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2

※校园paro,双学霸

前文链接付文后

本章梗概:警告,警告,警告。

========

12月7日星期五。

一下课,魏无羡就被一起上课的聂怀桑拉充壮丁。他把下午的实验统统丢给拿了免费票的同学,跟着聂怀桑一头扎进大礼堂,忙得脚不点地。

开一场晚会说着简单,实际上提前需要布置的事情又多又庞杂。校礼堂没有常驻的后场,只有一位库管加看门的老爷爷,场务、布景、后台、调音,全得靠民乐社自力更生。人手远远不够,社长忙得一头汗,顾头不顾尾,幸好弹古筝的妹子及时召唤了男友,拉来大三机械班整个班的人来帮忙,不知不觉折腾到下午四点多,总算布置得差不多,能开始彩排了。

没几个人有经验,这种情况预料之中,所以,魏无羡根本没把笛子带过来。约来的报幕兼主持人妹子刚开始走过场对台词,看这情况,离轮到他上去还早得很,于是他找了个角落一窝,看着表,掐点给蓝忘机发微信。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在哪儿呢?出来了吗?

没等多久,果然收到了回信。

【含光】路上。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好好好,笛子给我带了吗?

【含光】嗯。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快来,我让他们调调顺序,先彩咱俩的,别耽误你下节上课。

【含光】不用,我请假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表情包]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表情包]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蛤?你竟然请假了?!妈呀我要吓死了蓝学长你知道吗我现在嘴巴能塞进一个鸡蛋!不,两个!

【含光】导师有事,改了自习。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自习课也是课啊,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蓝学长因私请假,我要截图留念!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啊,你好好看路吧不要边走边打字了,慢慢来,待会我去门口接你。

【含光】【语音消息】嗯。

一个字,短短一秒而已。但魏无羡连着听了好几遍,又沉又酥的声音,能把人骨头缝都电软了。他心里美滋滋,打算趁没人注意溜出去接蓝忘机,可惜台上聂怀桑眼尖,拿起试音话筒,拧开音量道:“魏无羡!!过来帮搬机器!!!”

魏无羡:“……”

为什么又喊我???

机械班的苦力们呢?!

魏无羡简直无可奈何,爬上台,搬完监听搬功放,搬完功放还有均衡混响,还得站着社长的要求挪来挪去,好容易全放好了,又要试无线麦有线麦调整麦架。等他趁空摸出来电话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里夹着一条微信。

【含光】我在后台,C门休息室。

再拉开来电显示,是江澄。

魏无羡手里的东西朝聂怀桑那边一扔,拨着电话撒丫子就往后台跑,道:“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抗议我要罢工我先不干了,我一编外人员!给你们搬了三四个小时两顿潇湘居亏死了好吗,我现在必须去后台休息不然有我没明天有明天没我!”

聂怀桑楞了一下,举着话筒道:“明天?明天是谁?在场有人叫明天吗?把他赶走,把魏无羡拉回来。”

台上台下帮忙的斯达夫们笑作一团,魏无羡下台前留下的“滚——”字被彻底淹没了。

他给江澄回了个电话,约好演出当天早点来现场拿票,又在休息室外整了整衣服,擦了擦汗,这才推门进去。

休息室一半是两排背对的化妆台,另一半堆着杂物和衣服,只开了几盏化妆灯,不算暗,所以魏无羡一眼就看见了端坐在化妆台前的那个人。

双膝并拢,腰杆板正,怀里抱着琴箱,琴箱上摞着笛匣,下巴枕在笛匣上,头微微偏向一侧,眼睛闭着,呼吸均匀。

竟是睡着了。

魏无羡把就快叫出口的“蓝学长”又吞了回去,蹑手蹑脚地靠近,在背后站定。

蓝忘机没醒。

镜子里映出两个人的身影,一人黑帽衫,灰头土脸,一人白衬衫,一尘不染。

魏无羡下意识蹭了一下脸上的灰,但他手上其实更脏,这一蹭,反而沾上了更多污浊,又一时找不到湿巾抽纸之类的,只好叹了一声,放弃了。

原地蹲下,魏无羡扒着梳妆台向上瞅,从俯视变成仰视之后,镜子里的蓝忘机依然毫无死角,睫毛在下眼睑落出漂亮的阴影,遮去了眼下淡淡的青,也越发衬托出鼻梁的挺直,浅淡的颜色让唇瓣看上去柔软极了,柔软得让人止不住想要触碰。

