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3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

魏无羡:“……”
还好地板十分干净,魏无羡揉着被磕到的额头站起来,才发现,原来的确有人在敲他宿舍的门。
打开门,不出所料,外面站着的果然是蓝忘机。

 

魏无羡叹气,道:“怎么又是你啊,蓝大学长,百忙之中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
蓝忘机:“为什么翘课?”
魏无羡:“啊?”
蓝忘机:“报告呢?”
魏无羡:“……现在几点了?”

 

他答非所问,可他确实对蓝忘机的问题有些反应不过来。问完,他先扭头踅摸了一眼,本该好好放在桌上的闹钟不见踪影。

 

而蓝忘机回答道:“十一点半。”
魏无羡一惊,反问:“十一点半?!”
蓝忘机一言不发地睨着他。
魏无羡一个激灵,摸出手机,屏保上的电子钟显示:11:31。
他吓了一跳,惊叫道:“十一点半?!不可能?!明明刚才还不到六点的!”

 

他一把抓住蓝忘机的手腕,伸着头去看腕表,试图再度确认时间。
表盘上时针指向十一与十二的中间,分针在六刚过一点点的地方。
魏无羡本来就比蓝忘机矮一点,现在拽着对方的胳膊看表,两人难免挨得很近,看上去就像他主动投怀送抱似的。

 

但魏无羡现在根本注意不到这个,一确认了时间,立刻抱着头发出了哀嚎:“啊啊啊啊啊什么啊为什么会睡过头啊都是这本破报告害的我写到凌晨四点果然眯一会就睡过头了啊啊啊啊!!!我的全勤纪录!!我的奖学金!!!”
蓝忘机面无表情,趁他不备立刻撤回手,并同时又向后退了半步。

 

魏无羡嚎完,眨巴眨巴眼睛,又打了个哈欠,瞥见蓝忘机手里的一摞报告纸,道:“唉……翘就翘了吧,我后悔也补不回来了。既然来抓我的人是你,那这节课江老师没来,是你代讲课?……这是上完课直接过来的对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一把又握住了蓝忘机的手,热情地道:“亲哥哥!!亲人!!人民的好朋友!!!”
蓝忘机:“……”
他试着往外抽了两次,无果,反而被魏无羡攥得更紧了。
魏无羡:“我请你喝饮料,奶茶随便加料!双份奥利奥,双份奶盖都行!你别记我翘课好不好?”
蓝忘机:“不行。”
魏无羡:“你先别急着否定嘛,昨天你交代的报告我可是连夜赶工写完了,你看……”

他敲了一下笔电键盘,解开锁屏,屏幕显示出了一份足足二十页的文档,图文并茂,才接着说:“这是我酝酿了好久的一个新课题。上次跟江老师提过两句,江老师也很感兴趣,之后我一直在陆陆续续查资料,正好趁这次机会正是提交上去,虽然还只是份初稿,但一动笔还是不小心写多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我肯定不能错过上午的课呀。”

 

一提到正事,蓝忘机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他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接管了鼠标,点选文件,展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魏无羡脑海里闪过的竟是梦境版蓝忘机织布的画面。

 

一点也不违和,反而很……好看。
……听说手指长的人那个啥也很长。
嗯?
这个念头一起,魏无羡忍不住当了三秒钟的盯裆猫。
也许是观察角度的问题,也有可能是布料的问题,总之,熨烫笔挺的西装长裤上根本看不出半点端倪。但毫无缘由盯那个地方也太失礼了,魏无羡一回过神,立刻不太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好在蓝忘机专注于浏览报告,没注意到魏无羡的异样。只是……文档才翻了三两页,蓝忘机就忍不住替他改了好几个错字,道:“给我一份电子档。”
魏无羡:“不打印吗?”
蓝忘机:“错字太多。”
魏无羡嬉皮笑脸,道:“这熬到凌晨呢,好容易赶完,还没来得及修错字……你看,全班交上来的报告也才这么薄薄一摞,我这一份的量足够顶三五份了吧?我这么认真的配合你工作……给个面子,再宽裕一会,让我修修错字呗?”

