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忘羡】大叽养羡日常(甜饼一发完)

大年龄差(十岁以上)

现pa养成

其实是在微博断断续续写了四天的脑洞大纲

————

1.

二十后半或者三十出头的大叽,收养了十二三岁的小羡。

当然未成年是不可能发展什么牵手以上的啦,一开始就是那种很纯粹的收养人和被收养人的亲情。

小羡中二期,胡天作地。大叽总是很克制,几乎不会说很重的话,跟在小羡后面收拾烂摊子,收拾完,罚小羡做习题做卷子。

小羡抵死不写,继续折腾,折腾得过线了(比方说把邻居家的车炸了),邻居报警,揪着小羡进派出所了。大叽赔礼道歉做笔录下担保,总算把人领回家,忍无可忍打了小羡屁股。

小羡呜呜呜哭,一半是疼的,一半是被警察叔叔吓的,哭得超惨,大叽绷着脸,把人哄睡了去跟邻居商量怎么理赔。

再后来,小羡偷偷摸摸观察大叽,发现大叽态度如旧,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他疏远或者放弃管教。小羡的态度就变好了一点,但是习题是仍旧不肯做的,一旦做了错事不顶嘴了,改撒娇卖萌了。

大叽有点招架不住,胡乱应付一下转身进厨房反锁,炒菜还把糖当盐放下去了。

小羡不明所以,不知道为啥大叽欲言又止,吃饭的时候立马发现了,不止大声嘲笑,还把筷子一丢不吃了,吵着说要吃薯条要吃麻辣锅。

大叽默默收拾碗筷,打发小羡去写作业。

小羡回房间,装作写作业其实在抽屉里藏着游戏机玩,正打得兴起,大叽敲门进来。小羡惊恐地藏游戏机,结果发现大叽只是把外卖拿进来,是小羡比较喜欢的一家快餐。小羡有点后悔嘲笑大叽,就撒娇要求一起吃,后来两人黏黏糊糊一起吃完了,小羡才恍然大悟,发现撒娇这一招特别特别好用。

而且他一撒娇,大叽的模样还很让人心痒。后来小羡就变成了撒娇惯犯。

又过了两年,小羡十四五,成熟了点,也正好是容易春心萌动的岁数。偶然看见大叽和同事说话,产生了危机感。毕竟收养关系维持到十八岁嘛,理论上等小羡考上大学,就可以搬出去独立,不用再跟大叽一起住了。

于是小羡模模糊糊对大叽产生了一点独占欲,对外人特别刺猬,不许大叽带同事朋友回家(当然大叽也不带),偷听大叽打电话什么的,还试探大叽有没有女朋友,打不打算结婚。

大叽发现了,就说,你成年之前一切不变。

小羡更危机感了,两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被大叽收养都两年多了,只剩下一半的相处时间了。

一边纠结一边继续下意识在意大叽,就觉得大叽怎么看怎么顺眼,虽然很沉默吧,还冷冰冰的,但好像他身边无论男女都太青涩了,不止没大叽长得好看,也不如大叽有魅力。

十六七的时候小羡第一次梦/遗,是梦见和大叽接吻。后来趁大叽醉酒,百般骚扰还旁敲侧击,最后忍不住亲了一下。小羡心道,不行啊,我干嘛要把这么好的抚养人让给别人。

于是等大叽醒了,小羡直接告白,说我要追你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2.

大叽醒了,小羡直接告白,说我要追你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大叽这个人吧,酒忘症且酒量差,所以能避则避,醒了之后不记得小羡亲过他了,对突如其来的告白十分错愕(虽然脸上看不出)。他不确定小羡又在撒娇还是字面上的意思,犹豫了一会,道:“……不要闹。”

小羡抱着叽哈哈哈大笑说哎呀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不管反正我要追你你要当个乖乖的大人等我追就好了。

接着小羡就开始了青涩热烈但是很直球的追逐。

比方说大叽下班一进门就扑上去抱住,眼睛润润亮亮的直视着大叽,说“二哥哥养家辛苦了,我爱你。”

再比方说,大叽做饭,小羡像猫尾巴似的贴着大叽转:

“好哥哥,一会你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二哥哥的背影好性感哦,可不可以让我亲一下?”

大叽差点把手切了,很无奈把小羡赶出厨房,并反锁。

换成以前,大叽去超市买日用消耗,小羡绝对不肯跟着,实在没地方去宁可在门外抓娃娃机,现在则是寸步不离。

大叽怕小羡累着,不让他推购物车。小羡趁机揩油,摸手摸腰,还故意为了引起大叽注意,往购物车丢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KY啦,TT啦,卫生棉啦,内裤啦,跟性骚扰沾的上边的一股脑往里丢。

大叽一样样放回去,拿内裤的时候停了一下,很认真地对小羡道:“给你买的是CK,你一定要这种,记得看成分,要纯棉质地抗敏的。”

小羡一下子从脚红到脑袋顶,嗷地跳起来跑了。

这么追了大半年,年底了,大叽又开始天天加班,没时间做饭,就给小羡生活费让他自己点外卖或者在外面解决。

小羡没人管了,天天炸鸡薯条麻辣米线换着来,熬夜刷游戏高兴得要命,连着浪了一个多星期,终于上火了,脸上爆了两个小痘痘。

这天凌晨正跟队友吆喝着吃鸡,被刚到家的大叽抓了个正着。

大叽生气了,气小羡不爱惜身体,第二次打了小羡的屁股。

小羡咬牙憋着,眼睛红红的,瞪着大叽好半天,说:“就算你对我这么凶,我还是好喜欢你啊。别的小伙伴们移情别恋都好几轮了,你什么时候肯跟我结情缘缘呀。”

大叽被噎住了,默默给小羡抱上床抹好药,盖好被子,临走前,纠结地说:“……我会考虑。”

关上门,小羡被子一蒙,大哭,哭完又笑,心想,考虑啊,别考虑了,快投降吧。

总之……大叽相信小羡是真的喜欢他,简直是历史性的进步了。

3.