魏无羡的心跳一下子快了起来。

他怔怔地回过身,本尊比镜中的倒影更清晰,也更真实。他便忍不住抬起手,越靠越近,就在指尖几乎要触碰到唇瓣之前,陡然转了个弯,撩了一下弯翘的睫毛。

蓝忘机微微蹙了一下眉,醒了。

魏无羡想,蓝忘机的眼睛颜色好浅啊。

他又想,蓝忘机的嘴唇看起来好软,可惜,刚才没敢碰。

可他转念再想,不碰也好,万一真的碰了,就算心脏没炸,蓝忘机肯定也要发现他喜欢他了。

那双眼眸照例迷蒙了一瞬,恢复清明时,清晰地映出了魏无羡的影子。

蓝忘机道:“你来了。”

轰隆。

心脏爆炸。

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还有一个声音不断地逼他赶紧说出来。

立刻,马上。

一秒也不能等。

魏无羡瞪大眼睛,更是舍不得眨眼,道:“蓝忘机……”

蓝忘机也定定地看着他,答:“嗯。”

“我……”

心如擂鼓,魏无羡嗓音发涩,连声音都开始颤抖。

“我……喜……”

“喜……”

“魏——无——羡——!!!!!轮到你了给我——上——台——!!!试——音——!!!”

“刺啦——”

“哔——”

聂怀桑的声音被功放扩大了无数倍,伴着刺耳的啸音同时响彻礼堂。

魏无羡被吓得一哆嗦,差点撞上背后的梳妆台,好在蓝忘机及时拉了他一把。

蓝忘机拎着琴起身,把人从地上牵起来,道:“走吧,去排练。”

魏无羡抱起笛匣,七慌八乱地被拉着走,上台按照社长兼总导演的指示,在台上指定位置站好,明明脑子里乱糟糟的,却冷不防记起,刚才,他开口时,蓝忘机……

是不是倒抽了一口气?

不对,他到底听到了没有?

魏无羡往蓝忘机的方向瞥了一下,对方刚刚摆好琴,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没听到?

难道只是醒了刚好深呼吸?

不管怎么说,刚才也实在太冲动了,太不应该。

蓝忘机这么一个正正经经的人,不说花前月下,烛光泛舟,至少也要约个好时间,选个对的地方,认认真真正式的告白才行。

怎么能随便就……

还好没说出口,太不尊重他了。

魏无羡脸有点烧,又忍不住偷看了蓝忘机好几眼,以至于试音第一句,笛音飞高了好几个调。

“噗……”

魏无羡瞪了偷笑的聂怀桑一眼,曲调跳了个花又折回来,把刚才的跑调又救了回来。糊弄完彩排,他也没跟蓝忘机打招呼,瞅准机会提前开溜,回到许久没回过的寝室,往单人床上一躺,挺尸。

床硬邦邦的,又窄又冷,床单很久没洗晒,他竟有些不习惯了。

但这不重要,差点告白的悸动还没散,一簇又一簇地胡乱闹腾,喧嚣个不停。

怎么办?

进一步,是掉落悬崖,还是坐拥男神?

后者的诱惑太大了。

大到让人奋不顾身。

在凌乱的背景音中,蓝忘机牵着他的手,穿过昏暗狭长的后场通道,直到上台前一刻才松开。留在指尖上的触感还很鲜明,微暖,又很安心。

魏无羡咬牙一狠心,打开APP下了订单。

打铁趁热。

成败与否,就看……

点好确定,他忍不住举起手,像汲取勇气似的,轻轻碰了碰嘴唇。

“噗——呸呸呸!!什么鬼!!”

忙了大半天,手上全是灰,魏无羡吃了一嘴巴土,再一闻,一身连他自己都嫌弃的汗味,顿时懵了。

啊啊啊啊啊——!!!!!

天呐——!!!!

 

========

卡在这里真的很不好意思。

但我想让羡羡在10月31日那天告白。

所以明天不更,后天大概会粗长一点。

========

下一章: 23


评论 ( 34 )
热度 ( 1057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