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9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梗概:办证吗,扯证吗?

已修。

========


周一,蓝忘机的烧退了,但江枫眠下周才能回校,该代的课还得坚持代。

魏无羡陪睡了一整天,早早爬起来,买了粥和包子当早餐,又怕病情反复,严格遵照医嘱,盯着人吃了药和含片,揣上保温杯,像蓝忘机挂件似的前后脚走进教室。

基础课是小班,满打满算二十人。

魏无羡快走两步,抢在蓝忘机之前走上讲台,道:“今天,蓝助教身体欠佳,所以我有个小小的提议,这节课由我来讲,讲义……”他举起刚刚从蓝忘机手里抢过来的资料,晃了晃,“讲义还是咱们蓝助教写的,内容我已经全部理解并且提前背下来了,通讲大概不成问题,如果各位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可以等讲完之后向蓝助教提问。”

魏无羡的年龄比同班同学小了好几岁,这样擅自要求代课的行为,其实非常不合规矩。

但一来,大家都知道过他过目不忘的本事,学习能力又有目共睹;二来,代讲课的蓝忘机也并不比魏无羡大多少,他做事一贯认真,又是全程旁听,能查缺补漏,没什么不放心的。再者,谁没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这次能借蓝忘机一个人情,大家期末再借讲义划重点岂不更容易些?所以讲台下交头接耳一番,关系好的同学还起了几句哄,便纷纷安静下来,赞成了魏无羡的提议。

魏无羡便冲蓝忘机眨了一下右眼,道:“那就请蓝助教在第一排旁听吧?”

他就怕蓝忘机在奇怪的地方有所坚持,才特地先斩后奏。好在蓝忘机没拒绝,只是轻轻一叹,有些无奈地坐下了。

两节课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但毕竟是理论基础,魏无羡讲起来并不觉得吃力。一下课,也不等人走完,他冲下讲台,拿起蓝忘机喝过的保温杯灌了大半,道:“唉……讲课真是辛苦,渴死我了,我再也不偷偷骂讲师只会念课本了。”

蓝忘机:“中午想吃什么?”

魏无羡撇撇嘴,道:“还能吃什么,继续粥屋呗。”

蓝忘机:“我吃就好,给你点外卖。”

魏无羡一偏腿,往蓝忘机前头的课桌上一坐,道:“甭麻烦了,我去隔壁匀一勺辣油就成。来,过十一点了,先吃药。”

蓝忘机接过药,刚端起杯子,两个女生刚巧从旁边走过,相视一笑,其中一个道:“魏帅帅,你啥时候跟蓝助教关系这么好了呀,跟小两口似的。”

魏无羡瞪大眼睛,道:“怎么,我们看起来关系很好吗?过奖过奖,也就一般好吧,不算特别好,以后还会更好的,争取霸占校草的所有权。”

他一边说着,还夸张地搂蓝忘机的肩。

蓝忘机差点被呛着,咳了一声,把药吞了,道:“不要胡扯。”

魏无羡的态度太坦然,而蓝忘机的言辞又很正经,一般的玩笑开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谁知恰恰相反,两个女生同时小声尖叫,眼睛闪闪发亮。

短发的女生道:“好啊好啊,魏帅帅加油,一定要拿下校草的所有权!组织很看好你哦!”

另一个卷发的妹子双手合十,道:“独占校草就靠你了魏帅帅!要给咱们神研一班争光呀!”

魏无羡眨巴眨巴眼睛,西子捧心状,嗟叹道:“等等等等,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是我抢校草,难道不该是校草争夺我的所有权?我难道已经不是大家的魏帅帅了吗?”

短发的女生捧腹:“哈哈哈哈这么会开玩笑笑死我了。”

卷发妹子道:“哈哈哈哎呦,这不就因为你是魏帅帅,我们才会押你的宝啊,加油!来击个掌!咱们要保拉郎冲官配,争取官宣!”

短发妹子道:“对对对!保拉郎冲官配,争取官宣!”

