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13

※注意:二设,叽并不暗恋羡

※偶遇buff开启,慢热

※伪科学,双学霸校园paro

本章概要:琴笛和鸣。

========

 ※

教学助理差点被魏无羡这一嗓子吓摔倒,语气十分不好地道:“魏同学,聂同学,上课不要喧哗,坐下,有问题举手。”

魏无羡回过神,缩头缩脑地坐回去,蔫了。

聂怀桑也不敢交头接耳了,低头开始噼里啪啦发微信。

 

【二三三】吓死我了,还好教授这会没在,要是被教授抓着了,绝对罚你给他扫一个月的实验室!

一直搁在桌角的手机一震,魏无羡秒开,瞅了一眼,先甩了个嫌弃的表情包。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你才吓死我了,衰,有屁下课放!

 

【二三三】就差你和蓝忘机!!魏老大!!!求你辣!!!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校草是怎么回事?

 

【二三三】什么怎么回事啊……不就是蓝忘机呗!又不是我封的,你随便找人问问,要不上校论坛刷一眼就知道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他长得美吗!呸!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好吧,就算他长得美,小爷我在夷陵也是有过应援团的!

 

【二三三】哥哥哟,想要应援团还不容易,上舞台呀,笛子炫技来一段儿。你是没看见去年蓝忘机刚入学那会,迎新晚会弹了一首曲子,讨论楼就飚红了整整一个月呢,什么“古风美男”啦,什么“古琴王子”啦,“神级校草”啦,都是那时候封的。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好吧,游说蓝忘机这活儿我接了。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酬劳怎么算?

 

【二三三】潇湘居火锅套餐?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几人份?

 

【二三三】……两人份行吗?

 

【别随随便便陈情哈】成交。

 

魏无羡手机屏幕一锁,也不打草稿了,推导演算出结论,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完把习题纸往桌上一拍,举手,道:“助教——我写完啦——申请提前交卷——”

聂怀桑猛冲他眨眼睛,速度堪比蝴蝶振翅。

魏无羡比口型道:“又干啥?”

聂怀桑:“先借我抄抄呀!!”

魏无羡得到许可,站起来道:“你不是有演算过程吗?”

聂怀桑大恸,道:“最后一题没有啊!!啊——!!”

 

心情一好,天都变蓝了。

魏无羡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十分轻快地往博士楼走,一拐弯,果不其然,迎面来的正是(划掉)朝思暮想(划掉),正是要找的蓝忘机。

魏无羡:“嗨~”

蓝忘机拿出魏无羡的U盘,递过来,道:“还你,谢谢。”

魏无羡双手插兜,只看不接,道:“蓝学长,好巧啊。”

蓝忘机:“嗯。”

魏无羡:“有件事我有点想不通,特地来问问你。”

蓝忘机:“请说。”

魏无羡食指点了一下蓝忘机手里的U盘,道:“我没收到微信申请,不知道是我的手机APP崩了,还是有人不想加我好友呢?”

蓝忘机:“加了。”

魏无羡心道,假的,脸上却笑着道:“是吗?”

蓝忘机:“查无此人。”

魏无羡想,这个理由实在不怎么高明。

他道:“手机号都给了,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也行啊。”

蓝忘机轻轻一叹,拿出一张叠成四方形的字条,在魏无羡面前展开。过了三天,除了折痕的位置字迹稍显模糊之外,和魏无羡临走见的最后一眼没什么区别,显然保存状态良好。

魏无羡有点欣慰,或者说略带感慨地瞄了蓝忘机一眼,心道,收藏得这么仔细啊,难道刚才那句不是骗我的?

蓝忘机:“搜了三次,没有。电话打不通。”

字条很小,还不如魏无羡手心一半大,为了看上面的字,他就不得不挨得更近了些,还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当证据,道:“怎么可能,你看,187XXXXXXX71,我的号码,没错啊?”

蓝忘机也低下头查看,道:“187XXXXXXX21?”

魏无羡恍然大悟。

他写的字张牙舞爪,7的横线岔到了上一行,下头拖出来一个长长的勾和末尾的1隐隐相连,他自己的号码先入为主,看起来不会搞错,可换成不熟悉他笔迹,也不熟悉他手机号码的人,错认成2就不奇怪了。

魏无羡轻咳一声,想把字条毁尸灭迹,又怕抢不过蓝忘机,犹豫了一下决定放弃,他道:“呃,一个小误会,倒数第二位是个7,来,我给你二维码,再加一次。”

通常,他企图萌混过关的时候,会冲着对方无辜微笑,以期达成最佳效果,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时机太不凑效。

两人挨在一起瞅那张小字条,距离已经近得不能更近,魏无羡的动作稍微大了些,鼻尖便蹭过一片温热。

微凉,力度不重,可鼻软骨撞过对方下颌,留下的触感极其鲜明。

魏无羡先心中一荡,随即脑中“轰隆”一声响,像火山喷发似的,热度猛窜几近沸腾,别说是给出任何正常反应了,大脑彻底停工,连呼吸都忘了。

蓝忘机好像也恍了一下神,退开了些,道:“没事吧?”

魏无羡立刻后跳了半步,慌慌张张的连连摆手,说着“不不,我没事……”,手一松,啪叽,手机被他扔出去至少两米远。

魏无羡:“……”

蓝忘机又叹气了。

魏无羡简直欲哭无泪,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就地填了。

这也太丢人了吧。

他认命地弯腰捡手机,趁机用手背试了一下脸温,烫手,热度惊人。

就算不照镜子,他也知道脸色恐怕比四川火锅浅不了多少。

不能慌,稳住。

不就是蹭了一下脸。

魏无羡故作镇定,给手机重启,道:“稍等一会啊,我重启完了就加,找你还有点别的事儿,有空吗?”

蓝忘机:“什么事?”

魏无羡:“我先确定一下啊,下午你做实验吗,上课吗,学习吗?”

蓝忘机:“不忙。”

魏无羡嘿道:“难得浮生半日闲呀,找个地方坐着聊?”

蓝忘机:“好。”

魏无羡:“奶茶店?”

蓝忘机:“嗯。”

 

蓝忘机,一个可怕的男人。

闹钟响了就起,买了奶茶打包。

只差拆不拆快递这一条无法确认了。(※注)

不不,世上能同时满足这三条的人不可能存在,满足两条足以制霸了。

魏无羡叼着奶茶吸管想,单独约古琴没意思,要赢,就正面刚。

于是他直截了当道:“民乐社要办晚会,找咱俩外援,我会吹笛子,咱俩笛琴合奏一个?”

蓝忘机:“时间,地点。”

魏无羡:“时间没定,地点大礼堂。”

蓝忘机略作犹豫,道:“恐怕……”

魏无羡:“恐怕时间冲突?放心吧,我让他们配合你的日程表选。至于排练……你会弹什么曲子,咱俩对对看?我这儿课程没你那么重,没有的话可以练你练熟的曲子。”

蓝忘机:“不多,曲谱都在宿舍。”

魏无羡打了个响指,道:“行,我回寝室拿了笛子就去找你。”


========

※梗来自微博段子:

狠心人三大表现:

拿了快递不拆,买了奶茶打包,闹钟响了起床

========

没修……可能有虫……晚上抽时间修修。

========

下一章:14

评论 ( 39 )
热度 ( 832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