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澄追】隔浦莲(第十一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狗血

小bug多,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章节链接附后

========

坠落的滋味绝不好受,但这样才能最快速地赶到崖底。速度越来越快,可是还不够快。江澄恨不得御剑加速,又担忧控制不好落点,这峭壁之中邪风四起,锐石横生,他仔细控制方向,心里却急的仿佛火燎。

蓝思追可还好?!

他修为够深,目力自然好,透过灰暗的夜色,渐渐依稀辨认出崖底是一处深潭,水面如镜,水色幽暗,看不出深浅。

那“怪鱼”在何处?

蓝思追又在什么地方?

不会是……

不会的!

绝不会有事!

江澄心急如焚,也只得按下不好的联想,拼命冷静,趁着尚未落地的这点空隙,将观察险峭地形尽收眼中。再细看,靠近崖顶之处尚少许藤蔓植被,越临近水面,山壁上越是爬满了青苔,极难攀陟,想带人上去,唯有御剑一途。

眼看水潭越来越近,风挟着扑面的水汽,卷着金石之声而至。

是打斗声!

江澄精神一振,蓄势已久的三毒剑铮然而出,在石壁上连续借力点戳,保持落速不减,身体却轻飘飘转了个方向,直往声音来处而去。

越过几重嶙峋怪岩,眼前豁然现出一片可堪落足的石滩。

一身白衣的少年仗剑持琴,正与一头黑黝黝的“怪鱼”对峙,那鱼比他体型大了数倍也不止,就算远远旁观,也足以让人提心在口。

江澄捺下担忧,剑尖借石缝一挑一削,抵消了冲力,悄无声息地落了地,屏息凝神地潜伏下来,慢慢地向怪物背后靠近。

在说蓝思追,他刚刚修成一手琴一手剑的打斗方式,虽然施展起来威力惊人,可灵气也消耗得极快,若不是有事先画好的符箓辅助,恐怕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然而时间一长,符纸用尽,孤木难支,在怪鱼的连番攻击下渐渐惊险,已经明显处于劣势,勉强支撑罢了。

反观那怪物,身上虽然挂了些许轻伤,根本不痛不痒,攻击留有余地,未尽全力,看样子是在遛足猎物,待精疲力尽时才会使出致命一击。

江澄细观战况,越潜越近,同时寻找怪鱼的弱点,正是做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毙命的打算。靠近细看,说是“怪鱼”,实则并不准确,这怪物狮首,有角,四足,覆鳞,看起来皮糙肉厚,长尾像鞭,如无骨之蛇,爪牙也锐利至极。

他还不及找出破绽,那怪就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波腥臭的水波。

战圈中的蓝思追猛一拨弦,发出一串凌厉的破瘴音,无形的音波当空劈下,把水波断作两半。

这水波攻击怕是怪物的惯招,打斗了许久,蓝思追的应对便既快又准。秽水的余波两分,轰然撞在他身后的石壁上,划出两条形状怪异的深深刻痕。石壁上碎块斑驳脱落,尽是形状类似的痕迹,显然,这一方落足点,正是在这怪物的不断攻击下被强行开拓出来的。

好琴术。

江澄刚在心中暗赞一声。却又听“刺噼”一声脆响,破瘴音戛然而止,那乌木琴身竟不堪重负地从中断开了。这一断,松脱的琴弦割伤抚琴的手指,琴招反噬,蓝思追气血翻腾,一个踉跄,不禁后退半步,喷了一口血出来。

那怪物趁机发难,水波连发,眨眼间第二道又至。

蓝思追失了琴,不及调整,只得再次应战,他甩掉手上血珠,持剑又劈了下来,力道不减,也不浪费一丝一毫多余的气力。然而剑是实物,破水虽难免沾上污秽,但显然比琴音更好掌控,劈开波澜不在话下。

可身处另一端的江澄却骇然失色,因为这一道水波威力大了许多,根本不同于前面那一道绵软的试探,并且在水波的遮掩下,还有铁鞭一般的长尾紧随其后,只等蓝思追招数间的那一点破绽!!

