飞机上。

知道的越多,情况似乎反而在往最糟糕的地步发展。

听到的每一条报告都化成锋利的小刀,在淋漓的伤口中,在新鲜的血肉上,重重地加上一道。

魏无羡努力埋首于计算和推演,甚至试图模拟“魏长泽出现在登机口但没有登机”的可能性,但不知为什么……

眼前的屏幕越来越模糊了。

他抹了一把脸,手上一片湿濡。

随即,他被人从椅子上提起来,扣上护目镜和战斗外套,又被生拉硬拽出了指挥车。

魏无羡悲愤道:“你干什么?你让我回去!!我还没算完!”

冰凉的罐装饮料毫无预兆地贴上了他的脸颊。

营地外本来就天寒地冻,魏无羡被激得一颤,跳着脚躲开,也总算清醒了。

换上战斗服的蓝忘机更显肩宽腿长,他把饮料塞进魏无羡手里,又低头给魏无羡系扣子,道:“走,去现场勘查。”

魏无羡拉开罐头,啜了一小口。浓缩能量饮料很凉,提供高热量的同时也非常提神,咽下去嗓子里像吃辣椒似的火辣辣的,身体也很快变得暖和。

魏无羡低落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爸妈他们……”

蓝忘机:“不会。”

魏无羡:“可是……”

蓝忘机:“还未确定。但我们要尽力而为。”

闻言,魏无羡眼圈又红了。

不能放弃,在真相大白前绝不放弃。

他点了点头,一口气喝光了饮料。

护目镜遮去了脆弱,魏无羡快走几步追上蓝忘机,从对方手里领回了自己那一份装备背包。

蓝忘机正好空出一只手,顺势牵住了他的。

无比可靠。

========

周末不更。

建议攒到结尾一口气看哈。

另: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会在月底隐藏本文的部分章节,请各位自行保存,或等完结后用长评来交换txt。

谢谢。

评论 ( 25 )
热度 ( 683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