 

他没意识到蓝忘机要电子档的潜台词是要帮他修错别字,当然,就算他意识到了也未必会真的让蓝忘机帮忙修。
毕竟这是他想做的课题,如果研一没得到批准,那就等研二研三再提申请,或者干脆带回夷陵做,出于这个原因,他是尽量不打算让第二个人经手的。

 

蓝忘机沉吟一下,并不坚持,而是道:“去研究室修。”
研究室在江枫眠教授的办公室隔壁,占了小半层,十分宽敞,不仅有小会议室和讨论间,配了给两台助理的共用电脑,可以直连学校图书馆,还有打印机,查资料印东西都很方便。魏无羡虽然才刚刚研一,但他是江枫眠的特招生,一个月总要去研究室报道个三五回,连门卫都混认识了,熟得很。
于是他迅速抄起U盘塞兜里,欣然应允:“好啊,走啊。”

 

魏无羡头十八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从碰上蓝忘机之后,每每总能掀起点小波澜,蹦出点小火花。
但又不是惺惺相惜臭味相投的波澜和火花,而是时而像小羽毛,让人抓耳挠腮地发痒又挠不对地方,时而像小针,猝不及防扎一下,入肉不深,但是难受。

 

换个经历坎坷一点,或者成熟一点的其他人,也许挥挥手根本不在意,可偏偏魏无羡的人生太顺遂了,又年轻气盛,这些鸡零狗碎就……越来越显眼了。

 

他饿着肚子在电脑前奋笔疾书——准确一点是奋力打字,一心二用地想着,我到底为什么这么拼?以前肝论文,做课题,甚至替人算个小数据,要么有好看的小姐姐端水喂饭,要么就是写完有丰厚奖励等着。可怎么一到蓝忘机这儿,为了赌气充面子,不止把压箱底的课题掏出来写,还窝在这没酬劳没奖励的煞风景研究室卖血卖肾呕心沥血?

 

他偷眼瞅一下隔壁,那里蓝忘机照例正襟危坐,一丝不苟,正拿着一支红笔改论文。说是改也不完全准确,他只是把论文分类,标出粗筛的类别罢了。偶尔写几笔建议合格,建议优秀,值得再审,什么的评语。
深色的笔杆越发衬得这个人皮肤白得像瓷,乌黑的短发又将眉眼衬得格外清楚,浓而翘的睫毛因为垂眸而落下一小片阴影,仿佛轻羽一下又一下,又挠得魏无羡心里一阵阵痒。

 

——好吧,改掉一条,并不煞风景,至少有个美人作陪,还是个大美人。
只可惜美人的性别不对,还很可能对自己意图不轨。
魏无羡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杯水,趴倒,嚎叫:“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不为所动。

 

魏无羡心道,这早都过十二点了,蓝忘机难道真是台机器,不食人间烟火的吗?
一想到吃,魏无羡肚子立刻开始抗议,咕噜噜响了好几声,他饿的头昏眼花,又嚎:“啊啊啊啊啊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挨过饿!我要抗议!!!我要罢工!!!我要吃饭啊啊啊啊啊啊我还要尿尿!!!”
蓝忘机仍旧不理。

 

魏无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蓝忘机!!!蓝学长!!!蓝二!!!蓝助教!!!我要——”
蓝忘机抬头,冷淡道:“要去就快去。”
魏无羡蹭地起来就往外冲。

 

蓝忘机又补了一句:“下午两点,过期不候。” 
魏无羡本想趁机溜掉,吃完饭回宿舍改,反正他下午没有课,于是像脱缰的野驴似的猛往外窜,可人还没走出去,就听到死限时间,只好咻律律跳进洗手间放完水再冲刺回来,“咚”地一拳,扣在蓝忘机正翻的一页论文上,咬牙切齿道: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

下一章: 04

评论 ( 22 )
热度 ( 1157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