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9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梗概:嫁叽随叽。

本文背景杜撰,伪科学遍地跑,切勿深究。
 ========

魏无羡对脸懵逼。

他想说,蓝湛你想什么呢谁要结婚了谁要跟你谈结婚了。

但他转念又一想,结婚?蓝湛这么漂亮,穿婚纱应该很好看吧,中式的大红婚服绝对更加惊艳,然后我还能喊他媳妇,老婆,魏夫人,再光明正大地同居,美滋滋。

真能这样,结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看蓝忘机的反应,似乎也并不抗拒和他“结婚”嘛。

于是他眨巴眨巴眼睛,顺着蓝忘机的话,问道:“为什么要暂缓?我这么好的结婚对象,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蓝忘机脸色依旧没什么变化,但是或许因为太震惊了,以至于在魏无羡的眼神逼视下,向后踉跄了半步,艰涩地道:“那、那先……订婚?”

认识半年,魏无羡还从没见蓝忘机这么失态过,简直破天荒头一回。

他心里乐开了花,故作大度地道:“行啊,不过这个暂缓,是打算暂缓到什么时候,给我一个确切的期限呗。”

蓝忘机:“两年。”

魏无羡:“两年?!两年太久了吧,咱俩满打满算也才认识了半年,两年能发生很多事情的,万一到时候你反悔了,我该找谁说理去?”

蓝忘机:“……那就等你满二十岁。”

魏无羡:“……”

蓝忘机:“……”

魏无羡:“什么???暂缓是暂缓到我能领证的年龄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扶额,大叹道:“好吧,这个理由太充分了我无法反驳。我同意了,那就暂缓两年吧,先订婚就行。”

为了准“未婚夫”的习惯着想,他决定今天守一下规矩,于是绕到蓝忘机背后,推着人回食堂。

他道:“走走走,咱们先回去把餐盘收拾了,再跟你的同学们打声招呼,还有四十分钟上课,剩下的边走边说,节约时间。”

 

实验楼、教学楼和三食堂差不多是个三角形。

魏无羡两人十分默契地选择了折中路线,也就是夹在实验楼和教学楼中间的林荫路,稍微绕远但又不会太绕,多走一小段,换来多同行一会。工作日的午休,林荫路上人不多,尽管如此,魏无羡还是犹豫了好一会,要是普通朋友,搭肩搂背都没问题,换成男朋友,反倒放不开了,最后到底放弃了牵手的打算。好在两人距离十分近,总能蹭到对方的肩膀和指尖。

蓝忘机一手抱着课本,步速比单独走慢得多。

魏无羡歪着头瞅着他直笑,挤眉弄眼道:“二哥哥。”

蓝忘机:“嗯。”

魏无羡:“蓝二哥哥。”

蓝忘机:“怎么?”

魏无羡:“我好好奇呀,我只提了一句毕业之后不想和你分开罢了,你怎么会想跟我谈婚论嫁的呀?”

蓝忘机:“……”

魏无羡:“让我猜猜……难不成,这是湛哥哥早就想过了的?”

蓝忘机:“……”

魏无羡:“不回答,那我就当成默许了?”

蓝忘机走得快了些。

太欲盖弥彰了吧?

魏无羡心里狂笑,紧走几步追上去,道:“诶你别走那么快,刚吃了饭不能剧烈运动的。上次在浴室嘛……我不是想逼你回忆什么心理阴影,只不过想问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觊觎我而已,嗯……还有结婚,刚才你那算是求婚吧?咱俩才只……咳,虽说连床都上过了吧,但你这就求婚,可把我要吓死了,不过,突然袭击也挺有意思的,主动出击的二哥哥我也很喜欢呀!”

蓝忘机脚步顿住,一言难尽地注视着魏无羡,道:“……不是你向我求婚吗?”

魏无羡:“啊?”

蓝忘机:“……”

他求婚?

他什么时候求的婚?

还是说……他说了什么,被蓝忘机误解他在求婚?

……不是,等等,关键是,蓝忘机还答应了???

魏无羡心里惊涛骇浪,拼命回想。

刚才……他问蓝湛毕业后的打算,蓝湛说继承家业,然后,他说……

毕业之后,你去哪儿,我也跟着去。

这算是哪门子求婚啊?

他只是表达了想跟恋人待在同一个地方的愿望吧?

怎么会误解成求婚了呢?

蓝湛这也太三级跳了吧?

又不是八百年前的老古董,嫁鸡随鸡??

嗯?

嫁机随机?