这怪物筹谋半天,等的竟然就是此刻!

江澄脑子嗡地一声,道声“危险”,身体已比思维先一步做出反应,紫电三毒同时出手,一鞭卷紧了长尾,剑身直刺向怪物脊背。

怪物猝不及防遭袭,皮肉破开长长的一道伤,仰头发出无声的嚎叫。

这时,那剧烈的水波已来到了蓝思追的面前。他奋力劈下,遇到的却不是劈水的手感,只听“铮”地一声,剑身撞上重物反弹。蓝思追手腕一麻,向后一倾,裹在水波之中的怪物长舌猛然弹出,冲着他的心脏而来。

蓝思追听到示警及时变招,可是到底事出仓促,再者他已搏斗了小半夜,着实力所不逮,见来人分担走隐藏的一击,便专心致志抵挡正面。可他万万没想到怪物灵智高得惊人,藏了一招又一招,不仅是尾袭,在水波其中竟然也藏了杀机!

说时迟,那时快,那长满的刺芒的舌已然近在咫尺。

蓝思追在打斗中一退再退,现在背后靠着山壁,没有再多空间闪避,外袍上的阵纹摇摇欲坠,灵气更是早用尽了,事已至此,再无其他抵抗手段,他一咬牙,硬着头皮将剑一横,以硬碰硬,拼死一搏。

蓝思追的精神崩到了极致,越是濒死,时间也被拉得无比漫长,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像是接续的慢动作,然而事态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预料。侧面而来的冲撞把他猛然推到一旁,长舌刺入皮肉的声音清晰至极,可除了脊背被石壁的土沙划得钝痛之外,预感的巨痛却迟迟没有袭来。

他瞠目结舌,下意识去接那踉跄着要倒下之人。

而江澄闷哼一声,反手一剑,剑风挟着灵气横扫而去。那怪物一抖,尾巴上已经过苦头,便毫不犹豫地收了舌头,凌空向后一跃,躲开剑风,潜进潭水深处去了。

那怪物舌头上生着尖刺与倒钩,一下子就刺穿了外袍上的防御阵,抽出时更是血肉四溅,江澄身形斜,连忙用剑尖在地上一杵,借力站稳,才定睛将少年上下打量一番,道:“受伤了吗,要不要紧?”

蓝思追身上沾了不知是汗水还是秽水,乌发湿淋淋地贴在耳畔,虽然狼狈,可衣衫还好好的穿在身上,除了方才吐血前襟沾了几滴之外,再无其他血痕,脸色虽然不太好,但是双目依旧炯炯。

 

 

江澄这才稍微放心。

他一松懈,眩晕感尽数涌了上来,迅速失血的带走了身体的温度,但腹部的伤处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麻痹感也迅速蔓延至全身。

不妙,那怪物的舌头上怕是带了毒的。

江澄不及细想,失去感觉的手臂就借剑支撑身体,眼前人影晃动,又越来越近。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直到蓝思追手忙脚乱架住了他,把他安置到平整的地方坐下,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站不住了。

江澄紧闭双目,急促地喘了几口,再睁开眼,就见蓝思追抖如筛糠,不可置信道:“前辈……你、您怎么会在这里?”

江澄嗤笑一下,道:“我如何不能来?”

他一笑,伤口被牵动,血涌不止。他的宗主大袍颜色深,又宽大,本显不出受了伤,可也禁不住越来越多的血,将腰腹出洇出一大片深。蓝思追一开始没察觉他被怪物刺伤,这下子也掩盖不住了。

蓝思追脸色一白,连忙地掀开袍襟看,先摸出一手鲜红,顿时抖如筛糠,道:“怎么会这样……不成,前辈您别动,我、我立刻想办法。”

他也顾不得四周尚且危机四伏,直接从中衣撕出没沾水的干净布条,先紧紧地绕了几圈,又用力捆扎。

江澄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头也一阵阵的发沉,只摊开手脚让少年随便折腾,就在他几乎陷入昏迷之际,猛地捕捉到了一丝细微的气泡破裂声音。他倏然睁眼,无暇思索便一把推开了蓝思追,抓起手边的剑冲水潭方向尽力一掷。