大叽想了一整晚,很慎重地考虑了和小羡之间的关系,最后还是决定冷处理。

小羡的年龄太小(十七),对什么都还很懵懂,搞混“对年长者的倾慕”和“爱情”并不奇怪。而且年龄小,本来就有任性和试错的权利,要包容。

两人年龄差着十几岁,虽然名义上小羡叫“哥哥”,可大叽心里是把小羡当亲儿子养的。他希望小羡能平安长大,独立后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最好再组成一个美满的家庭,这个未来之中,大叽虽然始终陪伴在身边,但永远是个旁观者。

他设想了许多种情况,唯独没想到,小羡希望他也能在“未来”里担当一个重要角色。可是不行,他不能越线,无论是理智、道德、责任感,都在警告他,不能回应小羡。

临近过年,大叽带着小羡回姑苏老家。

老家湿冷湿冷的,但是小羡适应力很强,很快和同年龄的小伙伴混熟,追猫撵狗爬上爬下,天黑了才脏兮兮的回来。

大叽耐心地给小羡洗手擦脸,听小羡描述后山的兔子多好玩,忍不住跟着笑了一下。

小羡一下子不说话了。

大叽给小羡收拾完,刚要走,被小羡踮脚抱住了脖子,闷闷地带着鼻音说:“……二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大叽说着“别闹”,把小羡撕下去塞进被窝。

洗漱好回来,一看小羡眼圈红红的,脸颊也冻的粉粉的,从被窝里露出小半张脸,拍拍身边,道:“好哥哥,我给你暖好床了,快来睡吧。”

这次就……换大叽说不出话了。

第二天早上,大叽和小羡起床出门吃早餐,大叽的哥哥一看,就说:“二弟今天为何如此高兴?”

大叽不想回答。

小羡特别惊讶,瞅着大叽,试图从大叽脸上找出“高兴”的部分,无果,被来找他的小伙伴拉走去爬山了。

下午开始下雨,一群小孩被淋得找不着北,乌拉拉往回跑,小羡也在其中,顶着一脑袋树叶跑了一半,刚下山就见大叽打着伞,在人群里喊他的名字到处找。

小羡一头扎进大叽的怀里,没想到大叽的身上比他的还湿还冷,不知道找了他多久,于是哇地哭了,说:“我再也不乱跑了再也不上山了再也不出去玩了再也不让你担心了我要陪着你……”

大叽摸摸他的头,道:“你没事就好。”

两个人手牵手回家,大叽让小羡去冲热水澡,自己去给小羡煮姜汤。

小羡抱着大叽死活不撒手,说:“你不洗的话我也不洗,你这么冷赶紧冲澡会感冒的你要是不来我死都不开热水。”

大叽被缠得实在没办法了,放了一浴缸热水,两个人一起泡着。

小羡被收养的时候已经过了年龄,大叽有一直很注意避嫌,所以,两个人共同生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一起洗澡。

然后……大叽……

……就被小羡发现起反应了。

(发现归发现,大叽是不会对小羡做什么的。)

4.

大叽被发现起反应了。

说不尴尬是假的,而且本身他是非常容易害羞的性格,只是脸皮不显色,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和亲哥之外,别人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出于责任感,无论如何也不能妥协,否则一旦超出正常轨迹,他自己以后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羡可能就此被带歪了,人生再也回不到正轨。这才是大叽最不愿,也惧怕看到的。

大叽故作镇定,箍着不让小羡乱碰,又开始科普生理知识,比方说海绵充满会影响硬度啦,还有耐受性是跟寄存量正相关啦,之类。

大叽嗓音是低音炮,讲解起来好听极了。小羡挣扎了一会不动了,脸却越来越红。

大叽怕小羡泡久了热水不舒服,就问他要不要起来。

小羡说,不要,我起不来,腿软。

大叽赶紧把小羡从水里抱起来,用浴巾一裹就往外走。

小羡抱着大叽的脖子,偎在大叽怀里,小声说,二哥哥说话真好听,听得我差点就不行了。但是你也太心口不一了,心跳这么快,耳朵都红了,肯定还有别的话没说出来。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自己猜。

大叽给小羡擦头发的手一顿,沉默。

小羡:我都知道,你是怕我一时兴起,怕我心性不定,怕我是因为感激你才对你有了憧憬,或者说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大叽:……

小羡:你怕的全都对,我也没有办法反驳。

大叽:……

小羡:可你为什么唯独没想过,我见过了你,还有没有可能再看得见其他人?

大叽怔住了。

小羡眼圈红红的,又委屈又憋屈,继续道:

你这么好,没有人能比你好,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的一切。

除了你,我已经没有别的了,也不想要别的。

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我的眼睛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心里也一样,而且没你不行。

虽然我还小,不懂的事情很多,但你可以教我,试着说出来和我商量。我会努力长大的,变成也能让你依靠的大人。

所以……所以……

二哥哥,你就和我试试吧,好不好?

一滴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滑下来了。

小羡也终于被大叽紧紧的抱住了,那滴泪,也被轻轻的吻去了。

大叽想,

是的,除了你,谁也不行。

你是……全世界。

————
写大纲开脑洞超爽der。🌚🌝🙃😊

评论 ( 39 )
热度 ( 1684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