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4

※注意:二设,叽并不暗恋羡

※大转折,立场互换啦\(^o^)/~

本章概要:真相迟到了,但没缺席。

不要想歪好吗,纪录片就是11章的《神奇生物探秘》好吗。
========

既然约了一起找曲子,魏无羡又是个行动派,便坐不住了。他在校门口跟蓝忘机分开各自行动,刚走出没几步,忽然想起来U盘还在蓝忘机那儿,又连忙折回去追。这玩意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品,但没有的话想拷个资料的确不方便。

谁知这一追,就追出了至少两条街。魏无羡明明总能捕捉到路口一晃而过的那抹挺拔背影,可真追到地方就会发现,蓝忘机已经又拉出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还是大声喊一嗓子对方听不见的距离。

本来,这是这是一道连小学生都能做的追及问题。

但魏无羡行动先了思考一步,追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除非抄近路,否则以他和蓝忘机的速度差计算,恐怕得追到接近终点才能赶上。

罢了,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他存在笔电里的曲谱传手机也不过稍微麻烦一点。

他这么一想通关窍,脚步自然就慢了下来,刚要转身,一眼瞥见拐角处,蓝忘机的脚步一顿,竟然也停了下来。

机不可失!

就是现在!

魏无羡果断加速起跑,跳起来横跨过绿化带,再横穿马路,很近了,二十五米,十五米,五米!

就在“蓝忘机”三个字即将脱口而出的前一瞬,他猛地捕捉到了一个陌生的倩影,同时也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

就在蓝忘机的面前,多出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妹子!

魏无羡电光石火地原地转了个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窜进了树丛。

……等等,我为什么要藏起来?

树丛很矮,间隔也窄,还弥漫着不怎么怡人的气味,大约不是园丁刚喷过肥,就是野猫刚占过地盘。

魏无羡缩头缩脑地缩在空隙间,十分憋屈,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藏起来啊?!

初秋的蚊虫毒得很,片刻的功夫,魏无羡的脚踝上就被叮了好几口,痒得要命,可他又不敢挠,响动一大,容易被发现。

这一条林荫路草木葱茏,也相对僻静,他本来没打算偷听的,但禁不住说话声一个劲往他耳朵里钻。

女孩子的声音由于紧张而有些发尖,并且断断续续的,内容老套至极,大意是:

蓝忘机学长,你是我男神。我从一入学就注意到你了,我是XXXXX,希望能和你认识一下,以后有机会向男女朋友的方向发展。

魏无羡:“……”

我的天呐!这不就是,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告白现场吗?!

好劲爆。

魏无羡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十八年了,头一回听墙角,就赶上这么赤鸡的内容,不枉此行!顿时他脚踝也不痒了,也不觉得蹲着憋屈了,竖起耳朵,恨不得贴上去听,生怕错过只言片语。

蓝忘机会怎么回应呢?

会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吗?

还是【对不起,我心有所属】呢?

要不就闷骚一点,面带遗憾心实喜之,说【对不起,可我有暗恋的对象了】?

不管哪一种,都挺对不起人家小姑娘的嘛,啧啧啧。

蓝忘机啊,一个背负罪恶的男人。

透过树丛的稀疏之处,依稀能看到一小片画面,不太分明,魏无羡想看,又怕惊动当事人,只好作罢,盯着一小片浅白的衣角努力想象。

蓝忘机是不是也有些意外,不然为什么停顿这么久也没回话?

终于,蓝忘机说道:“抱歉,课业繁重,无暇分心。”

嗯?

虽然和预想中的不太一样,但这个答案的确符合蓝忘机的一贯风格。就算谈恋爱,一定也以课业/事业作为优先。

照目前魏无羡掌握的日程表来看,蓝忘机周一至周五几乎从早忙到晚,周六没有固定安排,周日要去实验室轮值盯实验。这么算下来,一周七天,至少六天约不出来,真要找了小女朋友,恐怕要谈一个黄一个的节奏。

魏无羡想,不容易,难得挤出来一点空闲,全都用来哄小爷我了,陪吃饭,陪补课,陪喝奶茶,待会还要陪挑曲目,等民乐晚会安排上了,周六也得归我,陪排练啊。

奇怪的是,听了蓝忘机的回应,女孩子倒好像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说话也流利了不少,她道:“感谢男神的回答。其实……在告白前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还有,那个,请问,男神有……喜欢的人吗?”

