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甜衣短

是个跑龙套的
不许催更
欢迎日旧文,能带评日更好
粮均为印本前未修版
微博同名
约稿qq250215487(不扩列),
忘羡不拆不逆,其他看tag

【澄追】隔浦莲(第六章)

江澄X蓝思追

原作向,大撒狗血

小bug多,憋不住一定要挑错的话请委婉私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射靶摊相隔不远,可到处都是往来的游人,江澄带着蓝思追挤了半天,才总算混到了挨边的地方站。

规则很简单,十只箭,一个箭靶,射中越多,奖品越大。场地所限,射距仅隔两三步远,箭靶是普通的架子靶,箭却是仅有存许的小箭,必须用摊主提供的草弓射中才算数。

蓝思追看别人玩了几轮,眼睛闪闪发亮,一回头,还没开口,江澄就把换好的十只小箭外加一张草弓塞了过去,道:“你先玩着,我去去就来。”

蓝思追惊喜道:“你怎么知……呃,您太破费了。”江澄冷冷睨了一眼,他反应过来,就立刻改口,只道“谢谢前辈”,便汇入射靶的行列之中。

江澄暗自摇头。这小鬼早慧,又过于顾及旁人,长辈见了必定要夸一句“好孩子”,可小孩子会哭会闹的才有奶吃,处处忍让只会委屈了自己,实在越看越觉得心疼。他下意识搓两下食指上的戒指,忍住不再去嘱咐,转身快步而行,买了些马蹄糕、甜酿,又包了几只夹肉酥饼,没花多长时间就折返回来。

再一看,时机凑巧至极,排在前头的人刚走,蓝思追正好站到了射靶的位置。那一身霜色的少年长身玉立,就算手里拿的只不过是张巴掌大的粗糙小弓,神色却一丝不苟,肩背挺得笔直,和真正演练弓术也差之不远,更兼之相貌也好,着实赏心悦目。

江澄暗赞一声,分开人群,在蓝思追身后站定。

蓝思追屏息凝神,根本没注意到江澄就在旁边,挟矢,靠弦,引彀,一气呵成,小箭嗖地打出一条弧线,擦着偏离箭靶边沿而过,落入其后的草丛之中。

竟脱靶了。

蓝思追俊秀的眉峰蹙紧,低下头,翻来覆去看手里的草弓。方才小箭一离弦,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江澄见状,冷冷一笑。

但少年并没有气馁,摒除了四周嘈杂响声,静下心,又一次搭箭,瞄准,撤放,结果照旧,但小箭比刚才离箭靶近了些。

他低头细思,深呼吸,第三箭,第四箭,第五次终于打中了靶。

状况再出,小箭被箭靶反弹出来,掉落在地。

蓝思追刚舒展开的眉心又竖起了沟壑,低声自言自语道:“为何会这样?”

江澄兴味十足,也看得入了神。

这大市上游人众多,保不准藏龙卧虎,为了赚钱,摊主大多会在器具上动些手脚。他早就看出了弓箭的端倪,可偏偏一言不发,也不打算给蓝思追任何提示,想看看这少年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蓝思追又思索了片刻,在摊主出言催促之前,又一次撑开了小弓。

这一回,捏着小箭的手用上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劲力,箭头的方向也有了微妙的折转。弦响,小箭着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比上一箭响亮得多,可惜,不尖锐的箭簇刺入半分,便被沉重的箭尾坠得又落下去了。

摊主赔笑着擦了擦汗,趁着蓝思追搭箭时伸手去拦,道:“小公子,后头排队的人还多着呐,您赶紧着点。”

江澄这时冷冷一哼,指环紫电亮出一缕电光,摊主吓了一跳,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第七箭,第八箭,一次比一次更接近靶心,停留在箭靶上的时间也越长。

到了第九只箭,终于成功在贴近靶心之处定住了!人群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少年回过头,双目熠熠生辉,笑容灿烂得也仿佛闪着光辉,他道:“前辈!我中了!”

