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7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本章概要:当不好饲养员的你叽不是好学长。

========

实验难度远远超出了魏无羡的预料。

捉住这群毛茸茸的小东西,让它们乖乖钻进对应的罐子,这本不该花什么时间的步骤几乎耗尽了魏无羡的全部精力,无论怎么斗智斗勇也收效甚微。即便有就近观察它们在密闭空间里改变形体大小这点乐趣,也远远不足以弥补精神上的损耗。

魏无羡身心俱疲。

将近四小时的折腾,结果只测了区区三组,这实验简直没法做了!

要不是失效次数太多,他本应该完成至少一半的工作量。但光是把鸟蛇从罐子里取出、到将罐子放入测试仪这一步,就把卡了他无数遍,十几回里勉强能有一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简直心累。

又一次失败后,魏无羡深深叹气,认命地放开机械臂中的小家伙,竖起一根手指,一戳,把吓呆了,在原地瑟瑟发抖的毛团戳了个跟头。

蓝忘机刚巧推门进来,与刚刚完成恶作剧的魏无羡面面相觑。

魏无羡:“……”

蓝忘机:“……”

魏无羡:“嗨~”

魏无羡:“你来啦!”

魏无羡:“哈哈哈哈,别误会,事实并不总是看到的那样……”

蓝忘机把一份打包的奶茶放在茶几上,替下了魏无羡的工作,示意道:“去休息一会。”

魏无羡心里嘀咕,蓝忘机什么意思?是不打算跟我计较,还是根本没看到?

但一看桌上的奶茶,他就立刻感觉喉咙都要冒烟了,于是也不客气,拆开先嘬了小半杯,才舒畅地叹了一声,道:“鸟蛇实在太难搞了,我真是应付不来。这谁的实验?二十组一天根本测不完吧?”

蓝忘机只轻轻“嗯”了一声,便再无下文。机械臂在蓝忘机的手中就仿佛有了生命似的,灵活极了。

魏无羡拉了一把椅子坐着,但又不肯好好坐着,而是把椅子翻了个个儿,椅背冲前,座位朝后,两腿左右岔开,手臂枕在靠背上,奶茶杯放上面再合适不过。他一边喝奶茶,目光一边跟着蓝忘机走。所以他很快便意识到,蓝忘机的专注力非常强,虽然随口回应了一句,但恐怕没听进去内容半个字。更神奇得是,明明在他手里死命挣扎的鸟蛇,换到蓝忘机的这里,似乎变得……乖巧了不少?

同样的机械臂,同样的操作流程,到底哪儿不一样?

难不成毛茸茸还会看人下菜碟?!

操作机械臂的人需要贴近观察窗,魏无羡清晰地看到,蓝忘机的长睫毛像小刷子似的,随着眨眼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在上面扫过,扫得明明是观察窗,可却像扫在他心头最软的肉上,酥酥痒痒的,却又舒服得要命。

实验舱里的鸟蛇没有躲开,机械臂在抓取之前,做了几个意义不明的动作——很轻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是看得认真,魏无羡甚至会以为那是微操不精准导致的小失误。之后,更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小动物主动钻进了4号实验罐,变幻了一番形体之后,又主动爬了出来。

讲这只试验罐放进测试机,只花了不到0.3秒的时间,完全符合测试要求,整套流程下来,需手动操作的部分只花了区区十分钟。

这是什么魔法?为什么这群毫无智商可言也无法训练的小动物会乖乖配合?如果他的配合度能有蓝忘机这次的一半,怎么可能整整一下午只测出三组数据?!

他甚至该全部测完的!

“这……太有效率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魏无羡诚恳地问道,事实上,在专业方面,对蓝忘机低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难。

至少比在其他方面认输要简单多了。

蓝忘机拉下观察窗,让鸟蛇们可以安心休息,道:“是测试手法的问题。”

魏无羡心道,测数据的置换法是手册上列好的,步骤上也没有任何问题……是因为那几个多余动作吗?可他完全想不通这种小动作和鸟蛇变乖之间能有什么联系。

他歪着头想了一会,还是决定问清楚:“我不明白,我的关键步骤完全满足测试要求,好像和你刚才演示的也没什么不一样。”

蓝忘机:“它们是实验材料,但也是动物。”

魏无羡:“这……有什么区别?”

蓝忘机在他对面坐下,一下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相距不过半臂,伸手可及。

魏无羡下意识想往后躲。

太近了,颜值造成的冲击力有点大,而且也越过了他潜意识中的安全线。

蓝忘机却道:“别动。”

魏无羡紧张得声音发涩,道:“喔……好。”

“仔细看。”蓝忘机伸出手,像机械臂的准备动作一样,五指虚握,松开,又收紧,再虚虚地抓一下,“我只演示一次。”

这是要用手来演示机械臂的流程?

魏无羡不以为然,这种演示和实操差得太远,通常是面对初学者和完全不会的人才会这么做。

但随着蓝忘机的手离他越来越近,他还是难免心跳加快,并且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


修长的食指伸出来,点了一下魏无羡的眉心。

指尖微凉,又很轻,轻柔得好像蝴蝶振翅。

但足以在平静的水面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魏无羡微微瞪大眼睛,下意识窒住了呼吸。

而蓝忘机的“演示”还没结束,等手指点过眉心,便沿着额头轻轻划出一条直线,穿过散落额上的碎发,直至头顶,再换成掌心轻轻地揉了揉。


温热的触感让思维彻底停摆,心跳声也一下子变得喧嚣了起来。

即便手掌很快离开了,可余温却迟迟不肯散,以至于魏无羡卡了壳似的,久久回不过神。


“先这样安抚。”蓝忘机一开口,魏无羡倏然惊醒,而对方已经离开座位,又站回到实验舱边,一边消毒戴手套,一边道:“力度不好控制,需多练习。”

魏无羡下意识道:“喔……是这样么。”

鸟蛇似乎被这套简单的动作“驯养”了,乖巧,遵循指令行动,这让蓝忘机的操作过程如行云流水,娴熟又似乎带着赏心悦目的节奏性。

蓝忘机一定是个称职的饲养员。

魏无羡一口气喝光奶茶,用实验舱对面的另一副机械手练习了一会才开始实操。虽说小毛团们还是会抵抗挣扎,但比起下午的兵荒马乱好了不知多少倍。

每一次他运作机械手,点在鸟蛇的小脑袋瓜上,都不可避免地记起,蓝忘机点在他额上的那份触感。

耳边也会同时回响起那抹低沉的好嗓音。

“别动。”

“……只……一次。”

“仔细看。”

……太犯规了。

实在是……太犯规了。

脸颊上的热度止不住蔓延,连耳朵和脖子都发起了烧。

还做什么鸟试验,测什么鸟数据!

啊啊啊啊可恶的蓝湛!!

……

……

嗯?

……

所以……

蓝湛是谁啊?!

========

下一章:  08

评论 ( 28 )
热度 ( 977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