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8

※校园paro,双学霸

本章概要:紧机状况,呼叫场外援助。

========

蓝忘机发烧了。

有道是病来如山倒,魏无羡万万没想到,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一觉醒来,他先是觉得身边暖烘烘好似挨着火炉,再一看表,八点半,吓了一跳。

闹钟没响?

大约是响过了。

残骸还在他脚底下躺着。

说好的规律作息!说好的六点起十一点息呢?!

魏无羡大喜,一转头打算好好嘲讽一番蓝忘机,却见蓝忘机脸色苍白如纸,呼吸轻得几乎听不见声音。

他吓出一身冷汗,再一摸,热的,没死,但是裹进被子里的皮肤烫的要命,露在外头的手和脸却是冰的。

魏无羡惊慌失措,差点从床上滚下去。他自己很少生病,也完全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除了想起来病人该多喝热水之外,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到蓝忘机醒了,哑着嗓子打电话,交代同学帮忙照顾实验,魏无羡才顿悟,也赶紧掏出电话,翻出外援,噼里啪啦发过去一大堆消息。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姐——!!!!江湖救急!!!!!发烧怎么办?!!!!!救命啊啊啊啊啊!!!!要死人了!!!![表情包] ×N

没人回。

魏无羡抓耳挠腮,从卧室走到客厅,又从客厅回到卧室,满打满算二十平米的宿舍间,一会的功夫被他绕了不下八百圈。

还是没回。

魏无羡实在坐不住了,拎着热水壶进卧室,放在床头的水杯还是满满的。他试了一下蓝忘机的额温,道:“你……渴不渴,要不再喝点水?”

蓝忘机脸色照旧苍白,本就淡薄的唇色更浅了些。但这点憔悴竟丝毫不损那超乎寻常的颜值,反而因为多了一抹病容更添了不一样的风姿。

蓝忘机轻咳两声,道:“不用。”

嗓音又哑又沉,蕴含其中的电流反倒仿佛比正常版更强劲了些。

魏无羡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勉强压下用亲吻将唇瓣染回原来色泽的冲动,道:“……真的不用吗,我又烧了一壶。”

蓝忘机:“……已喝三杯了。”

魏无羡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那、那我给你换一杯热的吧。”

蓝忘机看了一眼还冒着热气的水杯,默默无语。

魏无羡见他不说话,只当是默许,换了一杯滚烫的,又绕回了客厅,摸出手机再看,还是没回。

不行了,等不及了。

他点开通讯录,果断拨号。

魏无羡:“喂喂喂情姐你在吗早上好你醒了吗江湖救急等你救命啊!”

对面默了几秒,一个有点迷蒙的女声回答道:“什么事,谁要死了?”

唔……这语气实在不怎么好,魏无羡顿时缩了,调动全部情商,憋出来一句:“咳……那个,这么辛苦啊,昨天又加班了?”

温情:“我就没有不加班的时候,四点多才下手术,有事说事,没事挂了,别耽误我宝贵的睡眠时间。”

魏无羡忙道:“别挂别挂别挂,好姐姐发烧该怎么办?”

温情:“你病了?”

魏无羡:“不,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

温情:“那你着急火燎的打什么电话?确定是发烧?多少度,校医院去了吗,药吃了吗。”

魏无羡:“没,昨晚淋了雨,应该是发烧吧……不知道多少度,我刚摸了一下额头,感觉不出来。”

温情:“你能摸出来才怪!真摸着烫你也别打我电话了直接120吧。去买点药,吃点清淡的粥,注意保暖,……再好好哄哄人家陪着睡一觉,不行了我困死了,等我醒了再联系。”

哔——

一串忙音,挂了。

魏无羡直发愣,回不过神。

道理我都懂,可连起来怎么就听不懂了?

买药,买粥,注意保暖,哄人,都没问题,然后……

最后一句……什么意思?

陪……什么?