江澄略带笑意,道:“做得好。”

不等欢呼声落下,人群中不知道何处又骚动了起来,有人被狠狠推搡了一下,猛地撞上了箭靶架,小箭在靶心晃了晃,又颤了颤,到底没坚持住,又掉下去了。

蓝思追的笑容凝住,好一会,才眨了眨眼睛,轻轻一叹,怅然若失地道:“唉,技差一筹,可惜了……”

江澄冷着脸,又去瞥那摊主。

摊主被生生瞪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点头哈腰地过来,道:“小公子的箭的确射中了,我看到了,诸位也都可以作证,这是奖品,小公子请收好。”

说着,他递过来一个指头大小的泥塑娃娃,笑脸,左右对称涂着红脸蛋,朴实粗糙,着实不值得更多夸奖。

蓝思追一点也没嫌弃,高高兴兴接过泥娃娃,道了谢,举起来给江澄看。

江澄绷着脸“嗯”了一声,又摸出银钱,丢到摊主怀里。

这些占据了好位置的摊贩各个都很有眼色,方才摊主见江澄气势不凡,就赶紧送点小东西息事宁人,这会得了赏钱,十分高兴,又是鞠躬又是作揖。

江澄连眼神都懒得给,照旧用紫电捆了蓝思追的手腕,又拿起他用过的那把草弓看了看,随手撒出剩下的最后一支箭,不怎么在意地道:“还想玩什么?”

蓝思追一指远处最显眼的灯笼塔,道:“可否去那边一观?”

江澄点头,揽着人就走,把震天的欢呼和惊叹声全部抛诸身后。

蓝思追听了一言半句,想回头看,被江澄掰正了,半拖半拽往前走。既然看不着,他便只好问道:“他们怎么了,说什么入木三分,拔不得……了?”

江澄故作不解,道:“是么,我怎么没听到?”

人群之中,第十只小箭力透箭靶,牢牢地钉在靶心正中。

 

 

灯笼塔在大市正中,高度堪比三四层的楼阁。木支架,再一层层挂起又红又亮的乞赐封灯,鲜艳的位置则挂着无骨灯、动物灯、芭蕉灯等等的奇巧花灯。低处的小花灯灯面上大多写着谜面,猜中者得之;高处则大多画着惟妙惟肖的祝寿图,若有人看上了,达成相应的条件,也可以直接取下带走。

就算对猜谜答题没什么兴趣,这么壮丽的奇景也足够引来无数游人。越靠近灯笼塔人越密集,好在主事者分派了不少人手拉出隔栏,维持秩序,两人才能顺着人流抵达灯笼塔的下方。

暖红的烛火映得到处都朦上一片昏黄,蓝思追忙着看灯,江澄则忙着看人,拿紫电缠腕又牵着手上了双保险,他又嘱咐着走散就直接回客栈。

正逢转角,前头拦着一盏半人高的转鹭灯,又隔着八仙过海的宫灯屏,正好隔出一个小小的死角。蓝思追钻进去,四下张望一番,就开始连连扯江澄的袖子。

江澄不解,以为蓝思追有话要说,便侧过身,又附耳过去。

不想少年踮起脚,飞快在他眼角落下一记轻吻。

江澄一愣,脸有点烫,一声不吭地揉了揉耳朵,再轻咳了一下。

蓝思追笑得双眼微弯,又带着一点担忧,偷偷窥伺他的脸色。

江澄心头怦然而动,把人往灯笼和木架子的缝隙间一压,再佯作绊倒,拉扯之间,毫不客气地还了一个略带凶恶的亲吻。

少年刚喝了半份甜酿,唇畔还带着馨人的酒香,甜得人心头酥痒一片。

一时,各自的目光都有些躲闪,左右躲闪,到底撞上,忍不住便相视一笑,尽是不需宣之于口的隐秘情意。

 

夫物盛而衰,乐极则悲。又所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中了魅妖之毒那一天江澄平安无事,经过暴雨滑坡那一日,江澄照旧转危为安。

可偏偏,就在他志得意满的这一刻,倒了霉。

待江澄总算想起该人从灯架下“扶出来”了,便直起身。谁知,他脚底踩到一个圆滚滚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一下子踏空了,接着隐约“喀吱”一声轻响,一阵剧痛猝不及防地袭来。

江澄脸色一白,咬牙站稳,撑着把蓝思追拽起来。

蓝思追尚未察觉异样,摸了摸怀里,低头踅摸,道:“江前辈,我的泥人偶不见了。”

江澄定睛一看,刚才被他踩中的那个“圆滚滚之物”,正是蓝思追射靶得来的那个泥巴娃娃。那东西现在面朝地趴着,也不知道踩坏了没。

他腹诽一句“糟糕”,弯腰把泥偶捡在手里,口里问着“可是此物”,正要起来,又是一阵剧痛袭击而至,疼得他唰地出了一身冷汗,竟一下子直不起腰了。

蓝思追吓了一跳,忙伸手扶着他,道:“江前辈,您怎么了?”