魏无羡一听,心跳立刻漏了一拍,连眼睛都一下子瞪大了。

啊啊啊啊!!

不要啊!!!

不要问啦!!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下子脸颊烧得通红,想堵耳朵,又有点莫名期待,不止心脏怦怦跳得极快,手指也狠狠抠进裤脚,再攥成拳头,止不住地抖。

蓝忘机的回答猝不及防。

他道:“没有。”

女生一下子高兴了起来,道:“谢谢男神!请您继续不食人间烟火下去,我会永远支持您的!加油!”

蓝忘机便不再停留,约莫是冲对方点了一下头,很快走远了。

女生一声叹息,轻轻一跺脚,也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而魏无羡却被钉在了原地,彻底愣住了。

没有???

是没有喜欢的人?

是喜欢的没有人?

是人没有喜欢的?

不对,别瞎胡拼了,就这么几个词,意思也足够明显了。

蓝忘机不可能说谎,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屑说谎。

可是……他、他……

他不是……

喜欢我吗?

 

 

魏无羡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寝室了。

关上门,就地躺平,他一把抓过和书包同款的花驴子抱枕翻了几个滚。

一口长长的叹息呼出,再把脸埋进软乎乎的桃心绒里。

什么状况?

他一直笃定,暗恋着自己的那个蓝忘机,今天亲口承认了。

没有喜欢的人。

真不敢相信。

蓝忘机竟然没有喜欢的人。

那岂不意味着,自始至终,他的“过于在意”,完全是自作多情?!

拿掉暗恋这层滤镜的话,提醒交作业是教学助理的职责,请吃午饭是师兄对同门师弟的关照,似乎……

似乎也不算说不过去。

可是……

可是……

可是蓝忘机明明对他格外好。

这一点不该是错觉了吧。

和表面上的冷淡不一样,细品之下,就能感受到那份细腻的温暖。

有时,甚至足以让他误解。

可那如果不是喜欢,蓝忘机为什么肯容忍他的胡搅蛮缠,不止加班帮他补课时,还帮睡着了的他换睡衣,允许他分享同一张床。

不对。

除了换衣服和一起睡之外,什么都没发生!

蓝忘机什么都没做,始终克己守礼,这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吗?

如果真有那么一点喜欢的成分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不经意间,怎么都会露出端倪。

只有根本没在意的人,才能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反观自己却……却……

仿佛膝盖中了无数箭。

魏无羡仔细回想着所有细节,心空荡荡地失去了好大一块,就像漏了水的船,渐渐下沉,搁浅。

他一口咬住抱枕的驴耳朵,难得品味着从未尝过的忧郁的苦涩,心想:

蓝忘机,大笨蛋。

夷陵小王子这么天下无双的优秀才俊,你怎么能不暗恋他呢?

 

将变冷的茶盏放下,不经意间,蓝忘机又一次看向被他安置在文具格最上方的U盘。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U盘罢了,设计平凡无奇,黑色方形,挂扣坠着的红穗子增添了少许的活泼感。

32G的存储量大半被名为“纪录片”的文件用掉,其余的一切,全部乱七八糟堆在根目录里。课题集,论文集,日程表,小说,照片,莫名其妙的软件,还有随手建的一大堆txt——点开里面没有半个字,标题却很长。显然,是把“新建txt文档”当成了便笺用。

他下意识又把U盘拿起来,端详了一会,放回原处。

天色渐晚。

蓝忘机沉思片刻,拿起始终消无声息的手机,打了一行字,点发送前照例检查一遍,到底一字字删掉,又将手机放回去。

再过一会,他站起身,在琴桌旁落座,稍稍调了一下弦,指尖轻轻一拨,一道清亮的琴音跃然而起,随之流淌出一段碎玉般的婉转曲调。

手机忠实地记录下了一切,再通过wifi,传给了相距不远的,另一个人的手中。

========

下一章:15

评论 ( 39 )
热度 ( 1045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