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36

※双学霸,校园pa。

PS:相信我,是HE,一切都会没事。

========

腰酸背痛腿抽筋。

魏无羡一周末来回奔波,就算刨除掉他自己作死橹的那几次,光是和蓝忘机视频一轮再真刀实枪实战一轮下来,早已超出体力槽上限了。周一大清早还得爬起来上课,简直是堪比地狱般的煎熬。

精神上无论多么舒爽,也无法抵消身体上的疲惫和不适感。魏无羡生平头一次在江枫眠的课上昏昏欲睡,好在蓝助教屡屡帮他掩护,才勉强平安熬到了午休。

魏无羡打着哈欠收拾书包,道:“午饭不吃了,太困了,我回去睡觉……”

蓝忘机试了一下他的额温,道:“晚上想吃什么?给你带。”

魏无羡:“……不知道,随便,辣的吧。”

蓝忘机:“今天不行。”

魏无羡脸一烧,背包往蓝忘机怀里一砸,道:“那就晚饭也不吃了,没胃口。”

蓝忘机并不反驳,顺势拎起花驴子背包,道:“我送你回去。”

刚下课,学生们都一股脑往食堂涌,只有蓝忘机和魏无羡眨眼地逆着人流往宿舍方向走。

蓝忘机率先一步在前面挡着,一手拎着双人份的包,一手牵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看这背影,就想起刚才上课时,蓝忘机时不时挡在他的前面的情形,忍不住笑了,道:“欸。”

当蓝忘机回过头,他就挤眉弄眼道:“没想到你这样浓眉大眼的也会叛变革命啊。”

蓝忘机:“……”

魏无羡:“怎么样,偷偷瞒着教授搞小动作是不是很过瘾很刺激?”

蓝忘机轻轻叹气,道:“是我不好。”

魏无羡眨了眨眼,加快了脚步,扯着蓝忘机连走带跑,穿过几排教学楼,又到了两人无数次偶遇过的湖边。

趁着大中午没人傻乎乎到湖边吹冷风,下了一段楼梯,魏无羡站定,回身,把蓝忘机堵在转角,又一把抱住了。

蓝忘机僵了一下,他两手都占满了,一边是背包,一边和魏无羡交握着,一时空不出手来回应。

但魏无羡也不打算和蓝忘机在这儿长时间的搂搂抱抱,他低着头,额头从蓝忘机的衣领缝隙蹭进去,贴着温暖的皮肉,道:“你没有不好。”

蓝忘机:“……”

魏无羡:“昨天,你没有强迫我,我既然是自愿的,就该承担应有的后果。如果一定要有个评价,嗯……那我给你打个98分,行不行?”

蓝忘机抓着他的手一紧,魏无羡又连忙补充道,“扣掉2分是因为我现在想亲你,但是不能亲。因为亲完我就不想和你分开了。”

蓝忘机静了一会,艰难地答道:“……记账,晚上。”

魏无羡:“嗯。下午好好上课,不要想我。你快去吃饭吧,我回去睡觉。”

他松开手,两人四目对视,看了片刻,谁也没动,手仍旧牵在一起,脚底像被黏住了似的,眼睛也根本不想离开对方。

真黏糊。

真肉麻。

但是放在蓝忘机身上,明明做着一点也不像他的风格的行为,可一切又特别理所应当。

魏无羡学着蓝忘机的语气轻轻一叹,手指在自己的唇上压了一下,又点了点蓝忘机的下唇,道:“先付个定金,其他晚上清算。”

他抽出蓝忘机帮他拎着的花驴子背包,一路小跑,穿过堤坝边的小路,在湖的对岸冲一直目送他的蓝忘机挥手示意,又等蓝忘机终于肯转身离开了,才径直回了博士楼。

 

魏无羡睡了个很长的午觉,醒来的时候恍然不知身在何处,他摸出手机,显示五点刚过。腰不那么酸了,隐秘的地方也好受多了,但是睡得太久,骨头缝都弥漫着倦怠和慵懒,于是他翻了个身,刷起了新闻。

 

【纽约时报全程逐帧分析:沙特记者死亡案全过程】

【清河雨后天空惊现奇怪生物】

【UA6810航班失联】

【今日科普……】

 

魏无羡百无聊赖地翻了一会,点开清河那一条,看描述,似乎是前一段时间金陵送往繁育中心的大型物种。

于是他打了个哈欠,完全失去了兴趣。可就像是心灵感应似的,UA6810这几个字像带着磁力似的,牢牢锁住了他的目光,他运转了好一会,仍然没想清楚原因,只依稀觉得这串数字有点眼熟。

点开详细,这一条比清河的那条新闻短小许多,只有寥寥几句:

XXXX报道,20XX年12月16日凌晨,载有1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UA6810航班在雷达屏幕上消失。这架客机原定从夷陵前往亚利桑那,经停达拉斯,再次起飞约40分钟后与塔台失联。

夷陵……亚利桑那……达拉斯?

魏无羡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他坐过这趟航班!

《神奇生物探秘》第三期的主题是小雷鸟出生,为了收集素材,魏长泽和藏色色在亚利桑那州的雷鸟栖息地蹲了整整三年。

现在是第几期了?

第三期是不是说过……要等小雷鸟成年再回来拍后续?

所有的念头电光石火般在脑海里闪过,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

不可能。

不会的。

魏无羡立刻给藏色色打电话,不出意料是“无法接通”。又打给魏长泽,也一样。

但他只是有点紧张,还不至于慌。

父母不是飞来飞去就是在深山老林,联系不上太正常了。

于是他的第三个电话,打给了剧组的长波电台。

接线员是个嗓音粗糙的大叔,叫山姆,对面十分嘈杂,电机声和马达声隆隆地响,不知是在赶路还是在作业中。

魏无羡简单寒暄,单刀直入地问:“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山姆:“亚利桑那,我们要去拍小雷鸟啦,小羡你来吗?它记性很好说不定还记得你!”

山姆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可魏无羡一下子蒙了,声音发涩,道:“航班号多少?”

山姆:“什么?什么号?今天是12月17号,离圣诞节只剩下一星期啦!”

魏无羡:“航班号!我爸妈坐哪趟航班过去?!”

山姆:“好像是夷陵直达的……是啥来着?”

魏无羡:“UA6810?”

山姆:“对对,就是这个!”

手机“啪”地滑到了地上,魏无羡如遭雷击,浑身发冷,僵得像一块石雕。

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从屋外冲进来,一把抱住了他。

明明看在眼睛里,魏无羡脑子里却什么都进不去,乱糟糟的搅成一团,最后汇聚成唯一的一个念头,

要去找他们,必须去找他们。

他下意识觉得眼前这个人可以相信,可以依靠,于是猛地抓住了那个人的手,把所想的一股脑倾倒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说了很多,事实上,只是反反复复,机械一般地重复着相同的话。

他说:“……我要去找他们,必须去找他们……”

“你先别急,冷静。”

“……要去找他们。”

“魏无羡,你清醒些,听我说。”

“……去找他们,要去找……”

“魏无羡!”

……

……


========

下更可能周三吧。
 剧情是按大纲来的,不会有太大变动。

评论 ( 35 )
热度 ( 95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