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5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梗概:严刑逼供。

========

蓝忘机在前面牵着,魏无羡故意落后半步,在后面跟着。

这和魏无羡梦中的场景几乎完全重叠了。

古装,他穿着黑,蓝忘机穿白色,那种奇妙的,像是镌刻在骨血里的感觉又浮出水面,引发着一圈圈的涟漪与波动。

魏无羡心痒得不行,下意识念了一句:“……蓝湛。”

他的声音很轻,“蓝湛”这个名字,他只在梦中听过。

即便被蓝忘机听到了也没关系吧,反正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谁知,交握的手,手背处被蓝忘机用拇指轻轻蹭了一下,又把他拉到并排,道:“嗯。”

我的妈???

什么情况???

这是回应了吗?

我叫“蓝湛”,蓝忘机说“嗯”?!

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

是大型梦想成真的现场吗?!

蓝忘机!

他!

他甚至!和!梦里的语气!一模一样!

魏无羡彻底蒙了,然而更让他不可置信的是,他试着又叫了一次“蓝湛”这个名字,蓝忘机竟真的又给了同样的回应。

蓝忘机顿了一下,说道:“许久未听人叫此名,你如何得知?”

“蓝蓝蓝蓝蓝湛……你、等等,你不是叫蓝忘机吗,蓝湛又是哪儿来的名字?”

蓝忘机轻轻一叹,并不追究魏无羡的甩锅行为,解释道:“是乳名。”

“小名?”魏无羡眼睛一亮,从背后一扑,贴烧饼似地挂在蓝忘机背上,道,“那是不是,是不是没多少人知道?”

蓝忘机:“嗯。”

魏无羡:“学校里还有别人知道吗?”

蓝忘机:“无。”

魏无羡:“那、那、那……蓝学长!蓝二哥哥!以后我私底下能不能……这么叫你?”

他大半体重都压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毫不介意,半背半拖着继续往前走,步履平稳。但路窄,这么一来,整条路都被两个人占据了。好在现在时间已经很晚,后山又鲜有人来,随便魏无羡怎么折腾。

蓝忘机:“嗯。”

魏无羡嘿嘿一笑,道:“我专属的!!蓝湛!阿湛!湛哥儿!”他转了转眼珠,又有点沮丧,道“可惜我家是直接起的大名,不然……我也可以只把小名告诉你一个人的。”

蓝忘机:“没关系。”

魏无羡踮起来一点,将下巴枕在蓝忘机肩膀上:“嘿嘿嘿嘿……”

蓝忘机揉了一下他的头顶,唤了一声:“阿羡。”魏无羡心里一酥,还来不及细品,又听蓝忘机道,“下来,快到礼堂了。”

“好冷……这么贴着暖和。”魏无羡咕哝着,依依不舍地把自己从蓝忘机身上撕下来。

路灯的灯光不太亮,一切都不像白天那么分明。

魏无羡瞟了几眼,冷白色的灯光下,蓝忘机的脸庞像寒玉一般好看,他还是不太敢相信告白成功了,忍不住揪住蓝忘机的衣襟,又把人拉了回来。

“等等……蓝忘机……”

“嗯。”

“刚才你说,‘好’,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咱们……”

魏无羡想说,以后我和你是恋爱关系了吧。

同时他又想说,以后我就算是你的男朋友了吧。

忽而他又想起江澄闹出来那个字母倒着写的大乌龙,犹豫再三,魏无羡道:

“以后你……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吗?”

蓝忘机覆上那揪着他衣领的手,点了一下头,道:“是。”

魏无羡:“……”

不对啊!!

反了啊!!

是“我是你男朋友!”,不是“你是我男朋友!!”

顺序不对啊!!

不能慌,稳住,赶紧想,怎么把这一局扳回来?!

魏无羡心里飞速盘算,又悔得肠子都青了,还没酝酿好怎么反驳,蓝忘机又道:“你也是我的。”

魏无羡:“啊?”

蓝忘机:“小男朋友。”

魏无羡的脸一下子烫了起来,像触了电,跳将起来,一把甩开蓝忘机,一溜烟跑向礼堂。

这个蓝忘机!

还说没有喜欢的人!

我才不信!

绝对早早暗恋我了!

