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20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梗概:投木报琼。

========

若在三个月前,有人问,你是不是弯的,魏无羡必定嗤之以鼻。

当然,即便现在有人这么问,魏无羡照旧嗤之以鼻。

弯什么弯,本帅哥可是笔笔直的,回形针?不存在的。他这辈子都对男人不会产生兴趣,对男人的屁股更是永远都不会有兴趣。

只有在面对蓝忘机的时候,铁打的钢管因不可抗力而向磁极一方倾斜罢了。

磁极特指蓝忘机。

 

才隔了一天,魏无羡又霸占了蓝忘机的半边床一整晚。

原因非常朴实。周日早上,他跑下楼买粥的路上超市,看见门口海报上懒人床垫半价,便打算给蓝忘机的小客厅添点烟火气。

本来这东西当天就能到,他想得也很简单。这玩意铺在客厅地板就能用,折起来就是沙发,等练合奏的时候,他能有个地方坐着,摊平了还能睡人,练得晚了,也就不用再和蓝忘机挤一张单人床。

后来晚上下了雨,床垫没送到,周一超市定休不送货,魏无羡又忙着给蓝忘机看病,把床垫忘了个一干二净,到周二超市打电话联系了,他才恍然记起还有这么一件事。

周二课不满,但是排的不太好,第三节课空着,二四五六却都有课。魏无羡不好劳动蓝忘机这个病刚好的人帮他搬东西,只好约在晚上收。

结果床垫是铺上了,效果却和魏无羡设想中的根本不一样。

研究生宿舍间是一室一厅,也只是格局上的一室一厅,实用面积小得可怜。黑色的兔子形床垫摊铺平了,几乎占满了全部空间,书桌琴桌勉强能塞在角落,可洗手间的门却被挡住了,床垫怎么摆,都会拦在必经之路上。魏无羡只好大兔子卷起来,可也没好到哪儿去,通路窄得要命,坐上去腿根本无法抻展,随便一动,不是会把琴桌踹翻,就是磕碰上书桌角。

更糟糕的是,本来极尽简洁的小客厅,塞完这张床垫,不仅不伦不类,还显得凌乱不堪。

魏无羡横着竖着换着方法试,折腾出来一身汗,实在没辙了,只好就地一瘫,毛茸茸的黑兔子垫非常柔软,他忍不住在上头滚了两圈,发出几声懊恼的嚎叫,挫败得要命。

一个温暖的手掌从背后伸过来,摸了摸他的头。

魏无羡嘴一撇,心道,别哄,一哄更委屈。

可事与愿违,蓝忘机道:“起来吧,不必着急。”

魏无羡沮丧道:“我真不知道这玩意会这样……唉……给你添这么大麻烦……”

蓝忘机:“无妨。”他顿了一下,大约是在斟酌,过了一会,又道,“让我试试?”

魏无羡翻身回来,自下往上瞅着他,道:“那可不行,要是劳烦你亲自动手,我用得着一下课就专程跑过来吗?我歇会就起来收拾,你打算怎么摆,口头指挥,体力活放着我来。”

蓝忘机斜斜地跪坐在魏无羡身边,床垫太软了,所以特别规矩的正坐无法保持平衡。但魏无羡立刻就发现,蓝忘机这个有些懒散的姿势不止很好看,还和大黑兔子床垫特别般配。

他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心里痒,手也痒,便戳了一下蓝忘机的膝盖。

蓝忘机毫无反应。

他惊讶地道:“学长,你不怕痒的吗?”

蓝忘机:“不痒。”

魏无羡:“喔——那……这里呢?真的不痒?”

他摸了一把蓝忘机的腰,还是毫无反应,再想试其他地方的时候,手便被握住了。

蓝忘机:“不要闹。”

不知是离得有些近,还是因为魏无羡心里有鬼。总之,这句话听在魏无羡的耳朵里,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很自然,是蓝忘机一贯的无奈语气,可似乎还有一些别的。

好像是,大约是,仿佛是……

带着一点似有若无的宠溺的。

他一下子不自在了起来。

从和狐朋狗友胡乱打闹的模式,猛地切换成了隐秘又无法宣之于口的隐藏模式,无缝衔接的太快太突然。

他心一慌,顿时手忙脚乱,突兀地抽出蓝忘机握着的手,鲤鱼打挺站起来,道:“干活干活干活!我休息好了,怎么摆?!”

