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6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本章概要:小样儿,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

========

魏无羡道:“蓝学长,你不能替江老师扣我的平时成绩,这是越俎代庖。虽然江老师这两周出差了,可这门课的最终决定权应该在他手里。”

蓝忘机:“是出席分。”

魏无羡:“好吧,出席分。说法虽然不一样,但对我说来说本质没区别,都是江老师的学分。虽然你作为代课助教可以有部分决定权,可扣学分终究是你的个人决断,换成江老师未必是同样的答案吧?这明明是一通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你把详细情况告诉江老师,请他直接决定。”

魏无羡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江枫眠是谁啊,是他爹魏长泽的发小兼铁哥们,过命的交情,如果是在家,他是称对方为“干爹”而不是“江老师”的,虽然不至于包庇溺爱,但肯定不会他计较这一点学分。

毕竟江老师对他那个“天大的赌约”一清二楚,并且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支持他的一方。

为了这个赌约,他必须保持高分值和全勤,越完美的成绩单越有说服力。

蓝忘机:“事实确凿,何必打搅教授。”

魏无羡:“别急着拒绝啊,我可以跟你打个赌,如果他不扣,你就把成绩给我加回来,坚持扣分算我输,给你打工三天,打水打饭,甚至让我帮你做实验都没问题,怎么样?”

没想到蓝忘机完全不为所动,道:“无聊。”

魏无羡:“什么无聊,我看你该不是怕了,不敢跟我打赌吧?是男人就赌一把,赌不赌!”

蓝忘机:“不赌。”

魏无羡:“你!”他顿了一下,缓下语气,又道,“这样吧,你就打个电话嘛,不管成不成,我都给你打工,这总行了吧?”

蓝忘机总算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明白。”

魏无羡:“嗯?哪里不明白?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蓝忘机:“出勤只占0.5个学分,不影响毕业。”

魏无羡眨了眨眼,心道,你不明白啊,我也不想让你明白,反正说了你也不懂。

他移开视线,又清了清嗓子,道:“额,那个,咱们就别一直讨论学分啊毕业什么的了吧,又不是应届生,我离毕业还远着呢。”

蓝忘机:“……”

魏无羡:“你看我也没用,看路啊,看前面,咱们可以聊聊天气,聊聊花花草草,你看那棵树不就挺绿的吗,至于花……算了这里也没什么花。所以,蓝学长,电话到底打不打啊?”

这次,蓝忘机连话也不肯答了,直接加快了脚步。

魏无羡忙快走几步追上,道:“诶诶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别想跑?唉,你倒是慢点啊!”

蓝忘机不理睬。

魏无羡灵机一动。

如果蓝忘机也翘课,那和他不就成了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了?看蓝忘机还有什么立场克扣他的出席分。

心动就立刻行动,碰瓷这一招他从小到大对爹妈朋友用了无数遍,无往不利。

于是他一个箭步,抢到蓝忘机身前,拉出大约半个身位的距离,左脚拌右脚,一个趔趄就要往地上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几乎成功的前一瞬,衣领一紧,浑身一轻,竟然被蓝忘机揪着脖颈提溜了起来。

单手。

魏无羡:“……”

蓝忘机:“别闹。”

魏无羡:“哇学长你好威风啊,单手举铁多少公斤?”

有那么一瞬间,魏无羡在蓝忘机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不耐烦。

虽然微不可及,但一下子触动了他的自尊心。他像被冒犯了似的张牙舞爪,从蓝忘机的魔掌下挣脱,道:“你你你先离我远一点,别动手动脚!”

蓝忘机抱臂停下脚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魏无羡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绝对是不耐烦!

蓝忘机竟敢对他不耐烦!

不管这点情绪隐藏得多好,不管说话语气多如常,能问出这句话,除了不耐烦之外没有第二个解释!