绝对从一开始就在暗恋我了!

绝对!必须!肯定!

要没有充分准备,怎么可能情话满分!

还把握到绝佳的进攻机会!

没有反复推演,没有预先计算,怎么可能?

蓝忘机要是没暗恋过我,我就跟他姓!

 

魏无羡愤慨极了,满脑子盘算回去怎么质问蓝忘机。他风风火火冲进礼堂换衣服拿笛匣,心里想着快点,赶紧,可刚一出后台就被聂怀桑逮住了。

以“私自逃掉社团大合奏”为由,聂怀桑软磨硬泡,非要他跟观众拍完合照才肯放人,耽误了好一会,等蓝忘机换好衣服背着琴箱出来了,观众又是一通喧哗吵闹,多拍了许久的双人照,才总算得以脱身。

回到博士楼,魏无羡往大黑兔子沙发上一趴,身心俱疲。

蓝忘机径自先去洗漱了,流水声隔着薄薄的木门哗哗地响着。

按照日常的行动规律,过一会,等蓝忘机收拾好了,就会端着一盆温水出来,给犯懒不想动的魏无羡擦脸擦手,再拿睡衣来给他换。

蓝忘机家里住得舒服,果然是有预谋的,果然是故意的,果然是计划过的。

魏无羡幡然醒悟,这些平时被他忽略的,零零碎碎的小细节,全都串在了一起。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客房服务,但一打上“男朋友”这个滤镜,似乎又不仅仅是“舒服”可以形容的了。

魏无羡心里甜得像喝了蜜,再也趴不住了,推开门,从背后搂住站在盥洗室前的那个挺拔身影,白皙的脖颈高度正合适,便忍不住在上面,“叭唧”,来了一口。

他笑嘻嘻地道:“蓝忘机,蓝湛,咱俩都是男朋友这么好的关系了,有什么事就老实交代一下呗?”

蓝忘机脸上还挂着水珠,隔着镜子看了魏无羡一眼,道:“交代什么?”

魏无羡趁机亲了一下他的耳垂,道:“喜不喜欢我这样?”

不知是因为洗脸沾上了热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蓝忘机的耳垂附近竟有些热,比魏无羡的嘴唇温度还要高一些,等亲过之后,又泛起了些许粉,不明显,但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看不出来。

蓝忘机垂下眼睛,道:“嗯。”

魏无羡:“那你交代一条,我就亲你一次,怎么样?”

蓝忘机思考了一下,道:“七岁时,云深研究所大火,我在现场。”

魏无羡道:“嗯嗯……嗯?”

不对啊……我不是想听蓝忘机交代这个……

蓝忘机道:“父亲差点就不在了。大哥困在地下室三天。”

魏无羡心中一揪,抱着蓝忘机腰的手也收紧了些,紧张道:“那、那你呢,你受伤了吗?”

蓝忘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示意自己无事,又道:“事后调查原因,是扔进绿化带的一个烟头。”

魏无羡定住了,他本来只想问出,蓝忘机什么时候开始暗恋他,根本没想到竟然得知了这么一段过往,但……那场让亲人“差点不在了”的火灾,必定在蓝忘机的心中留下了阴影。

怪不得……

怪不得蓝忘机会那么激动。

看到镜中的自己眼角变得泛红了,魏无羡心道,要命,男儿有泪不轻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己泪腺脆弱。

十几年前,小小的蓝忘机面对着熊熊大火,除了担心之外,一定很惊慌,也束手无策的吧,所以,在十几年后,蓝忘机才会冲过去,扑灭了他精心准备的烛火。

他越想越难受,比起失落或者委屈,似乎心疼蓝忘机的成分要更多一点。

但这也太不公平了,明明是蓝忘机先动的心,可凭什么,患得患失的反倒是他,心情更因为这个人的一言一行而起落不定。

魏无羡嘴一撇,隔着睡衣,一口咬住了蓝忘机的肩。

蓝忘机:“……”

嘴里叼着东西,魏无羡含混不清地道:“……我不管,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以后……以后,你家里人也好,还有我家里人,大家都会好好的,所以……你不许再凶我。”

========

下章有一点点车尾气 

========

下一章


评论 ( 23 )
热度 ( 1004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