蓝忘机也跟着站了起来,道:“一起吧。”

最终,大黑兔子到底找到了合适的位置。脸和耳朵的部分充作靠背,竖起来贴墙放,胸口往下坐人,琴桌摆在大兔子尾巴左边,原本放在木地板上的坐垫,则压在了大兔子的肚子上,高度正好能当琴凳。

魏无羡在尾巴右侧坐着,既满意又得意,满意的是这么放,懒人床垫变身双人沙发,蓝忘机弹琴就会坐在他旁边,距离非常近;得意的则是他买的小家具登堂入室,占据了蓝忘机房间里一隅,仿佛这里划归成了他的独占区和专属地。

他美滋滋地打开小放映机,窝在“新沙发”里看了半部酸溜溜的文艺电影,等回过神,十分眼熟的备用睡衣正叠放在他手边。

又刚巧,洗漱完毕的蓝忘机拉开浴室门,正好从投映屏前路过,浅色的眸子淡淡瞥了一眼,道:“很晚了,准备睡吧。”

唉,美色误人。

美人出浴能秒杀全世界的青葱小处男。

魏无羡也不例外。

他还想垂死挣扎一下的,于是道:“我睡客厅吧,这个床垫就能睡人。”

没想到老天都不想给他挣扎的机会。

蓝忘机断然否决:“不行。没有多余被褥。”

 

魏无羡想,他恐怕这辈子都难忘记那一幕了,那是湿漉漉尚滴着水珠的碎发,还有浴巾和领口透出来的小片肌理,每当脑中回放一次,小旗杆就跃跃欲试地预备升旗。

 

民乐晚会最终定在12月8日晚。

日历一天天翻过去,研究证明,养成一个习惯需要二十一天。

可魏无羡养成赖住蓝忘机宿舍的习惯,只用了区区三天。

周三晚,民乐社第一次集合排练,蓝忘机从百忙之中抽出空闲来打了个招呼,又配着练了一次结尾的大合奏曲。

古琴背过来,用完自然还得送回去。蓝忘机实验做了一半,还得再回实验楼一趟。这个时候,怀揣备用钥匙的魏无羡就成了帮忙的最佳人选,他轻车熟路地进门,放好了琴,直扑大黑兔子沙发,往上一躺,再出门已是新的一天。

时间长了,是人都发现了这个惊人的事实:校草和新入学的夷陵小嫩草形影不离,恨不得天天都黏在一块。校园论坛还为此盖了座楼,里面堆着路人拍的他俩同框照片,层数越盖越高,颇有赶超他俩单人图楼的架势。

魏无羡总是言若有憾心实喜之,暗地里不知把图楼刷了多少遍。

一星期里至少四五天都赖在蓝忘机寝室,一般来说,就算魏无羡脸皮厚如城墙,也不可能好意思一直单方面蹭住。除了隔三差五点个双人份的外卖,买点蓝忘机爱吃的东西,房子里缺的少的,他看到了就会尽量填补。

实在赖不下去了,就装模作样回自己寝室蹲一天,带上换洗衣服再回来报道。

头一回这么做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有些忐忑的。可他一进门,书桌上竟破天荒放着一个快递箱,上书:

LHW学园C区博士楼XX栋XXX号,蓝忘机转魏无羡收。

啥?

啥啥啥?

快递还能寄蓝忘机再转给我?

折腾不折腾?

魏无羡满头雾水拆箱,里面睡衣两套,似乎比蓝忘机常穿的小一号;再是浴巾两条,漱口杯马克杯,零零碎碎好几样,和蓝忘机的自用品几乎全都同款。

事实胜于雄辩,一切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魏无羡立刻换上了新睡衣,美滋滋地翻出珍藏许久的APP,选规格,下单,鲜果蛋糕配送,发送成功。

当日达,现做的,三小时后送到。

还特地要求在蛋糕上写字:

二哥哥是我的!

他看着手机屏,心虚得要命,手一抖,到底把“的”字删了,换成了:

二哥哥是我亲哥!

 

========

明天给羡羡做酱去更不了。后天随缘。

莫催。

========

下一章

评论 ( 29 )
热度 ( 1183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