一连串的陌生词汇砸得魏无羡直发懵,分别和两个女生击了掌,等人走远了,颇忧郁地叹气道:“哎,这群只知道看脸的丫头们,人间不值得啊……”

蓝忘机已经收好东西向外走了,冷冷道:“吃饭值得,走了,魏帅帅。”

他把“魏帅帅”三个字咬的特别重,魏无羡楞了一下,一个激灵跳起来,追上蓝忘机,道:“老实说吧,这个绰号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着浑身都别扭呢……喂,你慢点,等等我啊!”

 

 

下午,蓝忘机否决了魏无羡继续代课的提议,打发他去实验室照看小动物。下了课,魏无羡就硬拉着人去了校医院,体温正常,只有嗓子更沙哑了些。他放心不下,干脆全程紧迫盯人,蓝忘机去实验室他跟着,去图书馆也跟着,连上个洗手间都要在隔间外蹲等。好容易渡过了漫长的一天,把人送回寝室了,临走前,他翻出温情发来的注意事项,确认了好几遍,嘱咐道:“床我给你铺好了,睡前吃的药配好了在你床头,先别洗澡,忍一天明天再说。”

蓝忘机:“好。”

魏无羡:“被子记得盖好,千万别着凉。”

蓝忘机:“嗯。”

魏无羡:“有事给我发微信,那个,半夜也行,我随叫随到。”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跟宿管很熟的,就算不给开门我还能翻墙。”

蓝忘机:“嗯。”

魏无羡:“……那个,我走了啊,你要不要想想还需要点啥?要不再烧壶水?”

蓝忘机:“……不用了。”

魏无羡:“好吧,那……那我真的走了啊。”

也对,蓝忘机有手有脚的,只是发了个烧,现在温度退了,有什么事不能自己做呢?没他在,说不定还能休息得更安心。魏无羡理智上非常透彻,心情上却舍不得走,有那么一瞬甚至想再赖着多住一晚,等蓝忘机的病彻底好了为止。

但周二还有一份作业没做,草稿在他宿舍电脑里存着,还有换洗的衣服什么的,不行,还是走吧。

魏无羡下定决心一转身,却听蓝忘机道:“等等。”

他立刻回头,眼睛一亮,道:“怎么,有事吗?那我就住……”

蓝忘机:“伸手。”

魏无羡下意识伸出惯用手,被拍开了,蓝忘机又道:“另一边。”

魏无羡只好换了另一边,刚伸出来,蓝忘机拿着一根棉签,在他食指的指腹上擦了一下。

“我的妈疼疼疼疼!!”魏无羡立刻叫出了声,想把手抽回去,却被蓝忘机抓紧了不放,沾了酒精的棉签把他整根手指都擦了一遍,又换了一根新的二次消毒伤口。好在,很快疼痛感减轻了些,魏无羡才看清,原来,指尖上有一个小小的伤口,不深,也没留血,要不是蓝忘机,他自己根本不会发现。

蓝忘机用创可贴把伤口贴好,这才松开,道:“好了,走吧。”

魏无羡点点头,一言不发,走出去,关门,下楼。

直走到博士楼的大门前,他才停下来,转回身,抬起头,这个角度,能看见蓝忘机的房间。客厅的白光熄灭了,换成了昏黄的台灯。

魏无羡心跳得很快,脸颊也很烧,他在楼下站了好一会,还是完全无法冷静。

指尖的触感还十分清晰,蓝忘机包扎时,垂落在手指上的视线,眼眸,气息,一遍又一遍在眼前回放,美好得不真实。

美好到,直到确认了,手指上的确绑着一块创可贴,才能确信不是做梦。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喧嚣。

很吵,把一切都搅得乱了套,盈箱满笥,几乎要溢出来了,还要拼命彰显存在感。

不过是一块最普通的创可贴罢了,却好像加上了无数层滤镜,闪闪发光。

很暖,几乎将人溺毙。

唇小心翼翼地压了上去,魏无羡捕捉到了那股淡淡的,无纺布上的药味,微苦,微凉,但又恰到好处。

他想,好吧,现在换我来暗恋你了。

蓝忘机。

 

楼上,是谁恰巧正要拉上窗帘,又刚好,把这一幕收进了眼里。

========

下一章


评论 ( 47 )
热度 ( 134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