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蓝学长,请停止你的暗恋01

※忘羡only

※注意:二设!你叽并未暗恋你羡!
忘羡100%偶遇buff开启,伪科学出没。

 

========

这个蓝忘机……是不是暗恋我?

这个念头一萌生,许多边边角角的线索一下子全串了起来。

魏无羡顿悟了。

真相只有一个。

搞不好这就是了……

不然,为什么他才入学一百多天,就恨不得跟蓝忘机偶遇个八百遍呢?!

好吧,就算大家专业一样,跟的教授也是同一个,选课重合度也有点高,可他蓝忘机一个博士生兼助教,连宿舍都不在同一栋楼,除了上课、图书馆、江教授的研究室之外,凭什么打打篮球,去趟食堂,甚至于买杯奶茶都能碰上??

难道条条大路都通往他蓝忘机脚下吗?

这个“偶然”还持续了三个月之久!

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必定有人专门研究了对方的行动规律,推导出了一套大概率偶遇方案,否则怎么可能频率这么高?!

研究这份规律的人不是我,那就只能是蓝忘机了。

所以……

如果不是他暗恋我……想多接近我……的话……

怎么可能说得过去?!

魏无羡翘着脚,心安理得地吃掉最后一块薯片,包装纸团成个球,随手向外一丢。

三秒之内,蓝忘机就出现在了窗外。

魏无羡:“……”

我这是丢了个大师球吗???

蓝忘机:“乱扔垃圾,扣平时成绩。”

魏无羡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学长,我没乱丢。”

“那这是什么?”蓝忘机手里托着包装袋球,上头的Lay’s LOGO歪七八扭,皱巴得只能看见sL两个字母。

真不吉利,你才死了。

魏无羡撇撇嘴,道:“如果学长没打断,它应该刚好能丢进窗户下头的垃圾桶的,喏,烦劳退半步,垃圾桶就在边上。我演算过很多次了,成功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

蓝忘机果然退后半步,但没走,弯腰把放在路中央的垃圾桶捡起,又折回来,随即“咚咚咚”,宿舍门就被叩响了三声。

魏无羡扶额,无奈道:“进进进,您进来啊,门又没锁!”

什么毛病,都说上话了进来还敲门,真不嫌多此一举,当然,我就知道你得进来溜一圈。

蓝忘机打开门,不需要怎么打量,研究生的宿舍全部标配,上铺床下铺写字台加衣柜,往里走是洗漱间,两边有窗,南北通透,一目了然。但是魏无羡的房间显然……乱得有点不一般。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迈步进来,把垃圾桶挨墙边放好,“大师球”薯片包装纸丢进去,顺手又把地上随手乱丢的其他包装纸也一并收了。

“去拿扫帚。”

魏无羡乜他一眼,没动窝,道:“在柜子下头,自己拿。”

蓝忘机走近,居高临下睨着他,又重复了一遍,道:“去拿扫帚。”

“哇!”魏无羡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两手捧心状,仰着头,捏着嗓子道,“蓝二哥哥好威风,小心脏扑通扑通。”

说完这句话,没恶心到蓝忘机,他自己倒是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太酸了,太腻歪了,太恶心了,杀伤力太大了!简直伤人一千,自损八百,实在是不划算的赔本买卖。

这么酸的口号也就本科那群花痴小妹妹们才喊得出来。迎新大会那会,蓝忘机受邀上台弹了一首曲子,一弹完,就有一大群头上绑一根白布条的妹子高举横幅,整齐呐喊这句话,我的妈,疯狂得简直没眼看。

要不是他被抓了壮丁,必须带着红袖箍巡场,早就溜了,还哪儿能听到这么劲爆的应援句。

太魔性了,印象太深刻了,导致他想忘都忘不掉,一不小心还说出口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目不斜视,道:“你几天没打扫了?”

魏无羡迷茫:“打扫?打扫什么啊?这不挺干净的吗?乱是乱了点,也不影响睡觉嘛……不是每个月都有保洁阿姨来的吗?”

蓝忘机:“……”

啧,眉心皱起了一条不明显的纹,这是不高兴了吧?嫌弃我寝室脏,那您就甭来啊。魏无羡心道,男子汉大丈夫,哪怕你是我代理班主任,哪怕江叔叔亲临,哪怕要扣光平均分,也别指望老子动一根小指头。

说不打扫就不打扫。

 

半小时后。

魏无羡全副武装擦完了第三遍地板,总算扶着腰站起来,愁眉苦脸道:“行了吧,这地板都干净得能反光了,蓝老板,蓝学长,还达不到要求我可就要闹了!”

蓝忘机擦得锃亮的皮鞋在光如镜面的地板上踩了一下,没留下半片脚印,这才留下一句“合格”,转身走了。

挥挥手,带走四袋垃圾,留下一摞待写的报告。

魏无羡偷偷冲蓝忘机背后比手指头,比了半天,发觉人家的背影肩宽臀窄,腰杆直得像站军姿,腿又长又直。于是他忍不住抻着头看了又看,直到蓝忘机一转弯,下了楼,彻底看不见了,这才恋恋不舍地缩回了寝室。

这是个什么人,这么凶!不是,你不是暗恋我吗?怎么一点都不温柔的!差评!

……嗯?等一下……

这层楼至少十六间寝室,有一半都是他带的班。可他不去找别人,不去查别人的寝室卫生,为什么偏偏只进了我这一间?从来,到走,他可是走得直线啊?!

巡寝还能只抽查一个人的?!

总不可能因为路过,看我往外丢了张薯片袋子吧,嗯?!

所以……

哼。

就说是暗恋我呗。

还不是想找机会跟我见个面?!

那你凶什么呀,对待暗恋对象难道不应该像春天一样温暖吗?

比方说……捏捏肩膀,端茶喂饭……什么的。

蓝学长啊蓝学长,你这么傲娇,又藏得这么深,换一个人肯定发现不了。要不是我明察秋毫,肯定以为你在找他麻烦呢。

长得再帅也注孤生啊。

魏无羡一下子捋清了来龙去脉,顿时心安理得,手里拖把一丢,又瘫回椅子上歪着去了。

不对!

他迷迷糊糊刚要睡着,脑中惊起一道炸雷。

他说了啥来着?!

蓝忘机来查寝的时候,他说了啥来着?!

——蓝二哥哥好威风,小心脏扑通扑通。

伤人一千?!自损八百?!

伤……什么?!

他蓝忘机听了心里还不乐开了花啊?!这根本就是蒸煮大发福利了吧?!

这句话能伤害蓝忘机他就不姓魏!

魏无羡心里狂呕血,差点暴毙。

“不是不拼命……而是敌人太强大……呕……”心里的小人从怀里摸出三毛五的旧纸币,抖抖索索道,“这是我的最后一笔党费……”

Boooooooom!

大爆炸过后,魏无羡苟延残喘,奄奄一息地往书桌上一趴。脑袋上飘下来一张纸,上书——《命题报告》,死限,明天。

致命一击,HP-3000。

全剧终。

 

(并没有终,TBC.)

========

下一章: 02

评论 ( 31 )
热度 ( 2018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