魏无羡:“……”

他被自己的脑洞逗得捧腹大笑,扑上去冲着蓝忘机的脸颊“啵”了一口,道:“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蓝湛你简直太可爱了!我懂了,我明白了,是我不好,是我求的婚,嫁机随机!很有道理!哈哈哈哈!”

蓝忘机崩着脸把人从身上撕下去,魏无羡就再跳上去,再撕,再跳,最后蓝忘机实在没辙了,干脆微微蹲下来,说:“我背你。”

魏无羡顿时炸毛,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大笑着转身溜了。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魏无羡盼星星盼月亮,掰着手指数日子,好容易捱到了周五,距离约定日只剩短短一天了。

凌晨四点多,手机催命似的响了起来。魏无羡睡意朦胧地抓了半天,试图搞死吵醒他的罪魁祸首,结果先抓到一具熟悉又温暖的“抱枕”,便舒适地叹了一声,埋进抱枕怀里打算继续之前的美梦。

接着,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道:“……嗯,在睡。我会代为转告。”

魏无羡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抢走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女王大人”。他吓得魂不附体,忙道:“妈……”

对面回道:“我听说,考试日你不回家了?”

正是魏无羡伟大的母亲大人藏色色,语气十分柔和,音调也十分平淡,怎么听都是普普通通的家长式关心。

但扯上藏色色,事情永远不可能这么简单。

魏无羡听得心里越发毛,道:“对、对啊,学校有别的安排……”

藏色色:“你重新说。”

魏无羡:“……我和同学有安排。”

藏色色:“这周末回夷陵一趟。”

魏无羡:“不是,妈,我周六上午排了课,而且现在已经周五了,不知道买不买得到机票……”

藏色色:“第二次,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魏无羡连忙坐直,双手捧着电话,恨不得再加敬一个军礼,道:“好的母亲大人,没问题母亲大人,我一定回去,保证回去,买完机票需要发给您确认吗?”

藏色色:“不用了,我跟你爸马上登机,周六夷陵见。”

电话便十分利索地挂断了。

久别重逢的喜悦并不是没有,可那点虚弱的小火苗,在恐惧和心虚掀起的巨浪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魏无羡捧着手机,几乎要哭了,可怜兮兮地对蓝忘机道:“……怎么办啊,惨了,为什么我妈会忽然三更半夜搞突袭啊!为什么偏偏还被你先接到了啊!”

蓝忘机按着他躺下,又替他把被子拉严实,道:“怎么了?”

魏无羡:“我妈洞察力超级敏锐!你一接电话,她绝对会猜到我没乖乖在寝室待着,这次回家我要惨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她肯定要严刑逼供的啊!我该怎么说才能蒙混过关?!”

蓝忘机:“我陪你回去。”

魏无羡猛地抬起头。

微弱的曦光下,蓝忘机神色淡然又平静,好像这么做理所应当。

这个提议太有诱惑力了。

不仅不用孤军面对父母双打,说不定还能……还能和蓝湛多发展点什么。

但随即,魏无羡又想到,蓝忘机星期天的排满的实验日程,还是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吧。我跟爸妈一年到头见不着几次,他们拍摄行程排得特别紧,难得挤出空闲飞回来一趟,我不陪说不过去。况且我也挺想他们的。”

挂念了整整一星期的计划,就这么突兀地泡了汤。魏无羡低落沮丧,干脆抱紧了蓝忘机的腰,把脸埋进那淡淡檀香味的睡衣里,当起了鸵鸟。

蓝忘机:“不必瞒着,实话实说。我也会和家里坦白。”

他一开口,胸口跟着微微震动,贴紧了听,竟然更低磁了。

魏无羡耳朵被震得发痒,不自然地挪开了些,道:“……瞒什么呀,肯定瞒不住的。我妈一抓得住隐形兽的职业猎人,抓我调皮捣蛋一抓一个准,什么不可能瞒得过她。我……我只是有点紧张,你说……”

蓝忘机:“不会的。”

魏无羡:“万一……”

 “不会。”蓝忘机亲了一下魏无羡的额头,把人又搂紧了些,两人几乎完全贴着了,又道,“还有我。”

“可是……可是咱俩都约好了的……”暖烘烘的被窝和臂弯,舒适又催眠,魏无羡打了个小哈欠,还是忍不了这委屈,小声嘟囔道,“我的‘大全套’都没了……”

迷迷糊糊中,魏无羡感觉到,似乎被什么蹭了一下脸颊,依稀有什么石更热的东西顶在他肚子上,以至于他颇不耐烦地曲起腿,以一个十分憋屈的姿势睡熟了。

========

下一章

评论 ( 33 )
热度 ( 937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