魏无羡心说,老子要生气了!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他几乎就要发火了,可转念再一想,蓝忘机代了一上午课,午休陪着自己校对还请吃饭,完全没休息,就要接着去上课。而自己呢,为了一点小事胡搅蛮缠,骚扰个没完,但蓝忘机也没生气,只是有这么一点点不耐烦,可以说是非常的有涵养了。

于是他的气还没聚起来,就被自行消弭了。

魏无羡合掌与胸,道:“好学长,我这不是心疼你嘛,看你眼圈发青,无精打采。”

好吧,这句是瞎话,魏无羡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才接着游说道,“怕你太累,想拉着你偷个懒。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计较我的方式方法了。一下午而已,少上一节课又不会少块肉,叫你的同学帮忙点个名就得了。我请你喝奶茶,随便加什么料,咱们再去随便晃晃,或者干脆看场电影?”

蓝忘机轻轻一叹,脸色稍稍和缓,低头看了一下时间,道:“我不去,便点不了名。”

魏无羡:“啊?为什么?你没有关系好的同学吗?”

蓝忘机:“魏无羡,我很忙,要上课,批改报告,之后还有二十组数据要测。”

魏无羡:“嗯,报告?午休不是已经全都改完了吗?”

蓝忘机:“下午班的。”

魏无羡顿悟,道:“你说的上课是代课?上讲台给别人上课的那种上课?”

蓝忘机:“嗯。”

魏无羡心道,这日程表也太残酷了吧,一节基础课就是两课时,两个班差不多相当于整天满课,再批两个班的报告。数据测一组最快也得15-20分钟,二十组数据还不得测到深夜了吗?

怪不得蓝忘机今天的耐性好像比平时差了那么一点点。

行吧,我大人大量,不计较你闹情绪了。闲着也是闲着,只当还午饭的人情吧。

于是魏无羡搭上蓝忘机的肩,道:“数据编号给我,你去上课,我帮你测数据。”

魏无羡以为蓝忘机怎么也得推脱一下,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蓝忘机直接拿出实验室的备用门卡和钥匙,说道:“A-134。”

魏无羡欣然收下,回敬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礼,道:“放心吧长官,我这就过去。”

实验室。

实验记录非常详尽,一丝不苟,钢笔字端正规矩,完全符合蓝忘机的个性。

魏无羡唰唰几眼看完,心道,怪不得放心让我帮忙,就是简单枯燥的重复性工作,毫无难度。

实验目的:测试鸟蛇对不同材质、型号罐子的温度影响。

步骤只有三步:

1.把笼养鸟蛇放进对应的编号罐子;

2.取出鸟蛇;

3.将罐子放入测试仪。

得到的数据需要录入电脑,按照设置好的公式推导结论。

这种程度的实验,熟悉操作流程的话,连小学生都能胜任。魏无羡并不喜欢枯燥的测数据过程,更喜欢设置测试方法和推导结果。

但这是蓝忘机的课题吗?没想到这人外表看起来冷冷淡淡,心里竟然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东西。

魏无羡戴上手套,实验舱是全封闭的,他需要隔空操作机械手去抓取笼养鸟蛇。

他在心里预演算着鸟蛇罐子的自热比推导公式,显然,其中的变量很多,比如罐子取出鸟蛇再仿佛测试仪的时间差,材质的比热容,鸟蛇个体差异,等等,变量越多,推算起来越有意思。

真想参与最后的测算和推倒啊,如果能看到结果就更好了。

他在心里感慨,机械臂好不容易抓取到的鸟蛇奋力一挣,从指缝间溜走了。

魏无羡:“……”

机械臂换了个方向,从另一边试着重新抓取。

鸟蛇发出惊恐地大叫,连滚带爬缩进机械臂够不着的缝隙,死活不肯出来了。

什么鬼东西?!

看老子抓到怎么收拾你!!

魏无羡咬牙切齿地操作机械臂冲缝隙比了根中指,换了个笼子,跟另一只似乎比较软弱可欺的毛团较上了劲。

========
另注:鸟蛇与隐形兽均借用《神奇动物在哪里》的生物,勿深究,谢谢。

========

下一章:  07

评论 ( 31 )
热度 ( 889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