宝剑化作一道银芒扑了过去,正与潜上来的怪物相撞。

那怪物口中刚蓄了一道水波,被剑一扎,变成毫无杀伤力的水幕仰天射出,怪物先甩尾,啪地落回水面,随即怒目圆张,气急败坏地又向二人所处的这一方狭窄石缝扑来。

江澄看到眼花便仓猝赶路,又大悲大喜,下来之后毫无休暇,硬接了怪物的倾力两击,到这时掷剑破招,已是强弩之末。然而这是你死我亡的要紧关头,背后又护着一个蓝思追,他自然半点不肯退让,亮出紫电长鞭,只等那怪物冲过来拼命。

怪物被紫电伤得颇重,越发狰狞可怖,亮出锋利的爪牙,一跃而出,冲势排山倒海,直扑而来。

就在此时,崖顶现出一丝曦光,透过水幕石林,在水面投出一片金黄斑斓。

怪物骤然止步,全是毛发的狮脸上现出几分痛楚之色,昂首又发出一道无声的长嘶,避开那片阳光,逃命似地扎回了水潭。

暂时安全了。

江澄眼前一黑,支撑不住,就此人事不省。

 

梦里是一片粉荷的淡香。

泡在莲花坞的荷塘里,塘水沁凉,恰到好处地解了夏日暑意。

江澄依稀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不知为何,心里止不住一阵高兴。

他泅水往岸边而去,岸上的人仿佛是笑着的,总也看不清面容,可他偏偏就知道那人必定有一件要紧的东西,不去拿回来不行。

他明明离岸不远,可总也游不到边,好不容易离那人伸过来手越来越近了,近到只差毫厘,可四肢却越来越沉重,渐渐的,水没过头顶,所有的一切都像隔了一层似的,什么都辨不清了,连呼吸也……

——给我。

“……给我。”

江澄猛然坐起,想抓住若即若离的那一抹暖,却像无数次午夜梦回一般落了空。

麻痹感减轻了些,稍微一动,伤口便牵丝拨肉似的疼。

江澄疼得一抽,彻底清醒过来,四下环顾,仍旧是那处阴暗湿冷的石缝。身下垫了一层布料,像是蓝氏的校服外袍,虽然轻软,却不能完全阻挡地上的阴寒湿冷。体内明明又热又燥,可同时又一阵阵地发寒。伤口紧紧地裹了几层布条,渗出的血迹呈暗红色,约莫是清过毒了。

江澄把从额上滑下去的布条捡起来,擦了擦冒出来的冷汗,心道,蓝思追呢,已经逃出去了吗?可是已经安全?

正思量着,又忍不住想撑起来看看,却见光影闪动,有人从外头拖着他的三毒剑走进来,一见他要起来,连忙过来拦,道:“前辈不可!”

少年的手掌微凉,血痂与伤口让触感变得粗糙,远不如梦中那般柔软。可江澄却不自觉地紧紧握住了,一时不知是该失落还是庆幸。

蓝思追就地跪坐,托着人调整了姿势,把江澄安置在他膝上枕着,又抽出叠好的碎布替他擦汗,道:“您的伤处太深,怕是有损肠腹,万万不要再胡乱动作了,万一日后落下病根,实难调理。”

少年没穿外袍,中衣上沾着不少青苔污泥,两边袖子都少了一截,露出一段白生生的小臂,上头尽是擦伤。可他饶是这么狼狈的模样,也不显得多么慌张,只从石钟乳滴满的小坑中沾些清水,再专心致志地敷在江澄额上。

江澄看得入神,忍不住拽过那有些凉的手放在胸口,暖热了也不肯放,可一开口,却是责问之语,他道:“此地危机四伏,你怎么还留在这,快点上去!”

