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3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概要:合奏啦!

稍后还有一更,字数太多分两章。

========

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合奏曲在倒数第二个,如果民乐社的全体大合奏不算在内,那就相当于压轴了。

换场的安排是这样:

胡琴曲结束下场,关灯。魏无羡吹着小调上台,跟追光。简单介绍后,另一个追光打在二幕布上,透过布帘,将能看到古琴桌和蓝忘机的身影。待琴声响起,幕布慢慢拉开,暗色地灯亮一排,合奏时,追光跟奏乐的一方走。

魏无羡顺利彩完第二遍,逮着机会溜了。出门右转,在楼梯上找到了人。是个高中生,校服背后印着LHW附高,戴着耳机,身边放着一只鼓鼓囊囊的超大书包。

魏无羡蹑手蹑脚过去,戳了戳。

江澄一脸不耐烦道:“你又想搞什么?!”

魏无羡:“东西带了吗?”

江澄:“带了!”

魏无羡:“多少钱?”

“你让我买这么多……”江澄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到底在搞什么鬼?!”

魏无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快点,多钱!”

江澄:“我姐一会就来,票给我。我好不容易出来透个气,去上会网,你替我打一下好掩护,东西算送你的!”

魏无羡上下乱瞄,哼哼狞笑,道:“你傻不傻,想去网吧还穿什么校服,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高中生?!”

江澄:“日,我有什么办法?!给你买东西折腾得没时间回家换衣服了好么!你有外套吗,借我一件!”

魏无羡整了整衣领,站起来摆了个潇洒的pose,道:“我得上台演出啊,你没看我穿得跟平时不一样吗,就一件,没有替换的!”

江澄烦得要命,起来绕了两圈,道:“那咋办,我约了队友吃鸡,打不成好歹上去留个言。”

魏无羡恍然大悟,道:“我有个办法,不过你还是得先帮我。”

江澄:“啥?”

魏无羡:“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江澄越听越嫌弃,眉头皱得死紧,撇着嘴道:“你怎么能想出这么恶心的办法,娘们兮兮的,这是追老婆还是追老公呢?”

 “你就说帮不帮吧!”魏无羡摸出寝室钥匙,在禁网高中生的面前晃来晃去。

钥匙=寝室=免费wifi和电脑!

江澄死死盯着那把钥匙,到底经不住诱惑,不太情愿地道:“那……追到嫂子你可要请客啊。”

“请请请。”魏无羡把钥匙和大包塞给江澄,“多少顿都请,不止请客,还介绍给你认识,这种行了吧?!快去,记得看我微信行动啊!”

江澄一咬牙,道:“成,你等着!”说完,便背起沉甸甸的书包往后山去了。

魏无羡笑眯眯地挥手,道:“拜拜哟,小学弟。”

江澄顿时炸毛了,大骂:“滚蛋!!!”

魏无羡大笑,转身回礼堂,迎面来的人,白衣白袍,一身汉服,和梦中一帧情景不谋而合。

他怔了一下,定了定神,总算确定脚下踩的是水泥而不是泥巴,身后是礼堂不是茅屋。

但蓝忘机这身装扮太仙了,太神了,太适合了。短发全都被梳了起来,用一条长长的丝带挽在背后,越发衬的他面如冠玉,俊逸绝尘。

魏无羡压力山大,肩膀都垮了,心道,怎么回事,汉服什么的,款式不都差不多吗,怎么蓝忘机穿起来会这么好看?

蓝忘机:“那是……?”

魏无羡心虚气短,道:“没谁在,是个问路的。”

蓝忘机:“进去,外面冷。”

不提醒还好,一提醒,魏无羡本来就没穿外套,打了个哆嗦,倒是更冷了,连忙跟着蓝忘机回礼堂。

他一边被拽着走,一边心道,嗯?蓝忘机刚才是不是……瞪了我一眼?