他探头朝卧室看了一眼,心思浮动,想,陪……陪睡也不是不行,比起玩游戏,显然玩蓝忘机更有意思……不不不,不是,是陪蓝忘机更重要些,可这太堕落了,大好的休息日在床上躺尸……不对,是照顾病人,更何况蓝忘机还是因为护着自己而淋雨生的病。

好吧,投桃报李,有恩报恩。

想通了这个道理,魏无羡顿时正义感爆棚——当然,其中是否掺杂了私心则另当别论。他也不忙着烧热水了,跟蓝忘机借了厚外套和钥匙就出了门。

买药买粥买水果,拿不了的打包外送上门,魏无羡一通忙乎回来,电水壶里的水还是温的。

他配好了药,照着手机里现存的“照顾病人一百问”,蹑手蹑脚在床边坐下,把蓝忘机搬到自己膝上躺好,湿毛巾擦了汗,又摸了摸脸。

手感十分棒,光滑温润,好像会吸住手指似的。

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一低头,对上一双澄清的眸子,惊得他差点一抖,把毛巾扔了。

魏无羡:“……醒了吗?”

蓝忘机:“……未睡。”

魏无羡:“唉……我的好学长啊,屈尊配合一下,体谅体谅我这个头一回上路的新手呗。”

蓝忘机咳了两声,道:“怎么配合?”

魏无羡:“你哪儿都别动,我看看PDF上怎么写的啊,‘用温柔的抚摸唤醒昏睡中的病人,水温最好刚刚可以入口’……”他拿起水杯,尝了一口,道,“还行,但我喜欢喝凉一点的,人和人的口感温度不一样吧,这个描述实在很不确切,不然……你也尝尝,不合适我再换?”

他说着,把水杯往蓝忘机嘴边送。但现状是,魏无羡坐在床边,蓝忘机又躺在他腿上,角度完全对不上,水杯稍一倾斜,就会全洒在蓝忘机的身上。

魏无羡找了半天角度,根本对不准。蓝忘机忍无可忍,把水杯推开,撑着想坐起来,道:“药给我。”

魏无羡:“诶你别起来,别动,给我躺下,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互相配合的吗,我喂你吃。”

他把蓝忘机往下压,蓝忘机挣了几下,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

魏无羡顿时慌了,也不敢强人所难了,只把蓝忘机扶起来坐好,垫上靠枕,手机随手被他扔到一边,道:“这书上写的方法好像不太对啊,既不详细又没有变量参数。按这上面的说法,病人连一根手指都不用动,光躺着就能伺候周全,可实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嘛。你好点了吗,没事吧?”

蓝忘机好容易压下咳嗽,嗓子更哑了,勉强说道:“药给我。”

魏无羡应着,悻悻然把药递过去,道:“我买了粥,要不要喝一点?”

蓝忘机:“嗯。”

魏无羡立刻出去拿粥。被他丢在床上的手机没锁屏,又不知被碰到了什么地方,APP识别了PDF的文字内容,温柔而机械的女声便开始朗读。

“……温最好刚能入口,如果病人拒不配合,可以用给药器或口对口给药,也可以换用肛门栓剂……”

蓝忘机:“……”

“等等等等……我不是,这不是我说的是书里写的!!啊啊啊啊啊——该死我为什么要装听书插件啊啊啊!!”魏无羡飞也似地冲回来,抓起手机又飞奔回客厅,一路叮叮咣咣撞了床角衣柜门框,想必还有客厅的书桌书架。

蓝忘机:“……”

他掩着口低低的又咳了两声,把忍不住上弯的嘴角压下去,等魏无羡满脸通红的端着粥过来,表情已经回复了原本的波澜不惊。

闹了个大乌龙,魏无羡也不敢玩亲自喂粥的戏码,伺候好了病号吃喝,他把外套一脱,跳上床,搂住蓝忘机,道:“假也请了,事也都推了,好好睡吧,乖啊……”

蓝忘机有些僵,把人推开了些,但单人床再宽也不过1.2米,挤了两个人,怎么挪也难免贴着,更何况魏无羡还不屈不挠地一再搂过来,拉扯了半天,谁也没赢。他只得道:“你又在闹什么?”

魏无羡:“哄你啊。”

蓝忘机:“……”

魏无羡:“这可是执业医师吩咐的,我们要遵医嘱。”

蓝忘机:“……”

魏无羡:“来嘛,唱晚安曲给你听啊。”

蓝忘机:“不必。”

魏无羡:“那讲个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很厉害的帮派,叫夷陵帮……”

蓝忘机轻轻叹息,无可奈何,只得随他去了。

但两个人的体温到底比一个人更暖,驱散了发冷的不适感,倦意朦胧间,耳边飘着漫不经心的无聊故事,又依稀伴着富有节奏感的心跳声。

略显急促的心跳声。

噗通。

噗通。

噗通。

========

下一章:19

评论 ( 41 )
热度 ( 126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