他因失血而声音喑哑,听来语气更显凌厉。

蓝思追轻轻一顿,黯然道:“上不去。”

江澄:“上不去,这点距离还飞不上去?”

蓝思追连忙把他往下压,安抚道:“江前辈切勿动气。我试了许久,每次升到一定高度,就被一层透明之物挡住,过不去,用传音符、纸人,也都被拦下。若非如此,现在早该将您送到安全处医治,又怎么会让您留在此地受苦。”他一边说,眼里隐约闪现一点莹润,于是他停了一会,才又接着道,“带累前辈受伤,思追愧疚难安,必当努力找寻出去的法子。好在这怪物畏光,白天不会出来,前辈还请暂且忍耐,在此安心静养。”

江澄越听越恼,这小鬼话里话外只担忧他躺得地方不够好,又怕他伤情加重,只顾冲出去搬救兵,完全不担心自身的安全。

这完全和他的意思悖逆,他是想蓝思追赶紧走,但不是为了搬救兵救自己而走,要逃便逃得远一点,别再来这种鬼地方,也别万事冲在最前头,平平安安地回云深不知处才是再好的结果。

……可看这小子的表现,根本是余情未了,怕是赶也赶不走的。

都已经过去三年之久,他怎么还能念念不忘,怎么还不赶紧找个人嫁……不对,找个门当户对的小丫头……

这如何能行?!

他硬起心肠放了手,冷冷道:“忍不了。”

蓝思追不解,道:“啊?”

江澄:“你离着太近,又臭又脏,熏得我作呕。”

蓝思追浑身一下子僵硬了,停了好一会才道:“……对不住,江前辈,那我走得远一些。”

他想把江澄平放回去,手却抖得不成样子,接连好几次都没成。

江澄看得心几乎揪成一团,一抽一抽地疼,到底不忍,想哄,又怕功亏一篑,只好闭上眼睛当看不见。

却听蓝思追声音发涩,道:“方才借了前辈的剑,应该没有弄脏,既然您醒了,还是物归原主。我、我这就去再寻登崖之法……”

借剑?为何要借用我的剑……?

昏迷前。怪物从水下冲出,他掷剑破招……

原来那是蓝思追的剑!

可他的三毒剑已经认主,不可能被旁人驭使,凭一柄负载不了灵力的剑,这小子是如何攀得上又湿又滑的峭壁?!

江澄恍然大悟,这一身的擦伤与污浊从何而来,因何而来,再明显不过。他心绪翻滚,其中酸苦混着欣甜,着实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但是,已经打好腹稿的刻薄之词,却是半个字也舍不得骂出口了。

江澄眼眶微热,蓝思追却已经把三毒递过来,低声道:“……抱歉,我不会再有……再有私心了,必定竭尽全力去试。还请前辈勉为其难,再信我一次吧。”

少年放下剑,转身要走,江澄一把攥住他手腕,力气大得抓住了印痕,道:“……私心?什么私心?”

蓝思追垂着眼睛,并不与他对视,躲闪着道:“是我不该妄自揣测,误以为……误以为您……您必然是为救金凌而来的,怎么可能……其他人都只不过顺手为之,我……是我……误解了。”

江澄咬牙道:“所以你就打算陪我一起留在这鬼地方?!”

蓝思追隐隐啜了一下,道:“……是。”

江澄倒抽了一口气,想骂,可心底竟也对此生出几分向往,握紧的拳头到底松开,好半晌,道:“……傻孩子。”

——若生不能同衾,愿死同穴。

这般千好万好的人,如何能放得下,放得了?!

他终于把人揽进怀里,吻去少年眼梢的湿润,道:“不是。”

……当然不是。

若只为救金凌,他根本就不会下来。

还跳得义无反顾。

蓝思追咬牙不语,江澄就算不看,也猜得到他又在忍着不哭,心中柔软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又道:“不是只为他,不是妄自揣测,就是你想的那样。”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番外一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有点长的一章,算补上之前不足4k的那一章好了(并没有得到什么自我安慰)。



评论 ( 22 )
热度 ( 313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