演出开始了。

江厌离被提前领到了第三排,和蓝忘机的大哥蓝曦臣,还有院领导家的小公子挨着坐,差不多是场内最好的位置。

学姐租了演出用的阔袖袍,特地给蓝忘机配了一套白的,又为了演出效果,替魏无羡选了对比强烈的黑色。魏无羡穿了外袍,也不着急系腰带,张着手,像黑蝴蝶儿似的扑腾来倒腾去,收获一大堆“神经病”,“魏幺蛾子”。等社长从前台绕到后场,发了威,魏无羡才总算消停下来。

快轮到合奏了,蓝忘机准时准点来抓人,在候场区等的间隙,又拿出湿巾给魏无羡擦汗。

无论是心理年龄还是生理年龄,魏无羡都还嫩,心里藏不住东西,一想到待会的“大事”心里直发毛,长了草似的不安宁,根本不敢静下来,但闹了这么一通,累了,也有点喘。

便乖乖地让蓝忘机一点点擦干净额头鼻尖上的汗,又拿出腰带给他系上。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道:“待会……我是说,演出结束后,你有空吗?”

蓝忘机垂落的视线上抬,看着他,道:“嗯。怎么?”

魏无羡一慌,连忙撇开头,道:“那、那结束后,跟我去个地方呗。”

蓝忘机给他系好了腰带,又一点点把皱褶展平,道:“好啊。”

第一步,成功!

灯灭了,场内外一片昏暗,魏无羡双目熠熠,一手持笛,笑着道:“我去了。”

听到蓝忘机一声轻轻的回应,魏无羡就像领到了一枚护身符,心情飞扬,嘴角止不住向上翘。

轻快的小调奏起,银白色的追光灯下,黑衣的少年唇角带笑,顾盼留情,蹦跳着来到舞台正中,笛曲也刚好落下最后一尾音节。

少年凑近夹在笛子上的无线麦,朗声道:“各位好,我是神秘动物应用学研究一级01班的魏无羡,今天要和我的学长、神博组的蓝忘机,一同献上笛琴组曲《招魂》。”

他说着冲台下抛了个媚眼,引来一阵惊叹和欢呼声。大眼一扫,被他吐槽过的“披麻戴孝”蓝忘机后援会也来了,举着灯牌横幅,还有白惨惨的荧光棒。

又逢有人扯着嗓子起哄,道:“不是琴笛组曲吗!”

魏无羡哼道:“什么?呸!明明是笛琴合奏,笛子在前头,可不能反了!”

他的这句话,果然引来后援会一片嘘声,但其中竟也夹杂了零零散散的尖叫和呐喊。气氛十分热烈,魏无羡得意地道:“别急着反驳嘛,待会仔细听,听完了,再来评评,到底是笛琴合奏,还是琴笛合奏呗?”

他又举起笛子,清亮而婉转的起音,气息极长,匀而不散,压住阵脚,场内静了下来,随即转调,挑高,转轻。

在笛声将散未散时,琴音随之加入

本来,这个时候,第二盏追光该亮起来,好照出蓝忘机的身影。可琴音已响过好几个音节,追光还是迟迟不亮。

魏无羡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好在,打在他身上的追光只是顿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跟着他行动。他缓缓拉开了中幕的幕布,带着追光灯的光华,照亮了蓝忘机面前的琴桌。

皎洁,玉润,修长的手指撩拨着琴弦。

银白色的光柱下,灯光同时照亮了一黑一白一双影;

半遮半掩的幕布,白衣的公子垂目敛神,黑衣的少年笑靥含情。

本该是剑拔弩张、互相挑逗的斗曲,本该是隔江对峙的琴与笛;

却在四目相对时的浅笑中,在眉目暗送间的默契中,生出了柔和而浪漫的绮丽。

组曲终了,场下一片寂静,直到蓝忘机站起身,主动拉着魏无羡向场下鞠躬,才终于响起了雷动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
  简单解释一下。
  江澄比魏无羡小一岁,没跳级,还是个可怜兮兮的高三孩子。
  江厌离比江澄大三岁,在文学院上大二,特别过来看演出的。她隔壁领导家公子是金子轩。

========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一  21  22   


评论 ( 13 )
热度 ( 75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