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8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本章概要:贫道看你与叽有缘。

========

转眼又是新的一天,周三。

这一天有六节课,四节必修,两节选修,到了晚上,魏无羡往往还要去民乐社团帮忙,基本上是他每星期中最忙碌的一天,从早到晚不得闲。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节课,魏无羡已经几乎把血槽耗空了,他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支起课本挡住脑袋,拒绝沟通,拒绝交流。

这节课是纯理论课,若不是必修课,魏无羡根本看都不想看一眼。授课讲师也没什么责任心,一字不改,照本宣科,完全不再在乎学生是在睡觉还是在听讲。照这个架势发展,每节课读完一章,十四章刚好够讲十四周,期末考大概率是背诵全本并默写。

坐在前排的小胖子冲魏无羡挤眉弄眼,摇晃手机,看界面大约是吃鸡。魏无羡难得没接受邀请,干脆埋头装睡。

打击太大了。

昨天在实验室,他用蓝忘机的方法又测了五组数据,而同样的时间,蓝忘机测完了其余十一组。

这让他深刻地意识到又输了一次。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到最后,他都没好意思开口提补加出席分这件事。

晚上也不出所料地失眠了。

更糟糕的是,失眠并不是因为悔恨或者懊恼,他在被窝里翻来翻去,满脑子都是蓝忘机的“别动”和“仔细看”,还有来自于指尖和掌心的触感。

太要命了。

那种不着痕迹的,被照顾的感觉。

尽管蓝忘机的态度总是很冷淡,可这份反差反倒更让人在意了。

不行,是时候痛下决心了。

必须离这个危险的家伙远一点,魏无羡想,或许我并不是一根笔直的天线,如果对方是蓝忘机,可以预见,防线必然将全面溃败。抵抗不了,就只有躲了。

最好除了上课、做实验之外,其他的时候完全别见面,不留任何可以进攻的机会。

对,就这么办。

魏无羡顿时坐起来,低头点开购物APP。

GPS信号干扰器,无线电监测仪,《反追踪技巧大全》。

差不多够了……算了,还是再来一本《追踪推导论》吧。

哼,看是你蓝忘机的行动规律公式比较高杆,还是我的躲人大法技高一筹吧!

购买,付费,叮咚。

随着付费成功的效果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下课铃声。

讲师停止了念书,“啪”地合上课本,道:“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吧。这一章还剩最后两段,大家各自回去读一读,有问题下节上课举手提问,没有的话就继续进行下一章。现在下课。”

魏无羡抻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又刷了几条新闻,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站起来。偌大的阶梯教室已经完全空了,他慢悠悠走到门口,刚要踏出门。

隔着狭窄的走廊,预定“躲避”的人一手抱着一大摞书,一手拎着笔电,迎面而来。

“妈呀!”

魏无羡下意识嚎了一嗓子,火燎屁股似的光速缩回教室,反手把门也带上了。

他背靠着教室门,吓得不轻。

怎么说蓝忘机蓝忘机就到,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曹操吗?

但他转念一想,刚才那摞书至少有二三十本,他几乎完全看不到蓝忘机的脸,也就意味着蓝忘机很可能根本没看见他。

难道蓝忘机真的只是路过,并不是特地来“偶遇”他?

不管怎么说,刚才的反应的确过激了一点,但这不能怪他。

实在是太……惊悚了。

这次大意了,下一步该怎么办?魏无羡暗忖,反监听设备还没到,暂时不能排除被定位的可能,但是蓝忘机既然拿了那么多东西,目的地只可能是宿舍或图书馆,绕开他必经之路,那就只好……

嗯,就这么办。

等了足足五分钟,魏无羡才鬼鬼祟祟拉开一条门缝,四下观察,确认了蓝忘机不在,果断冲了出去。

下楼,穿过三排教学楼,直穿树林绕过实验楼,转弯走湖畔堤坝避开图书馆,快了,他已经能看见灰红色的宿舍楼一角了,胜利近在眼前,只差一点!

魏无羡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台阶,刚踏上大路,右后方有人比他步速更快,越过他,擦肩而过。

宽肩,长腿,白衬衫,怀里捧着一大摞书,不是蓝忘机还能是谁?

“妈呀怎么又是蓝忘机!!!”

魏无羡在心里惊悚地哀嚎——或许他真的嚎出来了,总之,他猛地急刹车,差点倒栽进湖里,再原地一百八十度转身,头也不敢回撒腿就跑。

仿佛身后追着一百只野狗。

听到声音的蓝忘机先扶稳了手里的书,从叠高的书山中微微偏开一点视线,没找到发出声音的人,只看到一片扬起的烟尘,和被卷在半空的一片落叶。

他略有不解,但也无暇深究,很快走远了。

再转回来说魏无羡,他借着堤坝高低落差和视线的死角火速远离了现场,跑出很远才停下,长叹一声,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这事儿没完,他想,蓝忘机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这根本不和逻辑,他难道不是该在图书馆或者宿舍的吗?!

明明避开了所有危险系数高的地方,怎么还能碰上?!

不行,看来现在回寝室的路不通了,还是先去校外躲躲吧。

他打定主意,提心吊胆地出了校门,买了杯果汁压惊,坐在店里喝完了,才磨磨蹭蹭往食堂而去。

蓝忘机带着这么多的书,到底准备去哪儿,打得又是什么主意?但既然连续两回都没抓到我,他总该放弃了吧?

魏无羡尽可能抄人少的小路走,篮球场边就有一条,少走几步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条路很窄还很黑,知道的人也不多,僻静安全。他摸黑走到尽头,刚钻出树丛,没注意,一头撞上个人,对方怀里的东西噼里啪啦散了一地。

《量子力学》、《数值传热学》、《自由紊动射流理论》,还有一些专业期刊和论文集。

再一抬头,正撞进一双颜色浅淡的眼眸。

魏无羡:“……”

啊啊啊啊啊怎么老是蓝忘机!!!!

How are you!How old are you! 

Holy shit Lan Wangji!!

魏无羡:“……”

蓝忘机:“……是你。”

魏无羡呆若木鸡。好半晌,才颤抖地指着蓝忘机,道:“你你你你怎么又是你????为什么到处都能碰到你?你在搬书?!为什么你还在搬书?!这都过了快一个小时了你怎么一直在搬书?!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蓝忘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弯腰捡书。

又不睬我。

但搬这么大一摞书,一趟就够累的了,谁会为了堵人搬这么多趟书啊?

所以……我问得是不是有点过分?

大概,也许,可能……真的是……

偶遇?

好吧,这并不比蓝忘机搞暗恋更让他震惊。

魏无羡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粗粗一打量,蓝忘机总是干干净净的白衬衫上,蹭了几道不怎么明显的脏污,向来清爽的脸上浮着一层薄汗,挽起的袖口虽然很整洁,可露出的小臂上有被书压出来的印痕,趁着瓷白的肤色,格外显眼。

他眨巴眨巴眼睛,还没打量完,蓝忘机已经把他推开了,道:“让让。”

魏无羡满脑子都是那几道压痕,便没在意蓝忘机的态度,也弯下腰帮忙捡书,又用胳膊肘推了两下,问:“诶,怎么回事,谁拉你做苦力?”

肘击果然被躲开了,好在蓝忘机总算肯有所回应,道:“陈教授。”

魏无羡:“陈扒皮???”

========

下一章

09

评论 ( 16 )
热度 ( 740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