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4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

蓝忘机这次连头也没抬起来,从魏无羡拳头下面抽出新的一份,继续看。

魏无羡心里忍不住嘀咕。

蓝忘机怎么这么淡定?故事里不是都这么写吗,被桌咚的人应该羞涩紧张,再抬起头。这个角度,刚刚好是适合被亲吻的距离……嗯?


当然,我肯定不是想亲他,但是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说好的成就感呢?这不是让我很没有面子?!


不行不行,再努力一下试试。

于是魏无羡微微弯下腰,挨近蓝忘机的耳朵,道:“我好饿啊,我一饿就低血糖……一低血糖就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

作为被暗恋的一方(自认为),刻意用撒娇的口吻太越线。毕竟,他根本没有接受对方的打算。为了争取吃午饭的福利,他肯勉为其难,贴着耳朵说话已经足够暧昧了,哪怕只用最普通的语气,杀伤力也绝对不会小……吧。


然而蓝忘机依旧目不斜视,迅速写完一句简短的评语之后,才总算开了口,道:“外卖快到了。”

魏无羡下意识问:“……外卖?什么外卖?”

蓝忘机:“潇湘居。”


潇湘居,菜如其名,主打湘菜,以浓油重辣在小清新风格为主的一众学区饭店里,拼杀一片别样天地,也吸引了一批爱好辣口的死忠。缺点是价格很不亲民,离魏无羡日常活动的校区也远,点个外卖往往要等个把小时。要不是这样,他绝对一天三餐潇湘居。


于是魏无羡立刻欢呼了一嗓子,道:“太棒了!什么时候点的?他家送餐一向很慢的!”

蓝忘机:“去找你之前。”

魏无羡:“嗷!那最晚一点也该到了,早点说你点了外卖嘛,我还以为这是要虐待童工呢!”他比了个十分不规范的举手礼,“两点的死限是吧,保证按时完成学长布置的任务!”


辛亏没走,不然亏大了,这都多久没碰着辣了,嘴巴快淡出鸟。

魏无羡口水泛滥,没注意手背上挨了一下,是笔杆敲的。

他这才意识到手压着待批报告上碍事,连忙收回来,逃回自己的位子上,道:“那我开工啦。”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确认一下,够不够咱俩人吃啊,有没有我的份?”

蓝忘机:“有。”

魏无羡:“那……那,那等外卖到了……能不能,能不能……”


能不能先吃在干活?

不等他把话说完,蓝忘机已经断然否定:“不能。”

……好吧。

就知道是这样。

看在潇湘居的面子上就不计较你的态度啦。


魏无羡高冷地嗤了一声,转头开始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调数据修版面,改错字修病句,阐述不够清晰的地方补一补。他一旦专注起来,很快浑然忘我,忽略了周遭一切,效率也高得惊人。

大约一小时后,魏无羡敲完最后一个句号,这才满足地长叹一声,停了下来。


湘菜特有的刺激香气早已充盈了整个房间,也立刻勾起了被注意力压制而沉睡多时的馋虫。

魏无羡立刻想起了外卖,大叫道:“卧槽!几点了!”

他立刻看了一眼挂钟,一点四十五,又转头到处找外卖盒子,心道:要命!蓝忘机也不知有没有给他剩点肉渣下来。等他终于顺着香味,踅摸到研究室半隔开的小会议室的时候,会议桌上已经加铺了一层一次性桌布,中间整齐码着几个饭盒,四个菜,两盒米饭,为了保温,都还没掀开盖子。

蓝忘机坐在对着门的一侧,翻着手里的教案,见魏无羡过来,便用笔杆点了点对面,示意他可以坐那里,又道:“先洗手。”


没有先吃!不是剩饭!

在此刻魏无羡的眼中,蓝忘机就像镀了一层滤镜,不止形象变得高大,连冷冰冰的眉眼都变得更赏心悦目了起来。

好在他还没忘了正经事,道:“报告搞定了,你要不要先看一下?”

蓝忘机:“好,打印出来吧。”

魏无羡走回去打了Ctrl+P,也不等纸张都印好,就一个箭步冲回到会议桌边,一盒一盒地开宝箱:“油焖虾!辣炒肉!还有牛柳!”

他迅速坐下,俨然一副誓死护食的架势。

蓝忘机无奈,只好拿了一包湿巾给他擦手,又去拿了打印好的报告才坐回对面。


魏无羡已经举起掰好的筷子跃跃欲试:“我能先吃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嗷!”

他风卷残云尽挑着肉吃,蓝忘机则先低头细看他呕心沥血的报告。


这篇以《隐形兽毛与神秘学坩埚的交促反应堆推论》为题的作业,改完之后足有十六页之多,还基本都是干货。

蓝忘机花了五分钟大致浏览一遍,提笔改了一点,又添了几个需要标明的专用语,并且将涉及参考文献的具体章节、页码也一并标出。


魏无羡在吃饭间隙抻头看了一眼,心里嘀咕,这是什么逆天的记忆力,他写得仓促,结尾只列了几本主要引用的书名,至于章节页码这些细节他向来是能省则省的。


一点五十五分,蓝忘机把魏无羡的报告单独装了一个文件单,贴上红标签——也就是优秀,值得仔细批阅的意思,再和其他所有的报告一起装订,投递。


魏无羡看着红标签,心里略感愉悦。抛开个人作风方面的意见,蓝忘机的专业素养还是非常过硬的,能得到他的认可,的确有不小的成就感。

于是他问:“你觉得这个课题怎么样,有没有深挖的可能?”

蓝忘机:“未尝不可。”


魏无羡非常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咬文嚼字,尤其是那种“我上午有一个meeting,下午要参加一个conference,没时间跟你dating喽”的人。

但他吃着蓝忘机点的外卖,生杀大权又在蓝忘机手里攥着,根本没底气扭头走。只好自我安慰,至少“之乎者也”式的咬文嚼字很适合蓝忘机,勉为其难不反感一次。

于是他试探道:“我是不是算过关啦?质量好是不是可以加一点优良分?”

蓝忘机刚投递打卡回来,正要拿起筷子,闻言又将筷子放下,答道:“以这份报告的质量和数量来看,有可能。但最终结果要看江教授的意思。”

“好吧,你觉得有可能就足够了。”蓝忘机的意见还是有几分分量的,魏无羡心中大石落地,夹起一块肉放在蓝忘机的米饭上,“反正不管怎么说,谢谢师兄的帮忙。”


蓝忘机目光十分复杂地盯着饭盒正中央那块红彤彤的肉,红油已经渗透了一小片米饭。

他足足看了好几秒,才道:“旷课另算。”

魏无羡:“……啊???”


========

下一章

05

评论 ( 28 )
热度 ( 110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