江澄面色不渝,心里很是一阵着恼,可伤处着实疼得要命,光是强忍着不叫痛就耗费了全副的精神。

蓝思追见他疼得说不出话,便也不追问,接连摸了几个穴位,手法方式都十分老练娴熟。他刚一碰到腰,江澄就疼得一震。

蓝思追便道:“不知是扭伤还是骨折,前辈,此处不方便诊治,我先带您回住处,得罪了。”

江澄心道,这小子怎么又告起罪了?

尚且不及反应,蓝思追已经弯下腰,一手抄腿,一手搂肩,把江大宗主打横抱了起来。紧接着少年腾身而起,踩着人头先上房顶,一路飞奔穿过两道街,半盏茶的功夫都用不到,就把江澄安安稳稳放在了床榻之上。

江澄:“……”

原来是这样的“得罪”。

他又气又痛,撒不出火,气喘得快了腰竟会更痛,只好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蓝思追跑了这一会,略有些喘,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便马不停蹄地叩击、压骨,又让江澄稍作活动,终于松了一口气,道:“江前辈,不必担心,只是扭伤而已。”

只是扭伤而已!!

什么叫只、是、扭、伤、而、已?!

江澄半晌憋出一句,道:“哼!”

蓝思追用冷水湿了手巾,给他伤处敷上,又替他擦手擦脸,脱好靴子,盖上薄被,才道:“我去叫伙计烧点热水,正好还有活血散瘀的药膏,过一会帮您推拿一番,想必能缓解疼痛。”

江澄一听“药膏”,顿时脸色铁青。

那的确是活血散瘀的药膏,并且还是最好的那一种,不止能外用,内服也一样安全有效。他特地买来给小鬼治隐秘处的伤,万万没想到,竟还能再用在他自己身上,虽说位置不一样,用法也不同,可是碍不住他心里堵得慌,恨不得立刻穿越到灯笼架下,把阴沟翻船的那个自己一鞭子抽死。

蓝思追见他脸色难看得要命,忙把枕头垫高了些,又细心给他擦额上的汗,柔声问:“前辈可是疼得很?我点麻穴的招式学得还行,不如帮您点了,睡一会?”

睡什么睡!

江澄赌气道:“不必。不痛。”

蓝思追:“那就是嫌床铺太软?要不要抽一条褥子出来,腰上越使力越痛,软塌不如硬木板。”

江澄凶巴巴道:“我说过,不必了!”

他一扭头,正撞上蓝思追的视线,其中的担心忧愁再明显不过,看得他心头一窒,刺人的话到了嘴边,竟说不出口了。

蓝思追浅浅一笑,又蘸去他鬓边的汗,道:“您不舒服,把肝火发出来比憋着强,我会认真听着,但也不会往心里去。”

江澄:“……”

这岂不更加骂不出口了么!

他憋了一会,等蓝思追忙乎完了,一把抓住手腕,道:“小鬼,你难道就、不觉得……”

蓝思追:“嗯?”少年有一瞬略显迷茫,显得干净而无辜,但稍稍瞪起的眼睛又很快因为笑意化为一双弯月,他道,“不觉得。”

江澄:“……”

蓝思追:“越是锐利的剑也越需要养护,人非铁打,江前辈不过偶有小疾,岂会折损了半分英雄气概?”

这话说得巧妙熨帖,着实拍在了准确地方,江澄心情一畅,总算肯大发慈悲地松开了手腕,又摆手让蓝思追忙别的去。

少年抿唇浅笑,磨磨蹭蹭不肯走,像是要说点什么,又犹豫不敢开口。

江澄一见他这样,心里又毛扎扎地痒了起来,这么些时日,原本的那蓬乱草早就长得蓬勃茁壮,磨得他耐性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于是他道:“怎么?舍不得走?”

蓝思追摇摇头,又点点头,避开江澄受伤的腰,快速搂了一下他的肩。

江澄福至心灵,在少年额上落下一个亲吻。

蓝思追眼睛倏然一亮,利索地起身,出门去了。

江澄以目相送,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也眉目舒展,嘴角不自觉挂着笑意。

 

蓝思追刚下楼,紧闭的窗格便发出轻响,“啪啦”,“咯吱”之后,从外侧被打开了。

怎么还有不长眼的蟊贼?!

江澄浑身绷紧,手中的紫电蓄势待发。

一团黑影从外面滚进来,消无声息地落地。来者一抬头,隔着纱帐,和江澄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江澄:“!!”

魏无羡:“??”

魏无羡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

不可思议,我竟还没写到最想写的地方……orz
对不起,好容易写了个上下关系鲜明的cp,结果攻还被受公主抱了……(ಥ_ಥ)

评论 ( 17 )
热度 ( 347 )

© 蓝甜衣短 | Powered by LOFTER