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5

※校园paro,双学霸


========


短视频发出去不出三分钟,手机便震了起来,并且接连不断地震着。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等等!!!

待机屏上的新消息数从3跳成了4,再变成5678,蓝忘机还来不及划开锁屏,消息数又被新跳入的通话邀请盖住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发起了语音通话。

 

蓝忘机顿了一下,点了接听,不用点免提,甚至不用把手机放在耳边,对面不加掩饰的喜悦已经扑面而来。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我的天呐蓝忘机你那是什么神仙调子太好听了吧!!我以为古琴都是软趴趴的棉花团你你真不是假弹放了琵琶曲吗!!太帅了!!太棒了!!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快快快,刚才那一段叫什么?曲谱发给我一份……算了,我……哎呦!”

手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声,似乎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又夹杂着重物落地的响动。但很快,说话声又传了过来。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喂喂喂!蓝忘机!蓝学长!!你还在吗?!听得见吗?”

蓝忘机道:“在。”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我大概十分……不,五分钟后到,扬州炒饭吃吗,我给你带一份?但我没门卡,你得下楼来接我一趟。”

蓝忘机道:“不必点,一会出去吃。我这就下楼。”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别急别急,我才刚到综合楼,还要过几分钟才能到。诶对,你还没说刚才那一段是什么曲子呢。”

蓝忘机:“没有名字。”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啊?

蓝忘机:“随手弹的。”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什么???纳尼!!!不可能!即兴能这么好听?再来几句?”

蓝忘机嘴角几不可见地弯起了一点弧度,角度极其微小,即便有人与他相对而坐,也未必会注意到其中细微的变化。但他很快又抿了回去,道:“好。”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等等!马上!!我戴一下耳机!!

蓝忘机把手机卡进专用支架,点开免提,对面的呼吸声略显急促。显然,魏无羡正在赶来的途中。

他猛地一震弦,拨音,三拍清而转的音节之后,留空半拍,接续泛音,再拨,琴尾揉弦,带起右手浑和沉稳的地音。

正是古曲《广陵散》。

完整的乐曲讲究起承转合,可蓝忘机只弹了起调,正是渐入佳境,让人想一探究竟的时候,他却按住弦,停下了。

对面久久没有回应。

蓝忘机拿下手机,开门,下楼。

对面停了好一会,才倒抽了一口气,道:“没了?”

蓝忘机:“到了吧?”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学长,你听没听过这么一句话。”

蓝忘机:“什么?”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裤脱我看?”

蓝忘机:“……没有。”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算了就知道你没听过。看见你了,我在路对面。”

蓝忘机一抬头,路对面,那个脸上总是带着笑的学弟戴着耳机,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夸张地挥动着,道:“看!!我带笛子来啦!!”

尽管只隔了一条街,两人却谁也没打算挂断语音。

到了能直接交谈的距离,魏无羡才摘掉耳机,一下子搭上蓝忘机的肩膀,道:“走走走,上楼去,刚才你弹的那一段,是不是传说中的《广陵散》?”

蓝忘机:“嗯。”

魏无羡:“哇!我听说这首曲子可难了,蓝大师,蓝琴爹,别再吊人胃口了呗,待会来一次完整的?”

蓝忘机实话实说,道:“只会这一段,尚未学全。”

魏无羡如释重负,摸着胸口道:“你可把我吓死了!刚才那一段好听归好听,我是吹不来的。既然你也不会,那就肯定不会选它了吧?对不对?”

 

 

相隔数日,再次踏入蓝忘机的地盘,魏无羡自认为,他的心态已经焕然一新了。

虽说还没完全从打击之中恢复,但这不妨碍他被琴曲勾起兴趣。

事实上,魏无羡曾对“艺术”二字嗤之以鼻,毫无兴趣,终日沉迷于数字、符号的组合排列。第二次跳级后,周围能一起玩的小伙伴屈指可数,同龄人中更是毫无共同话题,为此,他老爹没少请专业人士给他做心理疏导。他实在不胜其烦,选了一个比较顺眼,又似乎不太难的乐器作为业余爱好,以此来让家长安心。谁知笛子这一吹就是十几年,甚至还渐渐感受到了另一种美妙。和完成一项课题验证的满足感完全不同,是一种能将情绪与压力全部释放,彻底宣泄的畅快感。

所以,无论魏无羡平时再忙,会空出练习的时间,也会关注一些同类的乐曲。正因如此,他才会因为蓝忘机的那段弹奏,抛下一切尴尬与不甘心,迫不及待地赶过来了。

可真当他在小客厅里坐下,便难免想起自己曾怀疑蓝忘机意图不轨,就随便翻抽屉查柜子,着实不能算光明磊落的那些行为。

他如坐针毡间,又见蓝忘机走向冰箱,拿出来一杯未拆封的奶茶。

红豆奶盖加燕麦,正是魏无羡爱点的一款配置,标签上手写的 “大红”二字眼熟又亲切,马克笔横从穿贯的一个大“丿”,把剩下的比划全挤成了一团。

分明就是蓝忘机外卖带走的那一杯。

魏无羡:“……”

这是几个意思?

为了专门留给我喝,所以跟我点同款?

他心里止不住嘀咕,偏偏蓝忘机极其自然地把奶茶杯放在他手边,这才到琴桌旁坐下,一手按弦,一手又抽出一本薄皮小册,抬眼看他,道:“这是琴谱。”

一缕暮光,斜斜地打在琴桌上,好似一条清晰的分界线,一半昏黄,一半暗淡,泾渭分明。

蓝忘机的指尖被染成了暖黄,被简洁的封皮一衬,好看得要命。

可魏无羡已经完全无暇注意到这些了,因为,光是在对方的注视下维持表面上的淡定,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

实在是……太不妙了。

该死,怎么这么热,还有,屋子里怎么这么太安静。

慌乱之中,他把笛子当做救命稻草拿了起来,像被老师点名似的立正站好,道:“咳……我,我先吹一段给你听吧,我会的曲子不太多,练新谱也可以。”

蓝忘机:“也好。”

 

以明亮清脆的高音为起,接连一串如珠落玉盘的婉转更迭,轻快中伴着一点俏皮,不是古曲,反而颇具流行乐的风格,独奏也仿佛带上了节奏的鼓点,连绵的串音仿佛吉他拨弦,动感,流畅,虽不悠远,但感染力十足,让人忍不住击节应合。

更秒的是,主旋律竟是取自蓝忘机的那段即兴琴曲。

 

曲毕,魏无羡满足地叹了一声,果然,吹笛正能静心。局促与紧张彻底被他抛诸脑后了。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挑衅似的看向琴桌前的人。

蓝忘机垂目略作思索,撇下琴谱,道:“就它吧。”

魏无羡一时不及反应,下意识道:“……啊?”

蓝忘机不答,扣弦,撩拨,旋律再起,与魏无羡刚才的笛曲尾音相连,铿锵有力,针锋相应,只续了三五音节,便停了手。

魏无羡双目炯炯,在琴桌前就地一坐,一把抓住蓝忘机按弦的手,道:“有道理呀!古曲也是曲,即兴也是曲,何必执着于曲谱,既不用费劲排练,还更有现场效果。男神就是男神,这提议太棒了,简直深得我心!”

谁知,蓝忘机竟清了清嗓子,避开了魏无羡的视线。

 

……

……嗯?

是光线太暗吗,还是霞光的问题?

为什么……

蓝忘机的耳根好像……

似乎……

又有一点泛红了……?

不对。

一定是看错了。

 

========

周末不更。

========

下一章:16

评论 ( 23 )
热度 ( 1045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